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以落实经贸协议重筑中美关系正轨

(原标题:评论│以落实经贸协议重筑中美关系正轨)

  摘要:终获重大突破的经贸谈判应成为牵引中美关系整体重回正轨的“定向仪”。

▲北京时间12月13日深夜,中美向全世界宣布:双方已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文本达成一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历时一年多的经贸争端,自此迎来明确转机。单边作风的高墙不再上筑,相向而行的大桥开始合拢。

  历经数月翘首观望,刚刚过去的12月15日,终于没成为让举世扼腕、市场下滑的又一场错过。北京时间12月13日深夜,中美向全世界宣布:双方已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文本达成一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历时一年多的经贸争端,自此迎来明确转机。单边作风的高墙不再上筑,相向而行的大桥开始合拢。

  12月15日──中美政府均叫停了原本在这一时点拟对彼此加征的关税措施。一年多来,中美经贸关系在扰动中下探的势头由此剎住;在更广义层面,两国间诸如技术“脱钩论”“新冷战论”等危言也迅即沉淀。对于全球秩序的观察者而言,中美两国在超过一年来多个领域的疾风劲吹下,仍能保持定力,展现通过协商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坚韧意志。这一信号,不论是对两国或其他各国而言,其价值和意义,绝不低于协议文本所将处理的种种具体问题。

  从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G20峰会后会面、实现贸易战“停火”,达成“加紧磋商,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尽快回到正常轨道,实现合作共赢”的顶层共识;到2019年12月13日两国谈判团队敲定第一阶段协议文本内容,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

  在这一年里,两国谈判团队分阶段解决分歧的思路确立,“第一阶段协议”概念逐渐成型。随着美国大选年逼近,也有人一度不抱太高期待,认为第一阶段协议可能只着重处理特朗普个人最关心的对华贸易赤字和农产品采购问题。但在第一阶段协议的轮廓浮出水面后,除扩大贸易、食品和农产品章节,包括汇率和透明度、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金融服务等攸关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深水区”也全部入列。

  这使得该协议虽有“第一阶段”之名,但内涵足堪厚重;一旦扎实贯彻,与中国的内生需要和转型中的种种动力共伴,效益亦将长期贯穿全局。特别是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的建立,更可谓中美建交40年之后,双方政府互动模式向前推展的又一大步。

  如果说,当年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时期搭建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原为战略经济对话机制)的最大功能,在于让两国政府间,首次有了跨部门、多议题、常态化的交往平台,互相了解彼此的工作文化、体系的运行逻辑和对对方的主要政策关切,并试图寻找、扩大可合作的领域和空间。

  那么,随着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而建立的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则有助于中美双方将过去原则性、抽象性的解决意向,化作具体行动,按约按章、照表推进。根据目前已知的信息,争端解决机制还将分设不同层级,用以拆解复杂程度不一的各种难题,同时使围绕个别症结的折冲与摩擦,能够在争端解决机制中归口处理,有必要时逐级上报。而不至于因一隅的波澜而滞宕全局。这既是对以往摩擦处理经验的老道总结,更为两国的政策制定和操作者配备了一组全新工具箱,以管理这个不论从体量规模、变迁速度还是内涵复杂性来说,都最重要的一组全球经贸关系。

  经过一年多来的拉锯,中美经济结构紧密镶嵌、民生利益高度交织的现实,已在许多不同生产链的活动中被剖析认证。就连最初引入贸易战议程的特朗普近来也一再表态,称这一协议不仅是中国所想要的,也是美国所想要的。经济“脱钩”的逆潮流压力,不仅是中美两国不可承受之重;中美之间吹的是拿大棒压制对方的单边主义之风,还是走平等协商、相互尊重的积极化解之路,其外溢效应,更早已超越双边关系层次,影响着全球性和许多区域性矛盾的处理氛围。

