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中美协议有效阻止脱钩倾向 证明不同体制大国也能合作

(原标题:刘鹤中美协议有效阻止脱钩倾向 证明不同体制大国也能合作)

  摘要:刘鹤表示,“第一阶段的协议,恰恰提供中国改革发展所需要的内容。“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大门只能越开越大,不可能倒退”。

▲当地时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东厅共同签署协议文本。当天,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仪式在白宫东厅举行。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1月15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分别代表两国,在白宫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协议签署后,刘鹤在美东时间1月15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回答包括在内的中国媒体所提出的问题。

  刘鹤说,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们有三条红线”,并采取渐进的方式来解决,也就是先退掉关税,使文本的平衡性大大加强。在贸易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中,体现了相互权利和义务的对等,“双方都会按照平等的要求、平等的约束,来实现自己的权利”。

  刘鹤强调,在协议中,中美双方的义务是对等的,同时符合WTO的原则,也体现了中国的主权。

  “协议文本的平衡性和义务的对等性,我们觉得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加强。中国的主权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虽然截至目前,美方采取了豁免部分关税、调降部分税率,和不再加征新的关税等举措,但刘鹤说,“坦率地说,关税并没有全部取消”,他希望美方继续采取积极举措,一方面豁免,另一方面逐步取消已加征的关税。

  回顾过去近两年来的磋商,刘鹤说,中美之间在贸易问题上存在着一些不同的认识。第一阶段协议恰恰证明,通过谈判磋商达成协议是正确的选择。

  “那么谈判这个事,在当今的时代有很多新的特点。大家看到,整个谈判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涉及的因素很多,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有不同的习惯。看起来好像是谈判者之间的谈判,实际上是两种不同文化的对接。所以既要坚持原则,又要相互谅解,既要坚持底线利益,同时要适当地进行边缘利益的交换”。

  “经过两年的过程,我们深深认识到,这个谈判本身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双方的意愿以及各个方面的支持,都至关重要”。

  在回应中国将增加进口美国的农产品,这是否会影响其他贸易伙伴的问题时,刘鹤说:在谈判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条件:第一,就是不会伤害第三方。第二,就是符合世界贸易组织原则。

  他强调,在进口的过程中,是按照市场原则、供求规律来进行的,“它不是一个指令性的行为,是企业根据消费者的需要,根据市场供求关系来进行进口。进口以后,要面临国内消费者的挑剔和检验。”

  基于此,中国对美扩大进口整体上不会影响第三方的利益。他还举例说,在中国“到超市看一看,各个国家的产品都有,不是任何国家想进多少就可以进多少,而是要展现产品的竞争力”,“如果你的产品在价格、质量上,对家庭主妇没有吸引力,那你在中国卖不动”。

  刘鹤阐述,对消费者来说,协议中双方达成的条件确实扩大了优质供给。一方面满足中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高质量需要;另一方面则创造了有效的竞争,“我们认为,这个协议对生产者在国内公平竞争、反对垄断,创造了比较好的条件”。

  刘鹤指出,随着中国经济逐步转向高质量增长阶段,中国固有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会有改变,“生产函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技术进步起到更大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平等竞争、保护知识产权更为重要”。“我们第一阶段的协议,恰恰提供这些中国改革发展所需要的内容”。对生产者来说,也要提高供给侧的质量,“从而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有利于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有利于实现经济的转型升级和再平衡”。

  在回应技术转让章节对中美未来的产业科技发展有何影响时,刘鹤说,在第一阶段谈判中,只涉及一般性的技术转让业务,具体的技术转让谈判还没有完全完成。“中国的生产函数发生了变化,所以经济成长很大程度上是靠技术的进步。技术进步的一个重要保障因素,就是必须承认知识的价值,保护知识产权”。

  刘鹤指出,在这方面,中国需要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也需要加快立法。因此协议中做出的承诺,对中国技术进步、促进创新有积极的正面作用。他直言,“可能这种作用的显现需要时间,并不是说今天签了协议,明天就可以看见。但是如果我们10年以后再看,我们就会发现,这对中国技术进步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

  在回应中国对继续实施扩大对外开放持何种态度时,刘鹤表示,从具体领域来说,中国制造业的开放已经达到了相当的程度。“最近以来,我们集中在服务业的对外开放,特别是金融领域对外开放全面地加快”。

  他还称,在金融领域,中国对资本项目的开放总体上还是积极的,“但是我们对一些项目的开放,采取比较慎重的态度,主要是为了保证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和整个宏观经济的稳定”。

