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货运价格暴涨 一舱难求

(原标题:航空货运价格暴涨 一舱难求)

  摘要:因疫情影响,全球航空货运能力削减了40%;供需紧张造成,全球航线货运价格上涨了1-2倍,订舱困难。

▲面对新冠疫情,航空货运业受到波及,运量大幅减少,运价暴涨。

  面对新冠疫情,航空货运业受到波及,运量大幅减少,运价暴涨。

  航空客运班机腹仓与全货机,各自承担着全球航空货物运输近一半的运力。新冠疫情在中国国内爆发后,国际面向中国的航线率先减少,随后疫情蔓延至全球,至今全球航班缩减至四到七成不等。航空运力下降至原来的一半左右。

  中国外运(00598.HK 600598.SH)所属跨境电商业务发展中心总经理杨晓勇告诉记者,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中国的客运机减少了80%左右,原有的客运腹仓运力仅剩下20%

  因为运力减少,航空货物运输价格自2月至今,持续波动上涨一个多月,报价每天甚至每时都在变化,有的航线上涨一倍,有的已经上涨超过两倍。与此同时,舱位紧张,预定周期大幅延长。

舱价暴涨

  “周一一个价,周三一个价,周五一个价,前不久我就经历了同一个航班,同一批货物,一周有三个报价的情况”,国内一家头部货运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前,航空运输如果以每公斤十几元价格计算,现在已经涨到接近40元,飞往欧美地区甚至可以到50元”。

  以2月10日国内复工复产的时间为界限,他将航空运输市场的价格趋势做了划分。他介绍,受春节和停工停产影响,2月10日之前,虽然已经有航线停飞,不过实际货运需求并不足,货运价格基本稳定,但2月10日之后到2月24日左右,随着复工等因素,国内对防护物资的需求激增,进口物资依靠空运,然而航线停飞,进口运力已经紧张,“比如从欧洲进口原来每公斤1欧元,这时候就涨到3欧元或者5欧元。”

  为了缓解当时的运力,其中一个办法是通过韩国中转,即韩国至中国这一路线使用货船运输。但很快,疫情在韩国爆发。“韩国飞往以色列和越南等地的航班,出现未着陆即要求返航的状态” 他介绍,从疫情在韩国爆发后,中国出口货物的航空运费就一直在涨。

  近期,疫情在全球爆发,国外航空公司不断发布航班停飞信息,这也就意味着过去航空客运腹仓承担的运力几乎没有了,对于这几个阶段的货运价格,他回忆指出,2月10日之前航空运价是每公斤十几元,韩国疫情爆发后价格上涨到二十几元,全球蔓延后则到了三十几元。

  不过,与此同时国内疫情基本控制,很多国外航空公司又开始恢复来往中国的航线,因为目前中国已经变成了防疫物资的出口国。

  杨晓勇告诉记者,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航空运输约80%都在进出口防疫物品,但近十几天变为防疫物资的出口,出口产品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等。

  航空运价除了暴涨,还会临时提价。

  辽宁一家小型货运代理业务人员告诉记者,国内疫情严重期间,曾由海外发往上海一批口罩,原本3美元/公斤,当时舱位已经放下,但临上飞机之前被告知价格要涨到4美元/公斤,“就像已经拿到飞机票了,上飞机之前告诉你涨价,这种情况在此前从未出现过,”他说。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除了前述航线,中国发往印度的舱位价格也由原来20元/公斤涨到40元/公斤;中国发往青岛和越南价格也由约5元/公斤,涨到了15元/公斤。

  此外,上海一位货运代理公司负责人指出,因为货运价格上涨,已经超过同期快递价格,这就导致很多航空货运物品发到快递舱位中,快递面临爆仓,且因为快递一次性重量的限制,导致货物往往需要拆分成几次报关,操作费用不得不跟着增加。

  除了客运腹舱价格暴涨,杨晓勇介绍,因为供需紧张,目前航空货运包机市场价格也在上涨,以777型货机为例,以往欧洲往返的一台货运包机价格约在50万美元,但3月16日欧洲单程已经涨到60万美元,美国单程价格也已经上涨至70万美元。

