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融创再并购 153亿元接盘云南城投集团旗下资产

(原标题:融创再并购 153亿元接盘云南城投集团旗下资产)

  摘要:相比两年前接手的万达资产包,此次交易价格“便宜”了不少,孙宏斌得到了差不多规模的土地储备。

2017年6月16日,云南昆明,云南城投集团展位。2019年11月27日下午,融创中国发布公告,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融创西南集团收购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代价约为152.69亿元。

▲2017年6月16日,云南昆明,云南城投集团展位。2019年11月27日下午,融创中国发布公告,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融创西南集团收购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代价约为152.69亿元。

  孙宏斌又“买买买”了。

  11月27日下午,融创中国(01918.HK)发布公告,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融创西南集团(下称融创西南)收购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城投集团)持有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代价约为152.69亿元。

  公告发出后半小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和环球世纪董事邓鸿一起参加了这宗收购的沟通会,股权出让方城投集团并未出现。

  四川富商邓鸿一手创立了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环球世纪)和成都时代环球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时代环球)。他在四川、云南等多地开发了大型文旅综合体项目。

  2013年4月,邓鸿因涉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案身陷囹圄(详见《周刊》报道“四川富商邓鸿接受调查”),一年半后才恢复自由。

  2016年6月,城投集团向环球世纪增资3.08亿元,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持股51%。城投集团董事长许雷出任环球世纪董事长,环球世纪原大股东邓鸿的持股比例从35%降至27%,其余五名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也相应下降。

  时代环球成立于2017年8月,此前并未出现在城投集团投资的名单里,但其股东结构与环球世纪完全一致,即城投集团也持有持有51%股份,包括邓鸿在内的六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有其余49%股权。

  此次股权交易完成后,融创西南分别在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中持有51%股份,其余股东合计持股数不变。

  2017年11月,城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云南城投(600239.SH)发布重组预案,拟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环球世纪股东100%的股权,标的资产估值240亿元。同时,交易对方承诺,在2018至2020年的三年内,标的资产累计实现净利润合计约63亿元。但以2016年为例,环球世纪的净利润仅为2.6亿元,该业绩对赌能否实现遭市场质疑。

  此外,环球世纪资产预估值约为彼时云南城投市值的3倍,这场交易被形容为“蛇吞象”。

  云南城投随后收到证监会的审查反馈意见书,但没有按期回复。2018年11月,云南城投公告称,中止上述重组事项的审查。

  2019年5月24日,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其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月19日,云南城投宣布,因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交易各方在部分重要条款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上述重大资产重组。

  10月25日,云南产权交易所挂牌两宗股权转让信息,城投集团将分别转让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各51%股权,合并挂牌价为152.69亿元。

  融创中国此次接盘早有迹象。2019年7月,城投集团将持有的51%时代环球股份质押给融创西南。7月10日,邓鸿全资控股的一家公司与融创西南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成都环球融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

  此次收购,将为融创中国带来可观的文旅项目及土地。公告显示,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在成都、武汉、长沙、昆明等城市共开发18个目标项目,总建筑面积约为3071.6万平方米,其中可售建筑面积约为2771.6万平方米。

  众多项目当中,由环球世纪开发的成都新世纪环球中心项目号称“世界第一大单体建筑”,占地面积约1300亩,集合了购物、商业、酒店、会展等多种业态。

  根据融创中国发布的公告,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目前总建筑面积和已达成意向协议但未正式获取的土地储备总建筑面积分别为3071.6万平方米和3587.2万平方米,共计约为6658.8万平方米。其中可售建筑面积约为6304.9万平方米。

  孙宏斌在沟通会上表示,以融创文旅现有的规模和收购标的公司的现有项目计,“我们的文旅板块就是天下无敌了”。他还表示,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上述可售建筑面积规模“跟万达一样”。

  2017年7月,融创中国以632亿元代价,接盘万达13个文旅项目和76个酒店的资产包,这对于当时市值不到600亿港元的融创中国来说,也堪称“蛇吞象”。

  接近孙宏斌的人士曾告诉记者,孙宏斌其实最看重万达资产包中文旅城约6000多万平方米的可售面积,“老孙对土地有着难以言喻的热爱”。

  尽管成交价不及万达资产包,但根据孙宏斌的说法,到手的可售面积又是“第二个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