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首现两高龄感染者死亡 中国向日本捐赠试剂

(原标题:“钻石公主”号首现两高龄感染者死亡 中国向日本捐赠试剂)

  摘要:日本官员称,这两名乘客为一名87岁的男性和一名84岁的女性,两人均为日本籍,均患有基础疾病。若将邮轮病例计入,日本至今已累计感染病例705例,共3人因新冠肺炎死亡。

▲资料图:“钻石公主”号邮轮。2月20日上午,包括NHK和日经新闻等日媒均报道,有日本政府官员透露,两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在当日去世。图/新华社

  2月20日上午,包括NHK和日经新闻等日媒均报道,有日本政府官员透露,两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在当日去世。

  这是爆发新冠集中感染的“钻石公主”号游客中,首次出现死亡病例。迄今,这艘疫情爆发前共载有3711名乘客及船员的邮轮,已有621人确诊。截至2月19日,若将邮轮病例计入日本境内的新冠疫情,日本至今已累计感染病例705例,共3人因新冠肺炎死亡。其中2人为邮轮上的年长旅客,最早病逝的1人则是一名最近无出国旅行史的80多岁日籍妇人。

  日本官员称,2月20日病逝的这两名邮轮乘客分别为一名87岁的男性和一名84岁的女性,两人均为日本籍,均患有基础疾病。

  确认感染新冠病毒后,这两人分别在2月11日和12日从邮轮上被提前接下,转移至日本的医院救治。

  日本政府曾在2月17日时统计,当时全日本的23名重症感染者中,20人与“钻石公主”号有关。

  自2月5日确认首例中国香港籍病例以来,已在横滨港进行14天海上隔离的“钻石公主”号,从2月19日起开始分批疏散船上的乘客。

  若病毒筛检呈阴性,且通过了医生对其健康情况的判断,船上乘客即可下船。但曾与已确诊病例共同待在一个房间内的客人,仍须继续留在船上观察。

  2月19日当天,大约有500人获准下船,其中九成左右为日本人。日本政府估计,2月20日计划继续允许500名乘客下船,其中日本人与非日本人各占一半左右。所有符合条件的乘客计划将于2月21日全部疏散离船,但不排除有人被要求延迟下船的可能。

  此前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的乘客,已经被送往日本当地的医院救治。另外,中国香港、美国、韩国、澳大利亚已派遣转机,将希望下船、病毒检测呈阴性的本国乘客或其亲属接回本国。加拿大、英国、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政府也已表示了撤侨意愿。

  据香港特区政府通报,2月20日,香港特区政府派出的首架包机接回了106名“钻石公主”号上的香港居民。“钻石公主”号上有352名中国香港居民,包括260名香港永久性居民,92名持外国护照的香港居民。 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消息,截至2月19日,邮轮上共有47名中国公民确诊。

  在2月20日获准下船的另外500名乘客疏散后,预计仍有1500人留在船上。

  这些乘客下船后,将搭上日本政府安排的巴士,从邮轮停泊的横滨港载往横滨车站等主要交通枢纽。之后,这些乘客被允许乘坐轨道列车、巴士等公共交通工具回家,但这也引起了日本社会的一些担忧。

  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下船的乘客此后便能够开始正常生活。不过日本政府会通过电话追踪,在未来数日内对这些乘客的身体状况进行确认。

  日媒在2月20日发布的视频显示,2月19日下船的乘客已经完全融入社会,回归自由的日常活动。有的人当天上午11点下船后,直接约朋友去寿司店聚餐。也有乘客表示,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未来14天内自己不会外出。

  2月19日,在回应日本一名众议员提出应该让下船人员“在舒适的环境下继续隔离14日”的提议时,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表示,他理解这种“谨慎的心情”,但目前各方对于新冠病毒了解得很少,下船后的隔离应当从何时算起,难以敲定。他还强调,自己与日本政府将对此事“负责到底”。

  在评价日本政府的海上隔离举措时,世界卫生组织(WHO)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瑞安(Michael Ryan)2月18日称,日本政府让停靠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游轮乘客和船员在船上隔离观察两周,这种举措“比乘客分散到世界各地明显更为理想”;但他也坦言,前线的情况在发生变化,船上发生的“人传人”感染比预期得更多。 瑞安对此结果表示遗憾,并指出“船上和酒店的环境,让病毒感染的扩大化更可能发生”。

  2月18日,日本神户大学的一名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在网上公布了一段视频,陈述自己当天在“钻石公主”号上两个小时间里目击的管理混乱场面。他坦言,曾经弥漫埃博拉病毒的非洲疫区和SARS时期的北京,都没有“钻石公主”号上的场面令他感到害怕,还形容这艘大型邮轮宛如一台“新冠病毒制造机”。

  岩田批评,在船上并未严格区分病毒可能存在的“红区”(污染区),和预设为安全的“绿区”。所有人员、空间和来往动线全部混杂在一起,加剧了感染风险。他说“在20多年医生生涯中,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有被感染的风险”。

  岩田描述,船上工作人员在穿脱防护服、手套时的地点并没有严格限定;也有工作人员对他说“我们觉得自己也会被感染的”。还有正在发热的乘客自己从房间里走出来,任意走到医生所在的房间,“在船上,完全不清楚哪里危险、哪里不危险”。

  岩田披露船上实况的视频,引发了日本舆论巨震。

  被指责的厚生劳动省副大臣桥本岳回击岩田的说法称,对于不具正式防疫公务人员身份的岩田为何能够上船、是谁允许的,自己并不知情。他还称“专家用这种途径侵入船只,让我吃惊”。

  2月19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回应岩田所称“船上的分区动线混乱”是否确有其事时,菅义伟说,“这无法用Yes或No来回答”。

  在岩田的视频激发外界对于日本政府在处理“钻石公主”号疫情方面是否做法不当的新一波争论后,2月20日凌晨,岩田以“没有理由继续讨论”为由,在YouTube网站上删除了这段视频,并向“受牵连者”致歉。

  随着日本疫情的扩大,2月20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通过宣布,中方已经向日本无偿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

  中国驻日本使馆发言人表示,近来,日本国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续发展。中方对此高度关注,感同身受。得知日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不足后,中方立即向日方表达提供协助意愿,并采取行动。中国驻日使馆称,经多方协调,近日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猛犸公益基金会紧急向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捐赠了一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

  中国驻日使馆发言人表示,病毒没有国界之分,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应对。中方愿继续向日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密切开展沟通合作,携手早日战胜疫情,共同维护两国人民健康安全以及地区和世界公共卫生安全。

  新冠疫情在日本的持续扩大,其负面影响也开始波及日本的各类政商活动日程。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已决定推迟原定3月8日召开的党大会。自民党大会本定在东京的酒店召开,届时将有日本中央层级、地方议员,以及都道府县支部的联合会干部、党员等大约3000人出席。

  2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自民党第一副干事长高鸟修一在协商后确认,将推迟召开自民党的党大会,或改在5月或6月前后举行,以防止疫情通过党大会而扩散。

  日本国民民主党等日本的其他政党也在调整大规模集会的日程安排。

  但与此同时,也有日本政治人物担忧,若各政党将党大会延期,将加重日本社会“自我克制的氛围”,进一步拖缓日本经济。

  日本政府2月17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受消费税税率上调、台风灾情等因素影响,2019年四季度日本实际GDP环比下降1.6%,按年率计算降幅为6.3%,创2014年第二季度下滑7.4%以来的最大降幅。

  

  了解更多新冠疫情报道,请点击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