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前CEO戈恩弃保潜逃秘密离开日本 曾因不实申报收入遭诉

(原标题:日产前CEO戈恩弃保潜逃秘密离开日本 曾因不实申报收入遭诉)

  摘要:由于黎巴嫩和日本之间不存在引渡条约,除非戈恩主动再次返回日本,否则日本司法体系将难以继续处理戈恩被控的案件。

▲资料图:卡洛斯・戈恩( Carlos Ghosn)。

  在日本遭到起诉,正在处于保释期间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会主席、前CEO卡洛斯・戈恩( Carlos Ghosn)已在12月31日上午之前离开日本,并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这位持有黎巴嫩国籍的企业家弃保潜逃出境,也意味着戈恩此前提交的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615万元)保证金或将遭到日本当局没收。禁止离开日本,是此前戈恩获得保释的条件之一。

  按照日本《刑事诉讼法》,若被告违反保释条件,除了保释措施会被取消,保释保证金也将被没收。由于黎巴嫩和日本之间不存在引渡条约,除非戈恩主动再次返回日本,否则日本司法体系将难以继续处理戈恩被控的案件。

  戈恩通过其在美国的代理人发表一份简短声明称,“我现在在黎巴嫩。我不再是有偏见的日本司法系统的人质。”戈恩还批评日本司法系统中有罪推定盛行,歧视普遍存在,使人权受到侵犯,还称日本司法无视于日本已批准并必须遵守的国际法律和条约。

  戈恩仍主张,“我没有逃避司法,我让自己摆脱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他还暗示,自己将从下周开始与媒体接触。

  对于戈恩自称人已在黎巴嫩并公开发表声明之举,日本检察当局仍感困惑。《日经新闻》等日媒引用不同检察体系官员的说法称,"正在确认实际情况"。还有检察体系官员称,“为了避免这种事态(弃保离境),我强烈反对过法庭保释他的决定。”戈恩的辩护律师弘中惇一郎13月31日则对记者们表示,戈恩离开日本的信息“简直是晴天霹雳”,这位日本律师称他也是看到报道后才知道。

  2018年11月戈恩因涉嫌违反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于11月19日傍晚在东京机场被捕。日产官方当时声明称,公司内部调查发现,戈恩在东京证券交易所有价证券报告书中披露的自己报酬,远远低于其实际报酬,而这一状况已经持续数年。根据日本媒体披露,戈恩的实际报酬为99.9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16亿人民币),但实际时却少报了49.8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07亿元)。

  据接替戈恩的日产汽车时任CEO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当时的说法,除了虚假申报报酬,戈恩还存在将公司财产挪为自己所用,和歪曲公司投资方向等问题。日产声明称,公司另一名董事Greg Kelly同样深度参与。但日产否认针对戈恩的内部调查,是因为日产─雷诺联盟内部的“内斗”。

  戈恩1954年生于巴西,父亲是黎巴嫩人,母亲是法国人。由于早年的移民经历以及父母的背景,他掌握了至少四国语言。从法国高校毕业之后,他加入著名轮胎公司米其林。年仅31岁便担任米其林巴西公司CEO,并通过削减成本的手段将其从亏损泥淖中拉出,成为米其林多家子公司中最赚钱的一家。

  1996年,戈恩开始担任雷诺汽车副总裁。1999年,雷诺以48.6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8%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1999年6月,戈恩以COO身份进入日产汽车。2001年,戈恩出任日产公司CEO,提出“日产重振计划”(Nissan Revival Plan),大刀阔斧关闭了5家工厂,3年内裁员2.1万人,削减20%的销售成本和管理成本,将1300家零部件供应商减少到600家左右。戈恩还卖掉所有与汽车生产无关的非汽车产业,包括令日产汽车引以为自豪的航天部门。以上强硬措施为戈恩赢得了“成本杀手”的称号,还因工作勤奋、个性鲜明,而成为日本社会文化领域曾经高度关注的人物。

  在他出掌日产一年后,日产由亏损61亿美元变为盈利27亿美元,2001财政年度综合营业利润再升至39.2亿美元。2005年他出任雷诺汽车公司CEO之时,日产汽车的运营利润率已经达到11%,远高于通用、福特,也高于丰田汽车。但也有批评者认为,戈恩只是善于在数字上对公司做调整。

  拯救日产汽车,让他曾在汽车界获得近似于前克莱斯勒CEO李·艾柯卡(Lee Iacocca)的声誉。还有日本人曾把戈恩看作继“黑船事件”叩关日本的主角─美国海军准将佩里和麦克阿瑟后,对日本社会最具颠覆性影响的外国人。(详见:《戈恩挑战中国车市周期》)

  2018年11月,戈恩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违反《公司法》《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名逮捕,2019年3月获得保释,共被拘108天。之后戈恩曾二度被捕,复于2019年4月再度被允许保释。东京地方法院此前准备在2020年4月举行围绕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案件的首次公审。

  现年65岁的戈恩究竟是如何离开日本的过程目前尚未清晰。但据黎巴嫩当地媒体道,他是乘坐私人飞机,经土耳其抵达黎巴嫩。另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的数据库里找不到戈恩离境的纪录,因此他可能是冒用不同于真实姓名的身分离开日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