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连月游行对俄政局影响几何 普京民望滑至新低

(原标题:莫斯科连月游行对俄政局影响几何 普京民望滑至新低)

  摘要:俄罗斯政府的多个部门表示,这一波游行示威,是受到外部势力干预所致。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8年1月10日,俄罗斯莫斯科,民众走过克里姆林宫。为抗议俄罗斯政府阻挠俄反对派领袖参与地方议会选举而爆发的游行,在莫斯科街头前后已持续近一个月。当地时间2019年8月10日,有约5万名示威者走上莫斯科街头,部分人群更一度接近克里姆林宫。俄罗斯警方拘捕了上百名示威者。

  为抗议俄罗斯政府阻挠俄反对派领袖参与地方议会选举而爆发的游行,在莫斯科街头前后已持续近一个月。

  当地时间8月10日,有约5万名示威者走上莫斯科街头,部分人群更一度接近克里姆林宫。俄罗斯警方拘捕了上百名示威者。

  这场已持续四个周末的游行,起源于俄罗斯政府以各种原因阻碍反对派的代表性人物,参加即将在9月份举行的莫斯科市议会选举。包括反对派代表性人物索博尔(Lyubov Sobol)在内的30多名独立候选人,因“签名不符合规范(文书违规)”等理由,被取消了参选资格。

  俄罗斯反对派于是在连续几个周末召集示威游行。几名带头游行者,包括在俄罗斯全国范围内颇为知名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Aleksei Navalny)、 索博尔等人,皆因“非法组织集会”遭到了俄罗斯警方的拘捕。

  参与示威游行的群众规模则在数周之内,因警察强势执法和法院起诉示威者而逐渐扩大。7月27日,俄罗斯警方曾动用武力压制游行群众,并以非法游行的名义拘捕了上千人。几段警方殴打示威者的视频在俄罗斯社交媒体上传播发酵,使得原本规模较小的示威进一步升级。

  8月10日,示威群众聚集在莫斯科的萨哈罗夫大道,呼吁“让我们获得选举权”。据非政府组织“白色计数器”(White Counter)统计,约有5万名示威者在当天走上莫斯科街头游行抗议。俄罗斯内务部则称游行人数只有2万人。主要的民间反对派领袖皆在此次示威前遭到了拘捕。8月10日游行当天的焦点,转成了登台表演的明星、网红说唱歌手和音乐人等人。他们在社交平台上都拥有大量年轻粉丝。

  虽然8月10日的抗议行动整体和平,但由于部分示威者仍和警方发生了冲突,警方开始拘捕游行民众。根据俄罗斯警方的声明,8月10日共拘捕了136名示威者。

  除了莫斯科以外,8月10日在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等其他几座城市,也发生了类似游行示威。

  据当地媒体报道,已持续近一个月的周末游行中,有两次未经当局批准,因此已总计有超过2000名示威者被捕,大部分被罚款或者处以短期拘留。另有十多名示威者被起诉,一旦被定罪,他们之中情节最严重者,恐面临最多8年的监禁。

  最近一次大游行发生前夕的8月9日,正值普京上台执政届满20周年的纪念日。普京本人尚未对这波已持续近一个月的示威活动作出评论。8月13日,俄罗斯总统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对媒体表示:“我们不同意那些认为(俄罗斯)正发生政治危机的说法。”他又指类似的抗议活动,在全世界各地─包括欧洲国家在内都在发生。

  在被问到普京何以至今都未置评这波抗议时,佩斯科夫表示,普京了解情况,但“不认为这是什么特别的事”,将会把这一事件与其他事务一样处理。

  对于俄罗斯警察被指殴打示威者一事,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政府不会接受执法人员对示威者过度使用暴力,如有相关行为,“应经过适当调查后在法院提起诉讼”。但他同时警方的行动辩护称:“我们认为,警方在镇压骚乱时的反应完全合理。”

  此外,俄罗斯政府的多个部门纷纷表示,这一波游行示威,是受到外部势力干预所致。

  由于示威活动在Youtube的多个频道上直播,俄罗斯通讯管理局称,有组织“利用YouTube散播非法集会信息,干扰选举”,并督促Google停止在YouTube上宣传“非法群众活动”。该机关还说,若Google未能回应要求,俄政府将视之为“干预内政”及“对俄罗斯民选有恶意影响”。

