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开灯开空调开机器“冲指标” 全国复工数据有多少水分?

(原标题:开灯开空调开机器“冲指标” 全国复工数据有多少水分?)

  摘要:浙江杭州、温州要求企业配合做复工指标用电量数据,河北沧州则要求企业复工不复产。复工视察面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开灯开空调开机器“冲指标” 全国复工数据有多少水分?-第1张图片

▲2020年3月2日,江苏南通,复工企业生产画面。3月,新一轮复工潮拉开,然而多地企业和政府基层公职人员却反应复工数据存在作假。图/IC photo

  3月,新一轮复工潮拉开,然而多地企业和政府基层公职人员却反应复工数据存在作假。

  杭州市某街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月29日起中央层面检查组将以街道用电量来考核复工率,合格指标是1月29日(0时到24时)企业用电量达到1月8日用电量的75%,3月10日(0时到24时)企业用电指标到底1月8日用量的90%以上,为达到上述目标,部分工业企业被要求全天开机器,办公企业被要求全天开空调电脑。

  记者获得一份该街道辖区内工业企业名单,逐一拨打了名单上的电话。杭州铧广投资的联系人称在多个由杭州企业组成的微信群中看到了相关通知。杭州欧本科技主营物业管理,但公司亦有两条简单生产线。公司联系人称收到用电量通知,但企业15号已经复工,公司两条生产线29号处于正常生产状态,并非空开。一家企业称:“知道用电量的事情”,另外一家企业告诉记者“机器能开的都开着”,随后解释称是因为周末正常单休,不存在机器空转情况。另外一家企业表示对用电量的事情并不知情,复工率仅20%左右,开机比例较低。

  上述杭州街道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方面疫情期间工业用电有减免政策,更重要的是浪费一点电费相比,企业更怕“得罪”街道。而两三天前杭州某园区的真实复工率约40%,远达不到考核目标要求的75%,考虑到远程办公等因素,实际用电量还要再打折扣。

  义乌和温州的两家制造企业告诉记者,和企业对接的街道工作人员均需要完成电量指标,但两家企业向记者强调,用电指标没有落在企业身上,而是落在了街道。其中一家企业解释,空转机器是极有可能的:“确实企业会有压力,面对这么多领导的关心支持,总不能不开机器”,否则将“天天面对领导的服务和支持”。

  一家温州当地外贸小商品企业表示用电量指标确有其事,但由于企业已经复工且仅有两条生产线,因此不存在空开情况。另一家温州企业则透露,政府给了用电量指标,大约为疫情发生前的一半,为此“空调一直开着”。

  浙江是全国推进复工工作的标杆案例。2月24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在发布会上介绍,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逐步提高,其中浙江复工率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超过70%。2月24日,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在第二十八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全省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为98.6%,限上服务业企业复工率为95.6%,出口1000万美元以上的重点外贸企业复工率为99.3%,省重点项目复工率为99.8%。

  相比浙江多地以用电量审核最终复工情况。河北沧州泊头市则选择了“复工不复产”。沧州以机械铸造、汽车模具、环保设备为主的制造产业带,一家河北泊头规上制造企业负责人直言当地复工数据不实,大量企业“被复工”:“我们已经被上报为已复工状态,但当地政府由于不愿承担风险,在政策执行上依然禁止工厂真正复工,政府提倡复工复产,我们复工了,但根本没复产。”

  他指出,为配合上级检查,即便没有复工,泊头方面要求他虚报复工员工信息,并通知工人如接到检查电话后需配合“圆谎”,回答已复工。

  目前,由于国内其他地区同行企业复工进度较快,复工不复产已经造成订单和技术工人流失:“小企业憋不住了只能偷偷开。”上述泊头企业告诉记者,在他的再三要求和沟通下,泊头政府工作人员才同意进行防疫工作的验收,通过后才正式复工。

  3月2日,泊头市方面回应记者称,截止目前泊头地区228家规上企业均以复工,此前企业被登记为复工但未事实复工的原因可能是,如果企业已经开始研发或生产安全准备等工作,即便没有正式开始生产也可能被视为已复工状态。泊头方面表示,企业复工采用报备制,但复工之前需要由政府工作人员验收防疫工作。

  根据百度地图的数据,沧州城内整体出行强度从2月18日起缓慢爬升,目前依然不到去年城内出行强度的一半,3月1日全天沧州高速平均拥堵里程较去年同期下降51.5%。

  另外一家泊头市中小型企业告诉记者,不了解是否存在虚报复工率的情况,符合防疫要求的企业均可以复工,但实际上由于封村封路,物流尚未完全恢复,原材料运不进来,成品运不出去,企业复工不具备实际条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