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刘尚希:企业转型升级成本高 影响减税降费获得感

(原标题:刘尚希:企业转型升级成本高 影响减税降费获得感)

  摘要:减税降费是缓解措施,最根本的办法还得全面深化供给侧改革,财政政策的重点是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各类人群能力的差距,实现机会均等。

资料图:刘尚希。

▲资料图:刘尚希。

  近年来减税降费政策持续加码,部分行业和企业为何获得感较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这是因为在转型升级过程中,企业遇到较大困难,企业各种成本的上升快于减税降费带来的支撑。

  刘尚希2020年1月4日在清华经管学院主办的“2020小康元年”论坛上表示,企业转型升级本身就带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与中美贸易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相叠加,成本上升速度相当快,导致企业利润微薄甚至亏损。

  “减税降费是缓解措施,最根本的办法还得全面深化供给侧改革。”刘尚希认为,从收入分配的角度看,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倍增,十四五规划要设定相应目标,给老百姓清晰的预期。但从长期来看,收入增长还得来自于经济发展。

  他指出,目前中国既存在购买力不足的问题,也存在有购买力但市场上缺乏合适的商品和服务的情况。目前供给质量无法适应消费升级,市场对高品质消费需求扩大,消费结构也发生改变,例如居民对教育、健康、养老等需求增加。“需求与供给从长期看是相互循环的,需求的满足需要供给及时响应,两者之间形成正向反馈,经济就会实现增长。”

  在他看来,导致目前经济下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供给响应机制出现问题。消费升级了,但供给跟不上,这既有市场竞争不公平带来的问题,还有政府管理没有跟上的问题,没有及时制定新产品和服务的标准。

  他强调,高质量的供给需要创新,这意味着知识产权非常重要。此前,一旦企业有创新,另一家企业立马会模仿,创新的企业挣不到钱,创新积极性也会降低,因此市场上多是中低档的商品和服务,加上内外部不确定性叠加,对于企业来说,目前创新尤其艰难。

  而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刘尚希认为,需要实现机会均等,首先要缩小能力的差距,加大职业教育等,其次要通过社会改革,改革编制内外、本地人和外地人等身份制度带来的是不平等。

  这些方面正是财政政策可以发力的领域。刘尚希认为,首先要实现教育、健康、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他强调,财政政策要转向以人为本的逻辑,更多在公共服务上下功夫。这方面的公共消费会转化成人力资本,可以看成是人口劳动力的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

  [传媒新近在微信平台推出实验性单品“我闻”/“金融人•事”,对金融圈有更多垂直报道。可点此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