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专访金立群:建议亚投行略提高对中国投资比重

  资料图:亚投行行长金立群

  “(亚投行)目前可以做多一点中国项目,有多个好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1月29日接受记者专访时如此表示。

  作为中国发起设立的银行,为中国提供资金并非亚投行的主要目标。在截至2018年年底的30余个项目中,只有一个项目为在华项目,金额占亚投行头三年放贷总额的约3%。

  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大规模基建投资已提上日程。在临近春节、春运之际,关于高铁建设的话题引发不少关注(参见“分析| 争议高铁投资 落脚还在铁路改革”“陈欣:高铁会是灰犀牛吗?”“赵坚:谨防高铁灰犀牛”)。

  在当日发布的亚投行首份旗舰报告《亚洲基础设施融资》(下称“报告”)中,中国与印度、印尼、俄罗斯等其他7个亚投行重点项目国一道,被列为8个专门分析的基建市场,进行基建融资金额、成本的比较和趋势展望。

  金立群强调,中国作为大股东,在创办亚投行之初就很明确,主要把资金留给其他发展中国家。但在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方面,中国保留了少量借款的权利。“三年下来,我们发现由于种种原因,跟周边国家的互联互通项目一下子还不能很好地准备起来。”他坦言。

  “跨境项目牵涉不只一个国家,无疑更复杂。”报告第一作者、亚投行首席经济学家程章斌(Jang Ping Thia) 对记者坦言。目前的30余个项目中,只有一个是跨境项目。

  金立群表示,他向董事会提出,可以在中国做一些项目,一方面更好地落实巴黎气候协定的要求,同时帮助京津冀一体化这一中国政府的重要方案。基于这一建议、有助于帮助改善北京空气质量的北京燃气“煤改气”项目于2017年深冬、华北 “煤改气”遭遇挫折之际宣布(参见“亚投行首个在华项目落地 锁定北京燃气“煤改气”项目“)。金立群坦言,该项目2.5亿美元,金额不大,占亚投行当年(2017年)24亿美元放贷总额也就10%左右

  “在中国的项目我想控制在(放贷总额)10%以下。”金立群表示。2019年,亚投行计划放贷40亿美元。不过金立群强调,该金额是一个指导性目标,并非要以放松要求的代价来完成,关键是保持项目的高标准、高质量。“我初步的想法是把对中国的贷款控制在一定的比例以下。”他说,如果将来很多国家的实际经济活动起来了,债务压力减轻了,中国可以再少借些,或者甚至不借。

  对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来说,当前的一个质疑和争议是,已经达到中等收入水平、经济体量总量庞大的中国是否还需要世行、亚投行等多多边发展机构的资金支持。

  金立群提出,亚投行做一点中国项目有几个好处。一是可以起一些示范效应;二是帮助改善亚投行资产的质量。中国基建项目的资产质量总体还是比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好。三是做一些中国项目、帮助改善资产质量后,亚投行能更多地在一些风险高的国家做项目,实现更好的发展效果。他坦言,“现在都是在风险比较高的国家做,评级公司对亚投行的风险就会有很多担忧。”

  目前,亚投行的项目多数投资各国风险相对较低的项目,包括相当比例的与其他多边开发机构的联合融资。

  在谈到亚投行在华潜在投资行业时,报告称,诸如铁路、机场、输电等能将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连接起来的项目有很大潜力。

  金立群解释称,“我们发现电力项目对印度等很多亚洲国家的减贫事业非常重要。”在中国做一些输电项目,可以让亚投行积累更多该行业经验,有助于同类项目在其他国家开展。

  “我认为落实好巴黎气候协定很重要。” 他还称,今后还会在中国做一些有利于改善环境的项目。

  就中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状况,报告分析称,中国迄今的基础设施建设主要还是由政府承担,包括真正的公私合营(PPP)在内的私人部门投入占比还较低。

  金立群称,“我们将致力于提供解决方案,让在中国搞基建对私营部门更具吸引力。”

  前述北京“煤改气”项目即为企业贷款,而不会增加政府债务的主权贷款。贷款对象是地方国企北京燃气,该公司2016年获得的A级国际评级机构评级。

  对于在中国国内,尤其是西部地区搞基建的必要性,金立群回应称,“我还是认为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适当超前,但不能过度超前。如果说一条路修好,车子就满了,说明基础设施的建设已经太过落后了。但需要把握好度,过度超前就会有很多资金沉淀在里边,造成浪费。”

  全文详见2月11日出版的《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