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因违规出具虚假银行询证函 两名银行员工一审被判刑

(原标题:因违规出具虚假银行询证函 两名银行员工一审被判刑)

  摘要:在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所受关注越来越高,以及财务造假案中不乏有银行配合的背景下,这一判例的影响力值得关注。不过这一案件背后的所涉纠葛颇为复杂,而银行询证函是否属于金融票证也存在一定争议。

因违规出具虚假银行询证函 两名银行员工一审被判刑-第1张图片

▲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5月18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齐商银行原桓台支行行长寇海英的上诉请求,认定其和原审被告人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办公室主任成磊违反规定,出具与银行业务情况不相符的询证函,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

  银行向上市公司财报审计机构出具的询证函是否属于金融票证?如果询证函内容虚假,相关银行工作人员又是否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这一在法律上存在一定模糊和争议的问题,近期又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判例。

  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5月18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齐商银行原桓台支行行长寇海英的上诉请求,认定其和原审被告人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办公室主任成磊违反规定,出具与银行业务情况不相符的询证函,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原审判决中,寇海英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成磊免予刑事处罚。

  银行询证函是会计师事务所为对被审计单位进行审计,向银行发出的函件,用以核对被审计单位在特定日期银行存款、贷款等业务信息。在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所受关注越来越高,以及财务造假大案中不乏有银行涉嫌配合的背景下,这一判例的动向尤为值得关注。

  不过根据记者此前的报道,这一案件背后的所涉纠葛颇为复杂,涉及到东岳集团与山东另一家民营企业“盟诚系”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以及时任东岳集团财务副总监李滨所谓的“内鬼问题”。此前备受金融界关注的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四员工违规放贷、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案也肇始于此(详见我闻|金融·人事2018年6月5日 “青岛交行涉嫌违规放贷案的本质 虚假贸易背景贷款的另一种风险”、 《周刊》2018年第22期“违规放贷获刑争议”)。

  在3月17日作出的初审判决中,山东桓台县人民法院认定:2015年1月,寇海英在担任齐商银行桓台支行行长期间,指使成磊违反相关规定,向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出具与客观事实不符的内容虚假的银行询证函,涉案金额共计8.6亿元。

  从一审、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来看,这一案件与山东港股上市公司东岳集团(0189.HK)2014年的年报审计工作有关。2015年1月,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分别就东岳集团两家子公司东岳化工和东岳高分子相关资金向齐商银行桓台支行进行询证,确认两家公司委托贷款项下本金8.6亿元,齐商银行进行了确认和加盖公章。而这部分委托贷款的情况被证明存在虚假。

  按照刑法第188条的规定,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是指,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信用证或者其他保函、票据、存单、资信证明,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不过,银行询证函是否属于这一罪名中的金融票证也存在一定争议。寇海英也在上诉理由中表示,询证函不能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八条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中的资信证明。

  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高对记者表示,法条中关于资信证明的涵义比较含糊,具体要看案件中询证函是否在事实上起到了资信证明的作用,如果被人另外地当作证明用去借贷等用途则有可能被认作是这一罪名项下的金融票证。

  对于寇海英所提的询证函不能认定为资信证明的上诉理由,淄博中院在二审裁定中表示,经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银行现金解款单、对账单、银行询证函性质认定事宜的复函》认定,银行询证函不属于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所指的金融票证。银行询证函是银行向有关询证部门证实单位或个人资金状况和信誉的证明文件,应属于资信证明。

  北京京门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明勇则对记者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银行现金解款单、对账单、银行询证函性质认定事宜的复函》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不能作为认定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的法律依据;金融票证的最大特点是具有权利属性,可以实现相应的资金权利或可信度的资金保障,询证函的本质是业务凭证,不是权利凭证,询证函不属于金融票证。他此前也代理辩护了交行青岛分行四员工违规放贷、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案。

  中国银行法学会银行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岳彩申则曾对记者表示,按《刑法》第188条规定,金融票证包括信用证、其他保函、票据、资信证明。“这些金融票证均有特定的含义、形式和构成要件。如果询证函符合资信证明、保函、票据的特点,可以作为金融票证看待;如果询证函只是一般性质的信息问询或者查询,不具有保函、票据、资信证明的特点,则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金融票证。”

  但此案终究给金融机构从业人员以警示,实事求是、不为他人出具虚假凭证,是为合规、合法的底线。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