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系获常州、天津、长春三地立案 异地调查仍难推进

(原标题:先锋系获常州、天津、长春三地立案 异地调查仍难推进)

  摘要:虽然地方陆续对先锋系分公司立案,但缺乏先锋系网信集团总部所在的朝阳经侦立案,异地调查推进料将十分缓慢。

▲2月1日,长春市朝阳分局对盈华财富长春分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图由投资人提供

  疑云重重的先锋系迎来立案进展。

  先锋集团张振新创立的综合金融集团。最初从担保典当公司起家,近年来获揽了各类金融牌照,包括银行、证券、基金、期货、小贷、保险经纪、金交所等。2019年7月开始出现兑付危机,9月张振新在英国神秘死亡,这家有约700亿待兑付、明显涉嫌大量自融、涉及17万出借人的集团迟迟未获立案,兑付进程缓慢,令人疑窦丛生。(见我闻|金融人事 诈死疑云未散 暗箱操作的缓慢兑付与不立案更可疑)

  近半年来,先锋系投资人一直在各地持续报警,要求立案,终于收获回应。根据多位投资人提供给记者的照片,2019年12月20日,常州市公安局钟楼分局怀德桥派出所对先锋系下属北京盈华财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盈华财富”)常州分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一案立案侦查;2020年1月14日,天津市南开分局对网信平台诈骗一案进行立案侦查;2月1日,长春市朝阳分局对盈华财富长春分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经记者致电警方确认,常州市怀德桥派出所确实已经受理案件,但该派出所民警表示,具体操作落实在钟楼分局经侦大队,派出所仅负责收集报案信息;天津市则是由南开分局体育中心派出所受理了案件,民警表示,该立案只是针对辖区内报案人的“个体情况”,相关调查也需要经侦部门来操作。

  长春市的立案进程更进一步。当地报案人告诉记者,2019年12月1日他们就已经前往长春市朝阳分局经侦大队做了笔录,按照规定,60天之内应当给出立案通知,因此立案通知落款时间为2月1日。但受疫情影响,他们实际上直到2月24日才收到经侦方面的通知,2月25日拿到了立案通知。

  该报案人对记者详述了立案的艰辛。从2019年7月起,当地的投资者陆续接洽过长春市南关区派出所和经侦大队、吉林省经侦总队、长春市信访办、长春市朝阳分局、长春市处非办及经侦大队等,最终得以成功立案。

  但是,先锋系的核心公司网信集团总部位于北京,其留守的高管层也集聚北京,仅在北京以外地区针对分公司立案远远不够。根据记者获取的一段现场录音,长春当地负责该案的经侦大队警官告诉报案人,此前已经去过两次北京并联系过先锋集团,“该走的走该散的散”,异地办案没有权利直接调取证据资料,必须和北京市朝阳分局交换法律文书或委托当地取证,叠加疫情影响,调查工作很难推进,“我现在就希望北京能够尽快立案,我们才好操作。”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记者表示,像这种各地零星立案的情形也很正常,由于涉及人数过多,集中在一个地方办理难度较大,之前也有金融涉众案件的各地分公司在本地就地处理的情况。不过,如果按照跨区域非法集资案件中“三统两分”的原则,即坚持统一指挥协调、统一办案要求、统一资产处置、分别侦查诉讼、分别落实维稳,程序上应当还是由公安部指定某一地区警方(例如北京)统一侦查较为合理。

  先锋系投资人创建的“砥砺前行之路”公众号曾于今年2月1日发出一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受访的近6000名投资人中,至少已有超过3000人报案。此前,“先锋系”投资人已经在广州、淄博、德州、江阴、临沂、台山、上海、深圳、惠州、南通、东莞、番禺等多地取得了报案回执。但在网信集团总部所属的北京市朝阳区,投资人甚至连报案回执都未取得。在这段迟滞的时间内,先锋系公司频频注销、减资、变更法人等,多位执董失联或逃往境外,也让投资人担心,即使最终立案并统一侦查,相关责任人也难以追责。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