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韦杰夫突然下台对俄罗斯政局意味着什么

(原标题:分析│梅德韦杰夫突然下台对罗斯政局意味着什么)

  摘要:当前的局面,更像是给梅德韦杰夫留下一个位阶体面、但影响力并不明显的出路。

▲资料图:普京和梅德韦杰夫。

  莫斯科时间1月15日下午,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在向俄罗斯联邦议会成员发表国情咨文时称,他已经向议会提交了一个宪法修正案,以对“四分之一世纪以前通过的宪法”做出一些调整。

  当时,还没有人及时意识到,这是一次更大的——或许也是俄罗斯过去20年来最大的政局变动的先声。

  普京讲话后的40分钟,刚刚与普京结束会晤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紧急召集的全体政府成员会议上宣布,自己辞去俄罗斯总理(联邦政府主席)一职,同时解散整届内阁。普京出席了这次会议。

  紧接着,普京宣布委任梅德韦杰夫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

在俄罗斯语境下,这意味着什么?

  现实并非想象中那般戏剧化。尽管此后有刚刚卸任的政府部长匿名向俄罗斯媒体透露,此前,他们对于1月15日政府会议上的内容一无所知,“简直是晴天霹雳”。但无论是局中人还是长期关注着俄罗斯的局外人,此时更多的感想都是:“这一天终于来了”。

  梅德韦杰夫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在座各位都是总统咨文的见证人。总统在其中不仅谈及了未来一年我们国家的首要工作,也概述了俄罗斯联邦宪法的一些根本性变化。这些很有可能将会在讨论后付诸实施的变化,不仅改变了宪法中的一些条款,也将改变整体权力平衡。”

  梅德韦杰夫自认,他的辞职,是为了“替我们的总统提供做出一切必要决定的机会”。

  普京对他的后续任命也说明了这一点。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的组成成员,包括了俄罗斯联邦总统、政府总理、国防部长、外交部长等所有国内重要人物,是决定俄罗斯安全议题和战略行动的最重要机构。

  但在此之前这一机构并不存在“副秘书”职务。与此同时,现任联邦安全会议的秘书帕特鲁舍夫已经在这一职位上就任多年,位高权重,是俄罗斯国内公认的强力派人物中的翘楚。也很难设想,这样的人物会需要一位前总理作为自己的副手。这也使得当前的局面,更像是给梅德韦杰夫留下一个位阶体面、但影响力并不明显的出路。

  梅德韦杰夫突然宣布政府总辞,让许多俄罗斯人联想起2007年同样突然宣布辞职的前总理弗拉德科夫。2007年9月,弗拉德科夫以几乎一模一样的告别语宣布辞去总理位置。普京随即任命了过去20年来最“短命”的总理、一位纯粹的技术官僚祖布科夫担任总理。

  祖布科夫仅在短短八个月后即告解职,但无论是他,还是弗拉德科夫,在后续仕途与待遇上都没有遭遇任何困扰。不论是上还是下,他们都只是普京一次重要的权力结构操作的合作者,而非竞争者。

  那一次“结构性操作”的后续发展举世皆知:2008年5月,梅德韦杰夫作为普京指定的人选,当选新一届俄罗斯总统;甫卸任总统的普京随即被任命为总理。

  如今,俄罗斯舆情一般认为下台后的梅德韦杰夫将大概率走向隐退,那普京呢?答案显而易见:对于今天的普京或今天的俄罗斯而言,再一次由总统、总理交换职务以规避俄罗斯宪法的规定已经不再可行。

  这既是由普京本人的年龄所决定的,也是上一次“梅普交换”留下的教训决定的:2011年9月,在梅德韦杰夫担任俄罗斯总统的最后时光里,他公开对外宣布自己不会参选争取连任,而是会将名额让给普京。

  但此举严重挫伤了俄罗斯选民对于梅德韦杰夫以及对于普京本人的信任。仅仅三个月后,普京执政时代最大的一次民众抗议就席卷了俄罗斯全国,此前不可动摇的“普京神话”就此出现裂痕。民意支持度的下挫,也将2012年再次回归克里姆林宫的普京逐渐逼向国际冒险主义之路。

  而负责内政的梅德韦杰夫,恰恰替普京的国际政治操作承担了内政方面的“盾牌”角色——毕竟,所有因国际紧张局势、对外受到经济制裁而造成的国内民生问题,作为总理的梅德韦杰夫都是第一责任人。这固然帮助普京躲开了国内绝大多数矛盾,但同时也耗尽了梅德韦杰夫个人的政治能量。过去几年,梅德韦杰夫在全俄政治家支持率调查中长期垫底,即使再次参选总统也绝无胜算。这也是导致“2024问题”─也就是普京的本届总统任期在2024年任满后,接下来怎么办的最大悬念。

  1月15日在俄罗斯政府宣布辞职前的那篇咨文里,普京至少给出了一个目前最为明确的答案:通过新宪法修正案,他将推动将总统的职权更多地分拨议会、巩固议会地位;同时,他也牵头成立一个新的机构:国家委员会。

  这意味着,下一届俄罗斯总统的权力将明显弱于今天的普京。未来的俄罗斯更有可能从总统制逐渐添加更多的议会制色彩。与此同时,拟在修宪后新设的“国家委员会”目前职能还无从得知。

  从已知条件猜想,它有可能将是一个地位更为超然的新机构——未来的国家委员会主席在俄罗斯,可能将类似于昂山素季在缅甸,或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成为普京离开总统职位以后的正式身份。

新总理是谁

  或许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梅德韦杰夫内阁需要暂时解散,留给普京必要的操作空间。

  没有人能期待这样的过渡和转型能够在一夜间完成,所有的变化都需要时间和空间。而如无意外,迅速获得任命的新总理将注定是一个过渡角色,一如2007年的祖布科夫。

  莫斯科时间1月15日晚间7点,在解散内阁3个多小时以后,普京刚刚公布了他的新总理人选:米哈伊尔·米舒特金。在此之前,他是俄罗斯联邦税务局局长。

  即使在素以低调为荣的俄罗斯政界,这也是一个对所有人来说都极为陌生的名字。可以看出,这次总理任命,并不意在改变俄罗斯的政治格局。普京仍在等待变化的发生,而非早早指定一个继承人。毕竟,距离2024年的真正来临,还有4年时间。

  当然,也仍有概率极小的意外可能:1999年8月,同样是在极意外情况下突然获得任命的新总理,当时谁也不认识。他的名字,叫做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