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范一飞强调严监管常态化 警惕围绕支付搞金融产品嵌套

(原标题:范一飞强调严监管常态化 警惕围绕支付搞金融产品嵌套

  摘要:支付行业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存在,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有支付机构利用虚假商户和终端为网络赌博、黑灰产业提供支付渠道。

资料图:范一飞。

▲资料图:范一飞。

  “目前的严监管,是相对于之前的宽松监管而言的;相对于国外支付领域的监管水平,我们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

  2019年11月28日,在第八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范一飞指出,近几年的严监管成效显著,严监管的常态化工作机制基本确立,下一步严监管常态化需要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因为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存在,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有些问题偏离产业发展初心,不及时处置将严重损害产业发展成果。”

  对于一些创新业务,范一飞指出要规范创新,严控交叉风险。对依托支付账户开展的线上信用支付方式创新,各方要进一步加大调查力度,认真分析业务定位,准确把握业务实质,合理评估业务风险,深入研究支付机构与信贷机构合作的潜在影响。

  “特别要警惕围绕支付业务大搞金融产品的嵌套,避免杠杆率持续攀升、风险跨市场传染、底层资产无法穿透、资金流向无人知晓、风险资产规模无法统计、风险因素持续累计等重大风险隐患。”范一飞强调。

  对于支付行业出现的为非法活动提供支付服务的情形,范一飞指出,“这属于商户终端管理不严的问题,给非法活动提供可乘之机。”据他介绍,有些大部分都是虚假商户,利用这些虚假商户和终端为网络赌博、黑灰产业提供支付渠道。

  2019年以来,人民银行已经收到支付领域投诉举报近3200件,其中银行、支付机构涉嫌为赌博等非法网络提供支付服务的占七成以上。

  “商户审核不严,实际上是实名制没有做到位,KYC(了解你的客户)出了问题,支付机构、银行都存在这一问题,银行略好于支付机构。”范一飞强调,深层来看,是支付体系入口把关不严,留下的风险隐患迟早暴露,对这些问题要高度重视,务必积极整改,避免更严重的后果。

  此外,支付行业还存在一些屡查屡犯的老问题。范一飞介绍,这些老问题包括无证经营屡禁不止,成为市场乱象的重要推手。无证机构游离于监管之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损害持牌机构利益;同时客户资金安全、信息安全隐患极大,必须给予彻底根治。

  2016年央行联合多部门开展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取得明显成效。但有些机构不了解监管政策,盲目上项目,开展支付业务;有的机构受到利益驱动、明知故犯,特别是一些持牌机构无视监管,以身试法,与无证经营机构开展合作。

  无证经营还出现一些新动向。“比如一些新型的平台主体不断涌现,还有一些境外机构或者平台从事无证经营,给查处工作增加不小的难度。”范一飞说指出。

  他表示,下一步要从严、从重打击无证机构,这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严监管常态化的一项工作。未来央行支付司要持续组织专项整治,对照当前无证机构发展势头,加大精准打击力度。由于人手有限,必须与时俱进,突破监管科技业务,“支付行业协会要继续探索在线监测无证机构的方式方法,尽快取得成效。”

  “要坚持系统治理,改变‘铁路警察各段一段’的治理模式。”范一飞指出,要从支付业务全流程、全链条的角度探索打击方法,及时总结金融科技的做法,加快监管步伐,运用大数据等新技术,打造监管利器,实时在线检测无证机构,使所有的业务流程都在监督视野之内。

  2015年以来,在国务院整治互联网金融乱象的部署下,面对支付服务市场的各种乱象,央行打出一系列严监管组合拳,通过系统治理,从转变监管理念入手,构建政府监管、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公司治理的一系列治理模式,多点发力,形成合力,坚持顶格处理,形成刚性约束,支付监管的有效性明显提升。

  除了要求全行业支付机构落实整改,持牌机构规范经营;央行还将18家支付机构调整了业务范围、将70多家支付机构移交公安机关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目前,支付机构已经从高峰期的271家下降到236家。

  一系列强监管组合拳中,其中两项是最重要的基础举措,即分步实施客户备付金全额集中缴存和网联平台的搭建。通过前者,央行牢牢掌握了风险管理的主动权;而推动建设运营网联平台,实施网联平台集中清算,在大大提高清算透明度的同时,降低成本,促进公平竞争。2019年“双十一”,网联、银联合计处理网络支付近18亿笔,同比增长接近36%;其中,网联平台单日处理业务已突破11亿笔。

  范一飞指出,下一步要全力保障清算系统运行。银联和网联,要围绕自身的清算定位和信息转结主业,不断提升能力,合理制定标准,既要满足可持续发展要求,也要兼顾市场公平竞争要求。网联要按照金融标准加快自身机房建设,完善的安全生产责任体系,加大突发事件应急演练力度,及时排查风险隐患。

  对于全面提高治理能力,建设现代支付体系,央行支付司司长温信祥在前述场合表示,要完善法规体系,提升支付结算立法层级,特别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管理的立法,及时修订已不适应支付体系发展的规章制度,提高支付体系制度的权威性、完整性和制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