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回应"毁林取水":网上举报系摆拍

(原标题:农夫山泉回应“毁林取水”:网上举报系摆拍)

  摘要:农夫山泉称,该公司取水项目取水点位置不在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项目手续合法合规。部分举报图片系摆拍,存在刻意误导的情况。举报者与农夫山泉存在利益纠纷。举报者强雯则称农夫山泉“黑白颠倒血口喷人转移焦点”。

▲持续数日的“农夫山泉毁林取水”事件有新进展。

  持续数日的“农夫山泉毁林取水”事件有新进展。1月15日,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在其官微上发布“农夫山泉就武夷山事件郑重声明!”(下称声明),声明称,该公司取水项目取水点位置不在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项目手续合法合规。而网络上流传的“农夫山泉毁林”事件中,部分举报图片系摆拍,存在刻意误导的情况。声明还称,举报者与农夫山泉存在利益纠纷。举报者强雯则发布微博称,农夫山泉“黑白颠倒血口喷人转移焦点”。

  1月11日,举报者强雯(微博用户“Qiang小Qiang)在网上举报农夫山泉(福建省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下称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未经国家公园管理局审批,于夜间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使用大型器械施工。据举报者上传的视频显示,1月11日晚,一辆挖掘机和施工人员身处一片林地内,挖掘机前方堆放着施工用的石块。举报者声称该地点位于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内。

  1月12日,武夷山国家公园官方微信号发布关于“疑似农夫山泉夜毁武夷山国家公园林区”网络舆情的调查通报。通报称,网络舆情中提及的农夫山泉公司施工内容主要有以下三个地块:一是在武夷山市洋庄乡大安村大安源小组河道内拟修建一处长约30米的水坝作为取水点,目前该取水点整理了小段河道、铺设了部分水泥阻水带和四根管道。经核查,该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

  二是在紧邻该取水点的林地内毁坏林木并修筑了一段长约200米的施工便道。经核查,确有修筑便道,经实地测量,长度约150米。但该处便道修筑时间为2019年10月,当时该区域并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经福建省人民政府2019年12月25日批准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新调入国家公园范围。毁林情况已由武夷山市森林公安部门在2019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三是利用大安村大安源小组原有的毛竹生产便道运输施工材料到取水点,这条原有的便道连接着农夫山泉公司新修筑的施工便道。经核查,该便道长约2公里,一直作为大安村大安源小组毛竹生产的必经之路并长期使用。根据批复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该区域已调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农夫山泉公司在施工时有从该便道运输建筑材料情况,但未对便道进行拓宽、整修,也未对该便道沿途的林木等周围环境损坏。

  1月13日,举报者强雯再次发文,质疑武夷山国家公园通告中“农夫山泉未对上述2公里便道进行拓宽、整修,也未对该便道沿途的林木等周围环境损坏”的说法。强雯在微博上给出一份落款为武夷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在1月8日开出的文件,该文件显示,国家公园内被毁林开道的地方,长150余米,宽3米。但“据现场测量显示,这条国家公园内被毁林开道的路最窄处4.5米,最宽处6米多,平均5米”。

  针对此事件,农夫山泉在上述声明中称,“我司第一时间安排专人前往实地进行了调查”,并指出“部分举报图片系摆拍,存在刻意误导的情况”。关于上述施工便道,声明称,其实际长度约150米,修建于2019年10月,当时该区域并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后经福建省政府2019年12月25日批准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新调入国家公园范围。

  派人实地察看网诉“毁林”拍照地点后,农夫山泉发现该地点不在150米的施工便道上,国家公园区域内也未发现那棵树的树桩。通过采访当地村民得知,当天举报人强某某站在这堆树的后面拍摄,营造出农夫山泉毁坏珍贵林木的假象。但事实上,这棵树离国家森林公园边界直线距离还有300米,同时也不在150米施工便道上。声明称,“举报人刻意放出一张不在国家森林公园内的图片,误导媒体与公众,引导舆论向‘农夫山泉毁坏国家森林公园林木’方向发展,明显系张冠李戴的刻意误导行为。农夫山泉已经在现场取证并固定了证据,将会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农夫山泉在声明中以两张卫星图像示意图的方式指出,该项目取水点不在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施工便道由两部分组成,其中约两公里为村民使用多年的便道,早已存在,不涉及林地,农夫山泉仅为借用,亦未对便道进行任何拓宽和整修。另外约150米于2019年10月新开辟,但当时该区域并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

  不仅没有毁林,农夫山泉称,在农夫山泉取水点上游本来有一片经济林,大安村大安源当地村民过去曾砍伐这片林地的树木,用于售卖。2019年10月21日,农夫山泉特地与大安村大安源村民签订了一项协议,根据协议,村民不再砍伐水源区域林木,而农夫山泉则每年给予20万元的水源地保护经济补偿款,防止林木被砍伐。

  声明还称,农夫山泉武夷山饮用水生产建设项目经过了市环保局的审批,且特地提升了环保评审级别,并且增加了省级专家组评审,通过后再经武夷山市环保局局务会讨论审批。在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洋庄乡派代表参与监督的情况下,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于2018年6月22日由武夷山市环保局审批通过。项目的《节能报告》于2018年7月12日由武夷山市发展改革和科技局审批通过。2018年10月25日,市水利局出具《武夷山洋庄农夫山泉饮水管道工程项目涉河建设内容的审查批复》。2019年7月25日,市住建局颁发《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

  声明指出,举报事件系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下称大安源公司)与农夫山泉存在纠纷。举报人强某某(强雯之父),系武夷山大安源公司法人与董事长。该公司自2003年开始经营景区旅游资源,并修建了泰平洋水上广场。大安源公司认为,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的施工是在其景区范围内,且由于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取水口位置在泰平洋水上广场上游,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的取水将会影响大安源公司水上漂流项目的营业。因此多次以环保为名举报农夫山泉武夷山工厂项目,并频繁前来阻挠施工,威胁,恐吓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工作人员。但泰平洋水上广场等相关项目本身并未得到市水利局、自然资源局的审批。

  农夫山泉表示,事实上,该公司的施工并未影响到大安源公司的任何合法权益。武夷山市政府于2020年1月10日向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给出了告知书。告知书显示,农夫山泉武夷山取水坝建设,给水官网铺设及相应的施工便道未涉及大安源公司租赁的林地范围。相关文件还指出,大安源公司拥有的是旅游资源经营权,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取水项目则属于水资源的利用,两者也不属于同一审批内容。

  此外,大安源村民小组还出示了一份权属声明,证明从未将土地租借给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农夫山泉取水管道铺设和取水口的土地为大安源村民组所有,与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无关。

  关于农夫山泉发布的上述声明,强雯对记者表示,“明天统一回复”。

  1月15日晚,强雯发布微博称,“哪怕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绝不认错。纯净自然健康都是他们,肮脏卑鄙无耻都是别人。今天本来挺让人开心的,因为农夫山泉违反环评、非法毁林而被开成施工便道的地方,被责令马上复绿。所以林业部门今天冒雨在山上种树,弥补对森林的伤害。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官方的行为已经很明显了,那谁还嘴硬说自己没做违法违规的事?这打的是谁的脸呢?谁又说这片不是林地?谁说这原本就是路?谁说施工便道能往山上开?事实摆在眼前,违法就是违法,但农夫山泉不但不认错不道歉,还黑白颠倒血口喷人转移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