  在中美陷入踟蹰之际,东亚对完成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动力尤殷;欧盟、德国、法国、日本、英国等对维护全球多边框架的呼吁不止。覆盖11个不同发展阶段经济体的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的高难度协商,亦在这一背景下完成。

  中美互动重回正轨,不但可以正告各方“施压对抗没有出路”的道理,对于亟待修补提升的WTO等既有国际多边体系改革,以及对诸如数据、金融、自然资源、减排等领域中不时涌现的全球性新问题的共同管理,或也能起到宏观引导、促进基础性共识的作用。

  中美经贸关系的停战止损,为全球市场的不稳定性和各方政策的不可预期性,拆除了相当的爆雷引信。止住下滑态势固然可喜,但重新爬升,更需激出登山的脚劲。

  上个星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预示性地提出与中美经贸协议落实息息相关的全局号召:“对外开放要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走”“必须善于通过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而在具体政策着眼点上:“深化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领域市场化改革和对内对外开放”“继续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加快多双边自贸协议谈判”“降低关税总水平”,更体现出包括中美磋商在内的对外经贸谈判,并非不得不为的权宜之举或承压后果,而是因应中国自身需求变化、增长动力转换、经济治理手段优化的必由之径。

  在12月13日深夜的新闻发布会上,中方已经强调“中国国内市场庞大,对质优价廉的商品和服务需求不断增加;扩大中美贸易合作不会影响其他贸易伙伴的利益”的原则。此外,还需要看到,中美协议落实过程中,虽然贸易领域的成果可能最立竿见影,围绕种种数额的讨论也容易吸引眼球。

  但就中长期而论,对进出口过程中的非关税壁垒、结构性障碍的破除;在市场准入时,提供透明、公平和完善的行政程序,抹除对不同市场主体的歧视性措施;在技术转让问题上,基于自愿的市场原则而非行政指令或政策交换进行处理;在中资对外投资时,厘清政府和业者的不同角色意识;在货币和汇率政策上,增加透明度和稳定性,赋予对外沟通更大的声量。凡此深重改革一旦功成,从中受惠的首先是中国,但又不止是中美;其他各方亦能从中国管理体制和政策机制的优化中一体受惠。这也是几天以来,全球各方对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皆表欢迎,共抱乐观与期许的逻辑所在。

  当然,中美经贸关系尚非中美关系的全部。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里,中国全球角色的变化和客观影响力的抬升,仍会继续催化着美国社会种种“中国观”的激荡和调整。

  除经贸问题之外,两国在地缘政治、安全、网络、两军关系、人文交往等领域,都还有不少“信任赤字”尚待冲销。过去,人们总说中美经贸关系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但在经历这一轮由贸易龃龉而起,逐步扩散为对两国金融、投资、人才交往等造成阻碍,和对“一带一路”等海外倡议形成偏颇看法的震荡与扰动之后;如今,率先经多轮磋商终获重大突破的经贸领域,也应成为牵引整组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定向仪”。

  而要获致这一功效,最重要的就是把第一阶段协议签下来、落实好。一如中方官员所指出的──“第二阶段的磋商,将取决于第一阶段协议的落实情况”。落实这份具有九个章节的第一阶段协议,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如果执行得当,将使两个体制之间,有更多的互信得以铸成,通过协商解决经贸问题和其他领域问题的意志,也能得到强化。

  谈判中双方均有作出让步和妥协,双方都有所得,都有所失。没有一方过度让步,或过度索取,说明达成的是个可持续的协议。谈判向来不易。无论中方还是美方,均为如此。谈判时,不但要在允许的范围内,为本国争取最大化的利益,还要考虑到国内政治与舆论,接受评判。即便双方谈判代表均作出艰难妥协和让步最终达成协议,这之后说服国内受众的艰巨性不亚于前者。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谈成,当然有理由使全球高兴一个周末。但从今时起,重筑中美关系正轨的工作才正要展开。而人们愿意在肩头上挑起多重的责任,恰恰决定了这条正轨能够铺得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