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特朗普看好的新冠争议药,美国保护性使用上临床

(原标题:解药|特朗普看好的新冠争议药,美国保护性使用上临床)

  摘要:中国尚无针对高危人群进行暴露后预防疗法的临床试验,专家认为及时推进十分必要;该药物的疗效存在较大争议,此前法国披露的试验结果完善度也有不足。

特朗普看好的新冠争议药,美国保护性使用上临床-第1张图片

▲据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网站公示,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正在开展一项临床试验,以研究羟氯喹能否用于新冠病毒的暴露后预防疗法。图为2020年1月24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护人员为病人治疗。图/中国政府网

  曾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并引起争议的羟氯喹,正在美国被验证保护性用药功效。据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网站公示,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正在开展一项临床试验,以研究羟氯喹能否用于新冠病毒的暴露后预防疗法。

  暴露后预防疗法是指在接触病原体后的一定时间内进行预防性治疗,主要手段有注射疫苗、注射免疫球蛋白及服用药物,目前已被应用于狂犬病、HIV、病毒性肝炎等多种疾病。该试验主要原理是高危人群通过服用治疗药物,使人体在一定时间内获得足够高的药物浓度,从而在可能的病毒感染发生后抑制病毒在体内的大量繁殖。

  暴露后预防服药属于保护性用药,是在短时间内缓解突发性公共疫情的有效手段。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丁胜认为,在疫苗尚未问世的情况下,使用保护性药物预防新冠肺炎更有意义,中国临床抗疫用药的经验可对全球新冠保护性药物的研发提供重要参考。(详见:别忽略保护性用药,清华药学院院长说中国经验可助全球)

  羟氯喹用于预防新冠肺炎属于“老药新用”。羟氯喹属4-氨基喹啉类药物,口服形式为硫酸羟氯喹,主要用于治疗疟疾及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羟氯喹是一种靶向宿主的抗病毒药物,可以通过抑制病毒与细胞膜融合并发生内吞的过程来抑制病毒对人体细胞的侵入,同时也可以缓解人体免疫系统对病毒入侵产生的过度反应。

  在中国,羟氯喹已被一线抗疫的医生尝试用于治疗新冠患者。3月13日上海国际医院感染控制论坛主办的专家线上直播会中,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透露上海医生开始尝试给患者口服羟氯喹,用法剂量为每日400毫克。

  2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六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纳入磷酸氯喹。磷酸氯喹是传统抗疟药氯喹的口服形式,而羟氯喹是在氯喹基础上研发的改良药物,与氯喹机制类似,效果较弱,但毒副作用更小。美国国家疾控中心官网目前也将羟氯喹和氯喹列为新冠肺炎可能的治疗方案。截至发稿前,尚无官方组织推荐羟氯喹作为保护性用药。

  目前,上述美国临床试验正在招募志愿者。该试验的主要负责人为明尼苏达州大学医学院教授大卫·博尔韦尔(David Boulware),要求志愿者18岁以上,曾作为医务人员或者家人接触过新冠患者。试验计划将志愿者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将在接触新冠患者后三天内首次口服4片200毫克的硫酸羟氯喹,6-8小时后服用3片,随后六天每天服用3片。对照组则服用同等剂量的安慰剂。

  研究将记录志愿者在接触后14天内是否确诊染上新冠病毒,以及症状的轻重程度。研究人员还将追踪调查14天内他们是否住院、是否出现新冠肺炎并发症,及90天内是否因病去世,并对比两组志愿者的数据是否存在统计学差异。

  丁胜认为,“老药新用”是突发疫情下最有效的短期研发策略。由于“老药”的安全性有一定保证,可以极大地节省临床前研究时间,缩短药物研发的时间成本。但丁胜同时也指出,针对健康人群的保护性用药,其安全性和潜在的耐药性问题不容忽视。比如羟氯喹的短期使用对心脏有一定损害,可能导致心率不齐等不良反应。

  目前羟氯喹防治新冠肺炎的实际功效仍存在争议。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月20日的白宫每日疫情通报会上宣称它可以治疗新冠肺炎,但第二天就被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在答记者问时当面反驳。福奇表示,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目前仅有个别案例,尚未经过临床试验,且同种药物用于治疗不同疾病时需要重新确认其安全性。

  3月17日,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医学院的教授迪迪埃·拉乌尔特(Didier Raoult)团队在《国际抗微生物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发表论文称,在一项针对36名住院新冠患者的临床试验中,六名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的患者,第六天鼻咽拭子病毒检测全部呈阴性,而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也有过半痊愈。然而,这项实验的诸多细节受到了专业人士质疑。

  丁胜认为,该试验的一个缺陷在于数据分析。在试验早期,有26例患者接受羟氯喹治疗,但在最终的分析中,Raoulta团队仅纳入了20例患者的数据。在被排除的6例患者中,有3例转入重症监护病房,1例在纳入后第3天死亡,1例在试验第1、2天PCR检测为阴性,于第3天出院,1例于试验第3天因出现恶心的副反应停止治疗。丁胜认为,这中间至少5例患者对羟氯喹产生的反应是负面的,未被纳入数据分析是有争议的,若考虑6例患者情况,羟氯喹组患者的转阴率或将降低。此外,该试验还存在样本量较小、检测方法不准确、患者基线情况不同等问题。

  目前,国内尚无新冠肺炎保护性用药的临床试验。丁胜认为相关试验应当尽早开展,除了羟氯喹,一些传统的流感药物、抗病毒药物、中医药,及几种药物的联合疗法,都可以纳入保护性用药临床试验的考虑范围。

  更多解药系列文章详见:【专题】“解药”报道系列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