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江西过半企业未复工 复产仍遇多重现实困难

(原标题:复工进行时| 江西过半企业未复工 复产仍遇多重现实困难)

  摘要:截至2月18日,江西全省复工率49.5%,这意味着仍有过半企业尚未复工;复工复产手续简化后,实际情况和困难如何?。

2020年2月18日,位于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的江西荣成集团有限公司厂房内,工人正在赶制订单,生产汽车配件产品。连日来,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努力抓复工复产,在员工返岗、融资信贷、生产要素供应保障等方面加大帮扶力度。图/IC photo

▲2020年2月18日,位于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的江西荣成集团有限公司厂房内,工人正在赶制订单,生产汽车配件产品。连日来,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努力抓复工复产,在员工返岗、融资信贷、生产要素供应保障等方面加大帮扶力度。图/IC photo

  为推进企业复工,江西省宣布自2月17日零时起,取消因疫情防控对省内各类企业、建设项目复工复产的批准手续,复工复产改为报备制,同时取消返岗员工需提供健康证明的规定。

  虽然宏观层面省政府推出的新政策利好复工,但在企业、员工等微观层面复工仍面临多重现实困难。

  江西第二大企业江铃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上市公司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000550.SZ,下称江铃汽车)目前产线开工率仅有50%左右。公司副总裁李小军对记者表示,企业开工率主要考虑自身的订单和需求,而当前新冠疫情阴影下,汽车销量正面临较大冲击。

  有些企业急于成本考虑则选择延迟复工。位于江西省北部的一家小型光伏硅片制造商,虽然已经报备申请复工,但最终决定复工日定在3月中旬,因为暂时停工相比复工损失更小。

  而对于某些在江西工作的职员,仍然因种种具体情况,面临有家不能回,甚至只能睡在车里的窘境。

  江西省工信厅数据显示,截至2月18日,江西全省累计有6297户规上工业企业复工复产,复工率49.5%,这意味着仍有过半企业尚未复工。

需求不足

  江铃汽车正在迎来新一批员工返岗。李小军2月1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本员工返岗前需要上交健康证明到企业,2月17日社区方面也无需提供额外的证明,在进行体温监测、车辆消毒杀菌后,人员就可以放行。

  春节期间,江铃汽车并没有停产,一直保持小范围生产,在岗职工约1300人。1月22日至2月5日,江铃汽车承担了国务院应对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的医疗物资保障组下达的负压救护车的生产任务,并于2月5日交付了53台负压救护车。

  李小军介绍,2月10日江铃汽车开始陆续复工,当时员工人数约2500人,2月17日复工人数达到5000余人。江铃汽车目前拥有在职职工总数1.4万人。

  对于复工率仍然较低的原因,李小军提到,复工后防疫的主体责任还是在企业,企业要保证复工返岗人员,不能出现疑似或确诊病例,“像我们这么大的制造企业,如果有1起病例,其他员工接触或感染的风险很大,那就意味着我们刚刚稍微能复工,又要停工,”他说。

  健康证明取消以后,江铃汽车要求“任何有风险的人员”都不能返岗,风险包括从武汉回来、现仍在湖北、密切接触过湖北、有湖北亲戚到访南昌、南昌疫情严重区域等,到岗人员则通过一对一的筛网排查以及工作场所的消毒杀菌来保障生产安全。

  除了上述直接原因,江铃汽车产线开工率仅一半的主要原因是下游需求不足。“我们是订单驱动生产。如果没有客户需求,我们不可能盲目生产。”李小军说。江铃汽车的主要产品为商用车、SUV、卡车和轻型客车等。

  在消费信心与意愿层面,李小军表示,因为大家都处于居家隔离状态,真正买车或者到近郊经销门店去看车的客流比原来少了非常多,反过来会制约产量。

  产量和销售承压之外,作为整车制造商,为了维持产业链上下游运作,江铃汽车除承担自身经营成本,还需兼顾上游600多家供应商和下游500多家经销商。

  李小军介绍,除了江铃汽车自身的用工、厂房等成本,他们还需要向下游代理商、经销商提供一些资金额度,支持其在客流量大幅减少的情况下,能够维持生存。另一方面,还需按时支付上游供应商款项,降低供应商资金风险。

