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海油,中石油预以"不可抗力"条款减少LNG进口

(原标题:中海油中石油预以“不可抗力”条款减少LNG进口)

  摘要:受新冠疫情影响,中海油集团和中石油集团向LNG供应商发出不可抗力通知,但已有国际石油公司明确表示拒绝。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近日向多家国际石油公司发出通知,希望对方能够接受公司以不可抗力减少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原因是受新冠疫情影响,2月份LNG下游需求大幅下降。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近日向多家国际石油公司发出通知,希望对方能够接受公司以不可抗力减少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原因是受新冠疫情影响,2月份LNG下游需求大幅下降。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集团)近日向多家国际石油公司发出通知,希望对方能够接受公司以不可抗力减少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原因是受新冠疫情影响,2月份LNG下游需求大幅下降。

  据记者了解,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集团)也在考虑此事。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集团)由于长协量较少,暂时没有该计划。

  所谓”不可抗力”,是指商务合同中常见的不可抗力事件,包括自然灾害、罢工、骚乱、政府突然发布征收、征用、禁运等行政命令、战争、瘟疫等。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张利宾对记者表示,如果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要援引不可抗力条款,并作出合同义务调整,援引方应尽到及时通知的义务,并充分告知不可抗力发生的影响程度和评估影响时间。

  已有国际石油公司拒绝了“不可抗力”通知。2月6日,在国际油气公司道达尔(Total,NYSE:TOT)2019年四季度业绩发布会上,其燃气、可再生能源及电力部门主管菲利普·索凯特(Philippe Sauquet)表示,“至少一家中国客户试图用新冠疫情称自己面临不可抗力,我们收到一份不可抗力通知,但已经拒绝”。

  壳牌(Shell,NYSE:RDS.A、RDS.B)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壳牌也接收到一个中国买家的不可抗力通知,目前公司法务部正在对此拟定回复。目前,双方的焦点在新冠疫情是否可视作“不可抗力”。

  一位熟悉LNG贸易的人士表示,目前中方企业只是向外方供应商发出了这一通知,供应商可以决定接受或者拒绝。如双方在这一细节上始终无法达成一致,下一步可申请国际仲裁。目前受新冠疫情影响,国内下游需求低迷,国内大型LNG接收站的库存较高,接收港口LNG确实存在现实困难。现在以不可抗力为由拒收进口LNG,并不是拒收已经到岸的这些货物,而是减少或推迟未来的船期。

  国际船舶经纪咨询公司 Poten & Partners,长期深入研究国际石油、天然气和航运市场,该公司在研究报告中指出,目前供应商在考虑推迟船期或者更换接收站,且已监测到5艘开往中国的LNG船改变了航向。

  卓创资讯天然气市场总监国建向记者表示,从LNG到货船期来看,1月已经低于计划数,预计2月会更加明显。受疫情影响,中国LNG进口需求疲软导致市场短期供应过剩,直接影响国际现货市场供需平衡。

  2月6日,东北亚LNG现货价格跌至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比春节前下跌了约25%,为历史最低价。卓创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中国进口LNG现货到岸价会在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附近,这已经接近LNG资源国的生产成本均值。

  前LNG贸易人士指出,中国LNG买家与贸易商大量签订长协合同的时间集中在2014和2015年,当时国际油价处于高位,签约价又与油价挂钩。2015年,LNG长协价格一度达18-20美元/百万英热,这与目前的现货价格相比,在长协合约之下进口LNG确实“不划算”。短期如能减少部分LNG长协进口,对买方来说是好事。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此前表示,将向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相关企业提供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并将其提供给它们的海外合作伙伴。

  张利宾表示,针对本次疫情造成的影响,商会出具的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不一定具有最终效力。疫情影响是否能免除合同义务需要进一步证明,即证明不可抗力事件发生和合同不能履行之间有因果关系。另外,还需要出具与疫情相关的政府令,如交通管制,推迟复工等通知作为证明材料,证明疫情是否妨碍、以及多大程度上妨碍了援引不可抗力一方的合同履行能力。

  另外,如果进口LNG签订的为长期合同,由于目前疫情还在进行中,持续时间难以判断,仍不能判定疫情对于合同履行是否具有长期的影响,在针对LNG长协合同的执行时,双方也许会谈判商讨合同履行时间顺延、接船时间顺延,因此究竟如何行动,要根据企业利益和需要以及事实情况做出决策,否则滥用不可抗力条款很可能会招致国际仲裁或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