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京东报告:一二线城市流出人口推升四五线消费繁荣

(原标题:京东报告:一二线城市流出人口推升四五线消费繁荣)

  摘要:四五线城市消费增速明显快于一二线且可选品消费占比低,显示其消费市场潜力大,人口迁移是重要影响因素。

近年来全国消费增速呈下行态势,不同区域表现不同。

▲近年来全国消费增速呈下行态势,不同区域表现不同。

  近年来全国消费增速呈下行态势,不同区域表现不同。

  京东数科研究院基于2016年至2019年10月京东大数据的分析显示,四五线城市消费总额与客单价增速明显快于一二线,这与四五线城市吸纳一二线人口的人口迁移趋势一致,表明一二线具有较高购买力水平的人口流出,一定程度上推升了四五线城市消费繁荣。

  12月17日发布的《基于京东大数据的中国消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京东零售增速与国家统计局网上实物商品销售增速大致吻合,前者一定程度可视为后者的先行指标。京东零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消费下行趋势有所趋缓,但并未出现反弹迹象。

  从消费结构看,经济周期性较强的可选消费品比必需消费品表现更为疲弱。2018年以来可选品人均消费水平回落,而必需品人均消费水平抬升。自2019年9月起,必需品人均消费水平亦出现回落。“这表明经济下行压力下,消费者消费行为趋于谨慎。”报告称。

  消费整体下行背景下,也有一些潜在增长点。报告对不同线级城市消费数据的分析显示,四五线城市的消费总额、客单价增速均领跑全国,显示其消费潜力较大。同时,四五线城市可选品支出占比不超过50%,可选品增速虽持续低于必选消费品增速,但两者呈现不断收敛趋势,表明“在总量增长强劲的背后,四五线城市也具备较强的消费升级潜力”。

  相比之下,一线城市可选品支出占比维持在70%高位,但消费增长乏力,尤其可选消费品增速呈不断下行趋势。2019年1-10月新一线、二线城市可选品增速明显高于必需品增速,且必需品支出占比较2017年明显下降,“说明当下消费升级的动力主要来自新一线、二线城市”。

  报告还基于京东用户常用订单地址变更,研究300多个不同线级城市人口迁移情况,发现2018年人口由一线向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外迁,二线向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外迁明显;成都、重庆、杭州、长沙等部分新一线城市接收一线城市人口回流的同时,也吸引周边低线级城市的人口流入;一线和其它二线城市人口净流入不明显,或者存在严重人口净流出压力。

  “消费数据与人口迁移数据一致。”报告认为,一二线城市流出的人口推升了四五线城市消费的繁荣。2019年1月以后,一线与四五线城市的消费增速差异主要体现在可选品增速上,必需品增速差异并不明显,说明从一线城市流入的较高购买力人群更多推升了四五城市的可选消费,促进其消费结构升级。

  为促进消费增长,报告建议,从宏观层面和中长期看,要坚持稳就业、稳预期、稳经济的逆周期调控政策,持续推进居民收入提升计划和中产阶级壮大计划。从区域角度看,要着力破除基础设施薄弱、消费者权益保障缺失等下沉市场的消费痛点,促进下沉市场消费的健康发展;注重都市圈消费的发展,积极推进都市圈一体化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