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疏散完毕 47国人确诊全船阳性率达2成

(原标题:“钻石公主”号疏散完毕 47国人确诊全船阳性率达2成)

  摘要:日本传染病专家岩田健太郎呼吁,日本应建立独立的传染病疾病控制和预防机构,并赋予他们充分的自主权和决策权。

▲2月20日,香港特区政府首架包机接回106名“钻石公主”号上的香港居民。自2月19日为期两周的海上隔离期届满以来,迄今已有717名符合条件的乘客获准下船,包括2月19日的第一批443人,2月20日的第二批274人。按照日本政府计划,2月21日下船的乘客应是最后一批,预计最多达450人。图/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处

  当地时间2月21日上午,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已开始允许第三批新冠病毒筛检呈阴性的乘客下船。自2月19日为期两周的海上隔离期届满以来,迄今已有717名符合条件的乘客获准下船,包括2月19日的第一批443人,2月20日的第二批274人。按照日本政府计划,2月21日下船的乘客应是最后一批,预计最多达450人。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在2月21日透露,日本政府改变了计划,将“钻石公主”号上曾与已确诊病例共同待在一个房间内的100余名乘客也送下船,转移到政府准备的隔离设施,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

  此前,他们被要求续留在船上观察。

  目前,日本政府已对“钻石公主”号载有的总共3711名乘客及船员完成了病毒检测。截至2月21日上午,船上已有3063人的筛查结果出炉,其中共检出634人感染病毒,阳性率约为20.7%;这些确诊者中有29人为重症,占全日本重症病例的大多数。

  2月20日,还有两名已下船救治约一周的日本籍乘客宣告死亡,均为80岁以上的高龄者。这也是爆发新冠集中感染的“钻石公主”号游客中,首次出现死亡病例。

  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消息,“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有300余名中国人,其中内地居民22人,香港居民260人,澳门居民5人,台湾居民24人。截至2月19日,船上有47名中国人被确诊,其中2人来自中国内地,44人来自中国香港,1人来自中国台湾。

  在中央政府统筹下,经中国驻日大使馆、外交部驻香港公署、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有关部门紧密协调,特区政府将派包机撤离中国乘客前往香港。据央视新闻,首架包机已于当地时间2月20日上午将第一批中国乘客送回香港,第二架包机预计在当地时间2月21日下午6时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也可能在2月22日凌晨1时起飞。

  在日本国内,近来疫情则有升级之势。

  据NHK报道,日本北海道官员2月21日通报,北海道地区当天新增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使北海道累计确诊病例升至8例,日本境内累计确诊病例总数升至97例。

  在北海道新确诊的3人中,2人为居住在北海道中富良野町的一对未成年兄弟,他们都是小学生,分别为未满10岁和10多岁;另1人为居住在北海道千岁市的40多岁女性,此前一直在新千岁机场担任检疫官。

  北海道官员介绍,上述两兄弟分别在2月15日和2月18日出现发烧后住院治疗,目前两人的情况都在好转。另一名被感染的女性在2月16日出现轻微发烧,第二天体温继续升高;她于2月18日前往一家诊所就诊,此后一直在家中休养。

  而在此前一天的2月20日,日本国内则激增了10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分布于日本从北到南的各个地区。综合日媒报道,这些患者包括:1名札幌市的40岁公司职员;1名相模原市的80岁住院病人;1名横滨市未公布个人信息的感染者;一对福冈市的60多岁夫妇,为日本九州地区首批病例;1名冲绳县80岁独居男性务农者;1名千叶县70岁女性,其发烧后还曾在日本国内旅行;1名古屋市80岁男性。还有两名隶属于日本内阁官房和厚生劳动省的官员确诊感染,两人日前都曾登上“钻石公主”号参与应变工作。

  由于日本国内疫情加剧,且连续出现感染途径不明的病例,日本官方已将防疫重点从早前的“边境口岸围堵”,转移到“防止国内感染者重症化”。在65岁以上的高龄者占人口近三成的日本,如何保护这一容易感染的群体,已成为一项愈发突出的挑战。

  目前,日本厚生劳动省已在官网上发布了针对新冠病毒的答疑,呼吁民众在怀疑自己感染时,避免盲目到多个医疗机构就诊,而应首先向日本全国536个“归国者及接触者咨询中心”致电寻求帮助,以防止集中和交叉感染。若咨询中心认为有感染嫌疑,则将介绍日本各地的726个归国者及接触者门诊。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厚生劳动省还将争取负责接诊疑似感染者的门诊扩充至与2009年H1N1流感时相同的800个,此外还将加快确保重症者病床,以应对感染者激增。

  同时,日本政府已要求各级活动的主办方“重新审视”举办大型活动的必要性,也有不少活动已受到疫情波及:东京马拉松组委会、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主办方都已宣布取消大众选手参加的赛事,只保留专业选手参加;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已决定推迟原定3月8日召开的党大会;2月23日拟举办的日本天皇生日朝贺活动亦告取消。

  不过,据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2月21日的记者会上介绍,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仍将如期于今年夏天在日本举行,不会因疫情取消或改期。

  菅义伟表示,日本政府将与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和东京都政府密切配合,继续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以确保运动员和观众在奥运会期间能有安全感。他还强调,国际奥委会对日本应对新冠疫情“有信心”。