  浙江融智众邦航空产业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宏还指出,此前航空货物运输涨价,都是在圣诞前期或者罢工期,以圣诞节例,运输需求会从9月开始一直涨到11月甚至12月,运价约涨25%,而目前范围覆盖这么广,影响时间这么长的情况此前并未见过,

  除了航空运输费用增加,地面运输的周转成本也有上升。杨晓勇介绍,因为大量航班取消,不得不把一些货物经过长途运输运到能出口的运点,这就可能增加一些地面周转成本。

一舱难求

  “现在是给钱也不一定能订得到(舱位),”王建宏说,航空运输周期变长,一些飞往疫区国的机组成员,之后要进行14天隔离,有些货物也要进行消杀或停放的处理。

  杨晓勇则告诉记者,因为运力削减,订舱变得非常困难,以前订舱只需要提前一到两天,现在一般都要等到七天以后才能订到。

  3月12日,民航局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熊杰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对行业运输生产造成巨大冲击。2月份共完成运输总周转量25.2亿吨公里,同比下降73.9%;完成旅客运输量834.0万人次,同比下降84.5%;完成货邮运输量29.7万吨,同比下降21.0%。

  数位航空货运代理公司的从业人员还指出,截至3月中旬,接单业务量较往年同期下降了六成。

  前述上海运货代理公司负责人就指出,现阶段发货的常态是,“上游公司直接发一个价格,爱发不发。”除了价格上涨,他还面临发货量限制,以前是多少吨随便发,现在则被定额,而且交期也在边长,“2月26日发一批货到美国,要3月15日才能到,之前只要5天,就是因为没有航班”。

  一家国际货运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坦言,实际上因为货运价格持续的波动上涨,不少客户已经转而寻找替代运输方式,比如海运。

  一位从事海运业务的工作人员介绍,受疫情影响,其公司2月份的业务量较往年同期下降了一半,而按照目前市场上对货船仓位的需求来看,3月较往年同期则不会下降,且目前的仓位价格有20%的上涨,其中较为紧张的航线主要集中在美国、东南亚等地,不过她也指出,近期已经有客户和同行开始担心,随着疫情发展未来其他国家的港口运力也会受到影响。

  民航大学的曹允春告诉记者,实际上飞机和货船运输的货品有很大的不同,航空运输的典型特点就是轻薄小高附加值,比如、电子产品、高端服装、海鲜和奢侈品等,相对运输成本快捷和安全,最重要,这就意味着并非所有的货物都能使用其他运输方式替代。

  实际上各方都在想办法加大运力,3月民航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指出,要放宽国际货运航权管理,扩大一类国际货运航线颁发国家经营许可的范围;研究晚间部分时段的货运时刻,不计入调控总量范围、支持货运航班使用部分机场的白天时刻、优化货运高峰期的临时加班审批等措施。

  前述国内头部货运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实际上为了加大运力,政府和航空公司等都在想办法找渠道。他介绍,比如有客机飞行航权但并没有货机飞行航权的,就会直接使用客机不载人直接拉货,之前大韩航空公司就采用了这样的方法,另外对于已经获得航权的,则会采用大飞机飞行“一直停航航空公司会赔死,他们会想办法开展工作。”

  不过也有业内认为,因为载货量有限,使用客运飞机充当货机,实际上从经济成本上来看并不划算。

  除了上述几种方法,为保证物资线顺畅,中国外运还通过努力争取了更多货运包机频次。杨晓勇介绍,中国外运启动了比利时列日——杭州中欧包机,频次由原来的每周飞行3班增加至每周5班,这条航线一直使用波音747全货机运输,这就意味着每周可增加大约200吨的载量。

  对于未来航空货运的走势,前述国内头部货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如果海内外的订单少,国际、国内的运输自然就少,很可能到了4至6月,就会出现没货运的情况,而到时,运价也可能报复性下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