  另外,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网页上,有一个页面显示了潜在的群众抗议路线地图,并警告在俄美国公民避开这些地区出行。俄罗斯外交部指责,美国驻俄使馆刊发该地图的目的,是呼吁和指导更多人参加示威游行活动,斥责美国“干预内政”。

  有分析称,最近一个月来的游行示威,是普京在2011─2012面对大规模群众示威的挑战后,又一次较为显著的政治承压。但截至目前,街头抗议的规模,尚未及于2011年12月到2012年5月之间的,为反对普京在担任四年总理后,又准备回任总统一职所爆发的抗议。当时抗议活动最高峰时,有超过10万人聚集在莫斯科市中心。

  相对之下,最近这一波抗议的主轴,仍锁定在抨击俄政府干预反对派候选人登记参选,而未把矛头指向普京本人或统一俄罗斯党。

  而2011年12月到2012年5月间的连续抗议,则以5月6号莫斯科发生的大规模警民冲突和大拘捕告终。这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首度发生如此大面积的,针对普通民众的政治清算和究责。

  此后,俄罗斯民间的议政热情低落,菁英移民倾向普遍。虽然普京在2012年3月以63.6%的得票率再次当选总统,但其个人支持率在2014年年初仍达到谷底。此后,普京的民间声望又因强硬应对乌克兰国内的政治纷争;和在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倒台后趁势以军事介入克里米亚,策动克里米亚举行“脱欧入俄”公投,而方得回升。2014到2016年间,俄罗斯联邦兼并克里米亚并支持乌克兰东部亲俄分离主义势力的高涨民族主义情绪,在国内的舆论场上压过了质疑普京的声音。2015年间,虽因反对派政治人物、前副总理涅姆佐夫在莫斯科当街遇刺事件,爆发过一次较大规模的,但当时俄罗斯政府的应对较显温和,警民之间也没有爆发冲突。直到2017年以后,因成功兼并克里米亚受到刺激的民族主义情绪有所消退,反对派的声音才又慢慢浮出台面,并在2017年3月,在俄罗斯全境多个城市组织了以反对总理梅德韦杰夫贪腐疑云为主轴的抗议。但截至目前,梅德韦杰夫并未被普京撤换,仍然担任俄罗斯政府总理,同时也担任亲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的主席。2018年3月,普京以76.63%的得票率,赢得自己的第四个总统任期。

  自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以来,俄罗斯连年受到欧盟和美国施加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加上油价疲软,俄罗斯经济近年来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居民生活水平连续五年来持续下降。

  受经济停滞影响,俄罗斯2018年的消费者贷款增加了46%。一些全国连锁超市甚至都开始为购物者提供消费贷款,以保障俄罗斯人能够购买食物和生活用品。

  此外,由于俄罗斯的养老储备金即将破产,俄罗斯政府决定自2019年起启动“延迟退休”的进程──计划在2028年前,把男性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到65岁,2034年前把女性退休年龄从55岁提高到60岁。但此举也遭到了民意的激烈反对。

  目前,俄罗斯政府将已把相当于GDP2.5%的财政支出用于支付退休金,俄罗斯全国共有4000万名已退休人士。若不调整退休年龄,到2035年,全俄罗斯的退休人口将达到4250万,超过在职劳动人口。

  据俄罗斯三大民调机构之一的“社会舆论基金会”在8月10日发布最新民调显示:如果俄罗斯下届总统大选在下个星期就举行,只有43%的成年俄罗斯选民会支持普京。而在一年前的2018年9月,即便普京宣布了延迟退休政策的改革,但他当时的支持率也只是从77%下滑到63%。

  由于普京过往在任期间的支持率,长期高达60%以上。因此这次“社会舆论基金会”录得的43%支持率,可谓是普京自2001年以来支持率的新低。虽然按照俄罗斯现行宪法,普京在完成眼下的第四个总统任期后,将不能继续参选连任。但仅略为超过四成的民望,对于还需要执政到2024年的普京以及统一俄罗斯党来说,都已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严峻信号。

  世界说路尘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