  “像我们这种大型企业已经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压力,现金流突然大幅减少,” 李小军说。江铃汽车已经在跟当地银行接触,申请专项贷款来补充现金流,利率普遍可以下浮10%左右。

  据江铃汽车2019年业绩预告,2019 年公司预计实现收入291.7 亿元,同比增长 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 1.49 亿元,同比增长 61%。

暂不复工

  “我们厂1月23日因为春节放假正常停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复工,产线还未运转,乐观预计3月中旬才能做好全面复工准备,节前没预料到疫情会影响这么久,本来预计初八就开工”,江西广润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广润新能源)董事长庄勇告诉记者。

  位于江西省九江市的广润新能源2014年成立,主营业务为光伏硅片生产与销售,硅片年出货量1亿多片,拥有接近1000名职工。2019年广润新能源营收约7-8亿元,利润约为2000万左右,在光伏行业属于一家小型制造企业。

  庄勇提到,省里报备政策出来后,他们也向企业所在工业园区进行了报备,现已通过并可以复工,但他们最终决定保持停工状态。目前企业仍然有一部分存活,还可以供企业再撑一个月。

  对广润新能源来说,保持产线停工状态所带来的成本,更多是一些刚性成本。如员工基本工资、社保,银行贷款利息,劳务、设备租赁等固定开支,以及停工带来的市场损失等。但如果企业复工,成本可能更高。

  “目前公司还有一半左右员工没有回到九江,对于我们这种硅片制造企业来说,刚开始启动,生产线不稳定,产品质量波动,成本居高,每片硅片的成本可能上浮0.2-0.3元,而实际利润仅有几分钱”,庄勇说,这意味着产得越多,亏得越多,损失可能高达上千万甚至上亿。

  除此之外,虽然广润新能源也花费上百万采购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但庄勇认为这些防疫物资的数量远远不足以保证企业员工的正常使用与消耗。

  “现在防疫物资特别紧缺,一旦跟不上,员工就会有感染风险,一旦有员工感染,这不仅对员工、员工家庭,对企业也是极其负面的影响,”庄勇说。

  截至2月18日24时,江西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934例,确诊病例中,南昌市230例、新余市129例、上饶市123例、九江市118例。广润新能源所在的九江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字排在江西地级市的第四位。

有家回不了

  尽管江西省政府层面出台了取消返岗健康证明的要求,但各地在落实过程中却要求不一。

  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招贤镇红湾里社区一位李姓居民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社区必须同时提供来自非武汉地区、未与武汉人有密切接触且在招贤镇辖区仅有唯一一套住房的三个证明,严格履行审批手续后,居家隔离14天,没有满足上述情况一律不得进入社区。

  “我们单位已经开始复工了,因为这些规定,我现在回不了自己家,没有一个部门能给开‘未与武汉人有密切接触’的证明,我现在只能住在南昌父母家,”他说。

  该社区另一位从外省准备返回南昌复工的居民2月19日告诉记者,同样是因为社区现在政策,本来单位2月18号复工,自己已订好机票,但社区却告知,即使现在能满足上面三个证明,也不接收材料提交了。

  红湾里社区一位陈姓书记回应记者,江西省政府新政策他们也了解,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还是要执行区政府、镇政府方面当前的防控政策。 他介绍,目前整个社区有2500多户,近1万人,春节后返回的大约50户,200多人。

  一位来自江西省萍乡市的苏姓居民2月19日对记者反映,他从萍乡市驾车回南昌市青云谱区三家店街道,却进不了社区。他的单位2月18日已经复工,他在萍乡已经开具了健康证明,但是现在回不了家,只能白天去公司上班,晚上睡在车里,而附近的宾馆不是关门就是被征用。

  该街道一位谢姓工作人员回应记者,三家店街道已有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现在按要求实行封闭管理,外地返岗人员应提前留意相关信息,如果已经回到南昌,相关住宿问题只能自己想办法。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直击复工加速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