  刘鹤说,从一般概念上说,中国和世界已经深度地融合在一起,我们已经形成了全球的产业链,“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大门只能越开越大,不可能倒退”。未来几年,中国开放的速度会继续加快,包括技术的开放、金融开放,包括各个领域,特别是服务业的开放。

  在回答这份协议对缓解中美“经济脱钩”的焦虑方面有何作用时,刘鹤坦言,“现在确实有一些非经济人士在鼓吹中美两个大国的脱钩,但实际上做不到。一方面,全球的产业链已经形成,中美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另一方面,我们知道科技在不断进步,不断渗透到各个领域,合作非常重要”。

  与此同时,中美市场也在高度地统一。刘鹤直言,“在这种情况下,说到中美双方的脱钩,我认为是很不现实。第一阶段的协议有效地阻止了这种倾向”。因为,中国会大量地进口。同时,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的保护,又使得中美双方产生更多的相互投资,使投资和贸易自由化的趋势进一步加强。

  他还说,在中美之间树立了这种典范以后,将对世界经济和全球化都起到正面积极的作用。“我认为,这个协议的外溢效应很强,关键在实施”。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特朗普在1月15日的签约仪式上说“第二阶段的磋商马上会启动”的问题时,刘鹤说:实际上,我们的表态非常明确。“我们认为现在重在落实第一阶段”。

  他强调,现在我们要防止一种效应,“就是狗熊掰棒子。如果这件事没有做完,马上做另外一件事儿,可能两头都不捞好”。所以要先锁定第一阶段协议,“从第一阶段的实际成果向大家证明:我们是可以合作的,而且能够做好第一阶段的实施。”如此一来,才能为未来的发展创造比较好的条件。刘鹤说,“我不认为,马上匆匆忙忙地开启其它阶段的工作是明智的选择。我们希望等一等”。

  在回应近日美方宣布取消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的决定时,刘鹤说,我们认为美方做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当我们被挂上标签的时候,第二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认同中国没有操纵货币。“我们并没有对汇率进行任何干预,所以美方认识到这个事实。欢迎美方在这个问题上和中方相向而行”。他还介绍,汇率的决定是按照供需关系实现的基本均衡,“中国政府一直采取这样的汇率政策,我们希望今后继续做好沟通”。

  在回答记者关于“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关于知识产权、技术转让,还有金融开放的标准,是否将成为中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和发达经济体谈判的标准”时,刘鹤说:关于中美第一阶段在各个领域达成的协议,本着平等原则,确实应该和别的国家都按照这个标准对等,也就是说同等。

  另外,在回应记者关于日后中美对话机制的设计时,刘鹤解释,关于中美新的对话机制在第一阶段条款上要如何表述,双方还要就具体的名称、讨论的内容,进行深入磋商。

  他特别介绍道:实际上,我们建立了两个不同的机制,一个是在宏观方面进行必要的对话;另一个,则是在贸易方面建立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这两个机制不是一个机制,但是实际上对双方都是必要的,也都是有好处的”。

  在总体评价中美双方达成这一协议的最主要意义时,刘鹤说,达成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最大成就,就是证明拥有不同政治体制、不同意识形态的两个大国间,建立了一个新的机制,“这充分证明,虽然在很多方面不一样,但是我们可以合作。而这种合作不仅对中美好,对世界也好”。“因为大家担心的,主要是大国之间有一些不和谐,甚至有很多极端的说法”。

  刘鹤感慨地说,现在是2020年。大家回顾100年前──1920年的时候,欧洲很多知识分子是希望冲突的,他们鼓励自己国家的政府强势应对别的国家,发动战争的挑战。“所以,当各个国家的民众和知识分子都有这种倾向的时候,危险就发生了。”

  他说,当前世界经济的各个领域充满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中美达成这样的协议,将有利于和平、有利于繁荣、有利于稳定,最终有利于全人类。对中国人也好,对美国人民好,对世界人民也好。”

  回顾长达23个月的谈判过程,刘鹤说,这次谈判的特点就是“互动性比较强,包括相互理解,也包括在原则问题上激烈的争吵,我们认为这都是互动。但是大家都意识到,我们必须进行这种谈判,而且我们必须努力,达到双方需要的共同目标。”

  “所以有争有吵,但是相互尊重,相互合作,而且目标非常清楚。我们最终要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来达成协议。我觉得,这次是一个理性谈判的结果,值得发扬,对各个方面都有好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