  2月21日“钻石公主”号乘客下船的工作告一段落后,预计邮轮上等待各国政府包机的外籍乘客等将继续留在船上等候。日本厚生劳动省称,下船的乘客此后便能够开始正常生活;不过日本政府会通过电话追踪,在未来数日内对这些乘客的身体状况进行确认。对于留在船上的外籍船员,日方则将通过邮轮运营公司进行协调应对。

  目前,中国香港、美国、韩国、澳大利亚、以色列已派遣专机,将希望下船、病毒检测呈阴性的本国乘客或其亲属接回本国。加拿大、英国、意大利、印尼、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政府也已表示了撤侨意愿。

  另据澳大利亚卫生部2月21日确认,在2月20日晚从“钻石公主”号上撤离回到澳大利亚西北部城市达尔文的164名澳大利亚居民中,经检测有2人的新冠病毒测试结果呈阳性,这使得澳大利亚确诊病例累计增至17例。

  澳洲当局透露,这两名患者包括一名年轻人和一名老年人,目前均状况良好,正在达尔文市郊外的一处隔离病房中接受治疗。

  据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布墨菲(Brendan Murphy)介绍,上述164人在登上澳洲航空(Qantas)的包机离开日本之前,都接受了健康检查。当时,这些被允许登机的人病毒检测结果都呈现阳性,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疾病症状。当他们抵达达尔文市后,又再次接受了检查,这才发现上述2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另有6人出现了轻微的呼吸道症状,并已立刻被隔离。

  墨菲说,鉴于近期“钻石公主”号上持续出现感染扩散的现象,因此在出发前通过健康检查、但返回澳大利亚后仍出现一些阳性病例“并不令人意外”。他强调,澳方已对帮助从日本撤侨的澳洲航空机组成员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其健康,并且澳洲当局认为新的确诊案例不会在澳洲当地造成更广泛的社区感染风险。

吹哨专家为何自删视频

  此外,曾在2月18日亲自登上“钻石公主”号、其后揭露船上检疫乱象的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在2月2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其爆料的后续、对邮轮上及日本国内疫情的看法进行了回应。

  对于为何要在网上发布视频爆料、其后又将视频删除,岩田解释说,他最初发帖的目的就是想表达邮轮上缺乏足够的防疫措施。后来,这些爆料得到了大量传播,并且他很快被告知,邮轮内部的检疫情况、特别是他担心的分区问题已经有了很大改善,也有研究感染症的专业人士回到了专家组。同时,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也公布了确诊者发病日期等更多关于邮轮上二次感染的数据,这有助于对感染进行遏制和管理。岩田澄清说,正是因为前述爆料的目的已经达成,他才决定删除爆料视频,并非受到了“政治施压”才这么做。

  对于被允许下船的检测阴性乘客是否可能携带病毒,岩田则分享自己的观察说,从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发布的数据看,乘客中发生二次感染的风险比他此前担忧的大幅降低;但仍有一些船员、检疫人员可能在2月5日(即邮轮确诊首个病例)之后遭到二次感染,因此他们可能在确诊前就造成病毒的扩散。

  考虑到潜伏期问题,岩田认为不能忽视下船乘客在日本国内造成继发感染的风险。他因此建议下船的乘客接受14天的医学观察,期间避免与他人接触,或是进行居家隔离,警惕潜在的发病可能性。

  对于日本国内的疫情,岩田则指出,目前日本已出现了许多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这些病例仍然是孤立的,并且局限在某些地区,如和歌山、东京和北海道等;诸如神户、佐贺、青森就没有出现感染病例。所以他认为,目前日本仍在小型的集群感染的阶段,接下来应该遏制病毒的传播,防止传染进一步扩散。

  岩田表示,除了应对邮轮疫情不当,日本政府在监控国内疫情、追踪接触者、准备实验室和医疗护理设施等“几乎所有方面都做得很好”。

  除了邮轮问题,目前他最关注和歌山医院内的院内感染风险;但他也坦言,目前对和歌山医院内感染如何发生、有多少人受到追踪、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医护人员是否得到隔离等,仍缺乏足够的信息。

  对于是否认为自己在揭露邮轮检疫问题上扮演了“吹哨人”角色?岩田则回应说:“我不知道我是否扮演了‘吹哨人’的角色。但传统上,我认为日本人不喜欢任何类型的‘吹哨人’。”

  对于世界卫生组织要求人们在疫情面前无需过度反应,岩田也表示了赞同。但他也提醒称,在避免恐慌的同时,也要始终保持警惕,并随着做好准备;因为人们难以阻止感染者从轻症恶化为重症,但可以尽力减少更多病例的发生,从而减少重症患者的数量。他认为至少在日本,目前还不需要采取限制活动、通勤、外出等举措。

  在岩田看来,当前日本根本性的防疫漏洞在于,该国政府体系中,尚未建立起多数国家都有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他认为,只有建立这样一个由传染病专业人士组成的独立系统,并赋予他们充分的自主权和决策权,才能在疫情面前做出科学的判断,避免进行错误的、情绪化的或政治性的决策。这样的科学决策,也将有助于防止偏见,避免在疫情中发生不必要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