COP26新主席人选落地 英国原国际发展大臣接任

(原标题:COP26新主席人选落地 英国原国际发展大臣接任)

  摘要:在经历原主席“解职风波”半个月后,COP26主席一职将由保守党议员阿洛克·夏尔马接任。气候观察人士认为,2020年中英两国应通过高层的外交动员,促进减排力度提升。

▲资料图: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图源于维基百科

  在经历原主席“解职风波”半个月后,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下称COP26或气候大会)迎来新一任主席人选。据英国多家媒体报道,原英国国际发展大臣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将接任COP26主席一职。

  英国卫报称阿洛克将担任COP26主席的任命是一个“惊讶的选择”,英国广播公司则称其为“不太为人知的部长”。阿洛克出生于印度,五岁移民至英格兰东南部小镇雷丁,曾是一名注册会计师。2010年通过当选西雷丁(Reading West)选区议员进入政界,去年7月起任约翰逊政府的国际发展大臣。在此次约翰逊政府的改组中,阿洛克同时被任命为商业大臣。

  今年1月31日,距离COP26召开不足10个月,COP26上一任主席,英国前能源与清洁增长国务大臣克莱尔· 奥尼尔(Claire O’Neill)被意外解职,引发英国国内政界和国际气候观察者们的不安。不久后,约翰逊邀请英国前首相卡梅隆和前外交大臣、原保守党党魁威廉·海格(William Hague)接任COP26主席职位,均遭到拒绝。其他呼声较高的人选还包括保守党议员迈克·戈夫(Michael Gove)和扎克·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

  在一封致约翰逊的信中,克莱尔表示自己对于被解职感到“惊讶”。“我们几乎没有赢得这场对抗气候变化战役和启动气候恢复程序的时间了” ,她在信中说道。她罗列了多项她及团队成员此前针对COP26制定的行动计划目标,但称“很遗憾,距离实现这些承诺还很遥远”。克莱尔随后还在英国广播公司的广播节目中称现任政府在领导力和参与度上严重缺乏,并直指约翰逊“并不懂气候变化”。

  在阿洛克的任命公开后,克莱尔在其推特上表示,“阿洛克是一个好人,我确信他能够很快对挑战对出应对,我会做任何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帮助COP26取得成功”。

  针对有关COP26主席人选的一系列风波,爱尔兰第一任女性总统、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Mary Robinson)向卫报表示,“让大家觉得没人想要接手这份工作不是什么积极的信号。我想说,英国主动要求这一切,它提出承担这一责任,他们必须承担下去”。玛丽·罗宾逊还称,英国目前对COP26的组织缺乏凝聚力,以致联合国都无法提供支持。

  2020年的格拉斯哥气候大会被认为是继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后最为重要的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缔约方大会。在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下,各国同意建立“螺旋上升式”的减排机制,并在2020年底前对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进行更新,这使得COP26在敦促各排放国提升减排野心上面临压力。另外,发达国家曾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承诺,到2020年每年提供和动员1000亿美元的长期气候援助资金,今年是评审该笔气候资金兑现程度的节点年。而去年在马德里举办的COP25上未能谈妥的碳市场规则也将在今年的COP26中被继续审议。(见周刊报道“马德里气候大会:令人失望,明年再谈”)

  在去年的COP25上,主席国智利因国内社会动荡临时更换会议场地,其作为主席国的领导力和政治威信大打折扣,最终导致COP25的谈判成果差强人意。绿色和平全球政策高级顾问李硕向记者表示,2020年是国际气候和环境政治的重要节点。目前国际气候进程正处于困难时期,COP26肩负着为多边主义正名,确保各国提升气候目标,完成《巴黎协定》规则书谈判的艰巨任务。

  “英国作为本次会议的主席国,希望能在“脱欧”后证明自身外交领域的存在感。伦敦应在2020年中扮演‘发动机’和‘斡旋者’角色。其工作重心应放在动员各国,尤其是大排放国,在年内完成减排目标的提升。同时,COP26也应对诸如兑现1000亿美元等气候资金问题有所交代”,李硕说。

  除了气候谈判将以来关键节点,2020年对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也尤为关键。今年10月,《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将在中国昆明举办,审议“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并制定2021-203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李硕认为,“中英两国作为在年底背靠背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公约》COP15和《气候变化框架公约》COP26的主办国,也应当积极协作,编制协调有效的自然保护愿景。尤其应当通过高层的外交动员,确保在生物多样性保护问题上达成有力度、可执行的保护蓝图;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促进减排和支持力度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