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全国不同产业区转产口罩 "一罩难求"能否改善?

(原标题:全国不同产业区转产口罩 “一罩难求”能否改善?)

  摘要:政府已经开辟绿色通道加快审批,但原材料价格爆增,生产设备也需等待,口罩本身的生产周期为7天到半个月,很难瞬间释放产能。

中国多个产业集群区为恢复生产,采购口罩产线,生产防疫物资自用。在此之前,中国多个产业区已经开始生产着手生产口罩、防护服,开展产业自救。

▲中国多个产业集群区为恢复生产,采购口罩产线,生产防疫物资自用。在此之前,中国多个产业区已经开始生产着手生产口罩、防护服,开展产业自救。

  中国多个产业集群区为恢复生产,采购口罩产线,生产防疫物资自用。2月11日,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严格制止以审批等简单粗暴方式限制企业复工复产的做法,并要求复工企业为职工配备口罩等防疫物资。

  实际上,在此之前,中国多个产业区已经开始生产着手生产口罩、防护服,开展产业自救。

  作为中国最大的外贸制鞋业和纺织品产业集群,莆田市于2月初发布文件,决定大力支持企业加快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的力度,并鼓励企业通过扩产、转产、新建等方式加快生产口罩和防护服。此外为了鼓励生产,莆田市还对不同时间段购置设备安装到位并生产的企业给予补助,其中最高可以获得设备购买金额60%的补助。

  莆田市工信局口罩转产负责人告诉记者,莆田过去没有口罩生产厂,但在疫情期间,为了确保莆田当地的防护物资能够自给自足联合莆田鞋业等单位,进行口罩等防护用品的生产。

  “具体做到三原三联,即原设备、原车间、原工人、联合开发、联合设计和联合生产,”他解释称,这是要发动各个行业,以及尽量减少资源浪费,比如食品厂和纸尿裤厂原本的车间就是无尘车间,因此改造成本低。

  但这样的车间毕竟数量有限,因此,其他行业的工厂也在利用原有的封闭车间进行改造,如消菌、杀毒、安装紫外线灯等。

  据介绍,莆田目前工厂生产的都是民用口罩,最大的产能可以达到200万片/天。此外,医用口罩的生产也正在准备中,但要先完成车间改造和资质申请,在保证质量前提下,会走绿色通道增速。

  为缓解口罩紧缺状况,非口罩生产企业转为口罩生产企业成为一条重要途径。日前,各省药品监管部门已启动医疗器械应急审批的程序。截至2月7日16时,已批准医疗器械注册申请88个,其中包括医用防护口罩4个、医用外科口罩17个、一次性医用口罩20个;全国共有批准的注册证中,医用防护口罩63个、医用外科口罩171个、一次性医用口罩364个。

  据广东省市场监管局,近日,借助绿色通道,仅用半天时间,广东先来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就完成口罩生产资质备案手续,当前日产能可达5万只口罩。

  先来医疗器械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企业想拿到口罩生产资质,需满足工厂通过GMP认证、能生产无菌医疗器械等基本条件。

  除了其他行业转产,还有地区重启停产多年的口罩工厂。四川巴中就重启了一个2003年非典时期建设的口罩生产厂,当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口罩厂此前在2010年彻底关停,为了应对疫情中的口罩短缺,近期对工厂进行改造。2月3日,工厂已可以进行生产,但因为现阶段先进生产线很难购买,使用的仍然是过去的半自动化生产设备,即口罩可以自动成型,但还需要增加人工缝制的步骤。

  巴中工作人员介绍,目前生产的口罩均属于民用口罩,符合国内生产标准,可以达到日产量2万多片。恢复生产的不仅仅是巴中一家,绵阳和广安也有类似的口罩厂进行了车间改造后复工。

  此外,四川省已对防疫用品这块开辟了绿色通道,帮助办理证件恢复生产,给予很大程度支持。

  除了四川,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也在协调其他行业的工厂投产医疗防护用品。2月10日,报喜鸟(002154.SZ)发布公告指出,为支持抗击疫情工作,已经及时恢复控股子公司上海宝鸟上海松江工厂生产,并进行生产线改造并试生产。2月8日,上海宝鸟完成第一类医疗器械生产相关备案手续,取得第一类医疗器械备和器械生产资质。该厂已正式投产并交付第一批隔离衣。

  随着各地工厂复产,口罩产能逐渐恢复,但从投产到出厂上市,至少有一周的滞后。中国医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指出,口罩加工完成后,并不能马上正常使用,需进行消毒、解析,这个过程需要7天到半个月。

  工信部官微详细解释了这一过程,医用口罩需采用环氧乙烷灭菌,灭菌之后,口罩上会有环氧乙烷残留,不但刺激呼吸道还有致癌物,必须通过解析使残留的环氧乙烷释放,达到安全含量标准,才能出厂上市。先来医疗器械负责人也表示,灭菌过程本身几个小时就够了,但灭菌结果的判定需要7天。

  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在2月8日的发布会上表示,湖北省主要的防护品生产企业复工率已达100%,N95口罩的产能已超量释放,并且在继续挖掘潜能,争取日产能尽早超过15万只至20万只的大关。

  然而,随着疫情的不断变化,接下来部分医疗物资短缺的矛盾可能还会变得突出。因为上游供应链原材料和制造设备也处于短缺状态。

  先来医疗器械方面指出,口罩的原材料价格比以前上涨了10倍,其中最重要的过滤材料熔喷无纺布比较紧张,甚至有些熔喷供应商要求下游工厂用口罩去置换。

  位于广东韶关的联丰医用卫生材料(始兴)有限公司近期也取得了医疗器械生产备案凭证,具备了生产医用口罩的资格。但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只到了一台口罩设备,有几台设备未到,无法大规模投产,设备订单已经排到5月以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产业研究部季建兵表示,熔喷无纺布除了用在口罩上,也可以用作空调上、车里的隔音材料等。此前全国的产量都不多,因为一个口罩只需要用到几克熔喷,新增一条熔喷生产线通常需要一年时间。

  一家熔喷生产线设备供应商表示,零部件齐全的情况下,设备最快也要三个月才能出来,现在特殊时期,加足马力可以在20多天完成。但关键零部件——纺丝箱的采购时间长,分为国产与进口,若从国外进口,需好几个月。疫情爆发后,最近订设备的人多了,但大多没有落实,企业担忧交付周期的问题,有的则担心口罩过剩,以后没有生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