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法院裁定受理沈机集团重整 债券投资者担忧兑付

(原标题:法院裁定受理沈机集团重整 债券投资者担忧兑付)

  摘要:沈机集团债务高企,2018年末资产负债率达97%,旗下两子公司昆明机床和希斯公司已资不抵债。

沈阳机床集团。由于沈机集团缺乏债务偿还能力,债权人沈阳金利剑润滑技术有限公司于7月12日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该集团进行重整。

沈阳机床集团。由于沈机集团缺乏债务偿还能力,债权人沈阳金利剑润滑技术有限公司于7月12日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该集团进行重整。

  由于沈机集团缺乏债务偿还能力,债权人沈阳金利剑润滑技术有限公司于7月12日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该集团进行重整。7月19日,法院裁定受理申请。

  沈阳机床集团(下称沈机集团)为地方国企,实际控制人是沈阳市国资委。该集团也是国内机床行业领头羊。早在2015年9月,沈机集团发行了一期中期票据“15沈机床MTN001”,债券金额10亿元,期限为5+N年,固定票面利率6.7%。该债券尚未到期。

  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即意味着上述债券提前到期。根据《企业破产法》相关规定,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的债务清偿无效。这意味金融债权、经营类债权、债券类债权等都无法单独处理。

  “沈机集团进入司法重整,有可能债券能完全兑付,也有可能我们只能拿回很少的钱,损失惨重。”该债券持有人告诉记者。

  过往企业重整案例存在债券持有人利益受损情形。以东北特钢集团为例,2017年该集团重组方案提出,债券类普通债权人可选择按22.09%的清偿率,一次性现金清偿,或者全部选择债转股。(详见《周刊》报道“重整违约王”)

  当时东北金融信用环境较为恶劣。除了东北特钢,因欺诈发行被强制退市的欣泰电气,屡次债务违约被重整的大连机床、资金链断裂的辉山乳业(06863.HK)等,都地处东北。

  “东北特钢的重组方案,打击了债券投资者信心”,上述人士表示,一系列事件也引发了“投资不过山海关”热议。

  业内人士表示,当前沈机集团资金短缺,债务高企,持续经营能力存疑,光凭自身已难以解决债务问题。财报显示,2018年和2019年一季度,沈机集团分别亏损22.99亿和8.03亿元。2018年末沈机集团总负债达386.8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7.3%。

  该集团旗下主要子公司沈阳机床(000410.SZ)、昆明机床和希斯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已达99.26%、120.4%和103.29%。

  沈机集团曾辉煌一时。沈机集团由原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和沈阳第三机床厂重组而成。这三大机床厂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1949年建国后不久,包括这三大机床厂在内,国内有18家企业被确定为机床生产重点骨干企业,业内称之为“十八罗汉”。

  1995年沈机集团成立,后来其又并购了德国希斯公司、重组云南机床厂、控股昆明机床厂,2011年销售收入排名世界第一。此后,该集团从顶峰滑落,盈利能力持续下滑。

  机床被称为“工业母机”,是装备制造业的重要基础。国家重视机床业的发展,尽力帮扶沈机集团。

  2017年底国务院国资委、发改委、工信部等国家八部委联合发布《沈阳机床厂综合改革方案》,支持沈机集团改革。(详见报道“沈阳机床集团重组三大产业集群 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沈机有‘共和国长子’之称,又由三家‘十八罗汉厂’组成,还有国家八部委文件支持,没想到它会沦落到这一步。”投资人感慨。

  2018年,沈机集团依旧没有起色。有关方面安排央企出手帮助债务缠身的沈机集团脱困。2019年1月,沈阳市政府与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通用技术集团)签订了关于战略重组框架协议,双方将在国家部委和辽宁省政府支持下共同推进沈机集团综合改革。

  通用技术集团是央企,旗下已有北京机床研究所有限公司、齐齐哈尔二机床(集团)、大连机床集团等相关机床资产。

  业内人士分析,未来,通用技术集团接手沈机集团可能性很大,但沈机集团的债务处理是个难题,沈机集团经过司法重整可化解部分债务,有利于减轻战略重组方接手后的负担。

  记者朱亮韬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