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联建房”风波追踪:拆除进行中

(原标题:都江堰“联建房”风波追踪:拆除进行中)

  摘要:2008年汶川地震中遭受重创的都江堰市,为吸引社会资本加快震后重建,各级政府推出“联建”政策。12年后,地震伤痛渐渐平复,一场突如其来的“拆违”使400多个“联建房”项目变成“违建别墅”,影响人数以万计。

▲2020年1月9日,联建项目泰坪翠谷正在被拆除。图/记者 梁虹

  3月21日早上六点多钟,睡梦中的刘勇被一阵敲窗砸门声惊醒,百余号人聚集在他家小区楼下,有人戴红袖章,有人拿钢叉,正在清空他所在的楼栋、搬离私人物品。小区其他楼栋有人住的便守着不让住户出门,也不许拍照。当天下午五点左右,政府开始拆除刘勇所在的楼栋,三台挖掘机一直作业到晚上八点,3月22日一大早又继续拆除。

  这是四川省都江堰市政府主导的一场强拆,刘勇居住的都江堰玉堂镇青城上院小区也在拆除范围内。他和30多户“留守”业主目睹着强拆者的一举一动,拒绝签协议,但也无能为力。

  据先前报道,这场声势浩大的“拆违”共涉及项目402个,首批被纳入拆除范围的项目超过30个,合计近千户,建筑面积约16万平方米,影响人数则以万计。(详见:都江堰“联建房”危局)。

  刘勇和他的邻居讲,3月20日晚上,青城上院开始停气、停电,警察对镇上来此的必经之路实施交通管制,从成都赶来的业主们被阻止进入,只能在业主群中看着房子毁于一旦。都江堰当地媒体报道,这一天,该市主要领导“率队深入违建别墅点位,一线指挥和督导青城后山违建别墅拆除工作”,表示将“调集精兵强将,拿出非常措施,穷尽一切办法,全面拆除、迅速扫尾”。

  记者当天致电都江堰执法局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我们早上三点就起床了,就是强拆,没得商量,签不签字不影响拆除工作。”而根据此前执法局发给业主的短信,要求业主3月31号前签署腾退协议,逾期不签将实施拆除。

  位于青城后山,距离青城上院约一小时车程的青城美庐小区也没能幸免。

  3月19日,远在北京的青城美庐业主周剑收到一条来自拆迁工作组的短信,称“按照目前全市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行动,全力打赢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攻坚战的统一安排部署,青城美庐项目拆除整治工作已进入攻坚阶段,将于3月底前全部拆除,您所在的楼栋将在今天实施强拆”。

  10年前,周剑响应政府号召支援灾区,花25万在青城美庐买了一个30多平米的小房,仅在2019年装修完后住了一个月。他怎么也想不到,房子被定义为违章建筑,而且是“违建别墅”,从去年底以来,周剑不断受到拆迁组的短信“轰炸”。

  拆迁组工作人员告诉周剑,由于他没签约退房,屋内的物品将被搬至集中存放区域并做司法公证,他可以取回,但房子将被拆除。

  “我在北京,一时间去不了,家里人也不方便去。没想到20号中午就有人去拆了,我就报警了。”警察告诉周剑,这是政府的拆迁行为,让周剑自己跟政府交涉。就在同一天,周剑的邻居看到,都江堰市某局主要领导出现在了强拆现场。

  青城美庐共有364户,目前剩下周剑等60多户业主没签拆迁协议。3月21日下午,部分没签协议的业主打算驱车回到山上的小区,但被工作人员拦住,对方称没签协议就不准进入。

  据了解,都江堰市政府承诺给予拆迁业主购房款原价补偿,且向2019年12月31日前签署协议的业主发放每平方米600元的奖励,2020年1月奖励标准降为300元。而在北京定居20多年的四川人周剑并不在意政府的补偿,他和邻居们只是想不通,政府为何出尔反尔,为何执意强拆,他们不服拆迁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为何不被受理。

“联建”变“违建”

  青城上院、青城美庐只是都江堰“违建别墅”拆除行动中的缩影。政府部门有权拆除违章建筑,但在全国拆违的大背景下,都江堰仍然显得特殊:像青城美庐等当地政府定义为“违建别墅”的项目,是“5·12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的产物,叫“联建房”。

  2008年,汶川地震中遭受重创的都江堰市,为吸引社会资本加快震后重建,政府给出“联建”政策——由受灾农村出地、联建投资方出钱,投资方帮灾民修好房子后,再在置换来的土地上修建建筑,进行商业旅游开发,大批联建项目在当地修建起来。

  12年后,地震伤痛渐渐平复,都江堰市政府却将这些房子定义为“违建别墅”予以拆除。2019年12月,都江堰政府对多个联建项目发出通知,称这些项目位于青城山—都江堰风景名胜区禁止建设区内,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自然资源部等五部委关于违建别墅清查整治专项行动的文件以及《风景名胜区条例》,要求限期拆除,在当地引发广泛争议。

  多名联建业主表示不能接受上述说法,“联建房修建在先,青城山景区规划在后,以八年后审批通过的规划来强扣“违建”帽子是不尊重历史、不尊重事实。”据此前记者现场走访发现,多个联建项目户均面积为50平米左右,无论从面积还是外观均与通常意义中的别墅区别较大。

  根据都江堰市政府给出的拆迁方案,政府要求联建投资方与业主签订《腾退协议》,由投资方将合同购房款退还业主,政府再给予业主一定的的奖励。由于投资方普遍无力支付腾退款,目前由政府代为垫付,事后再按责任划分情况向投资方进行追缴结算。鉴于投资方的财务情况,政府内部也担心垫付的这部分资金能否收回。

  “既然说我们是违建,为啥腾房子还要给我们奖励?从逻辑上说不通嘛,”一位业主对记者表示。

  还有业主称,在数次和政府沟通中,政府给出的房屋违规理由并不相同。最近的通知称青城上院项目建设违反了《风景名胜区条例》第二十七条、《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业主致电工作人员时,对方表示并不清楚具体违反了哪一点,并表示“不要揪这些细节”。

  资料显示,刘勇所在的青城上院小区于2011年获得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立项申请,2013年土地整理结束获得指标批复,取得都江堰市国土资源局颁发的《集体土地使用证》,后续建设中获得《建设工程规划合格证》《建筑施工许可证》等并通过一系列竣工验收。但即使有这些证照,依然无法避免被拆除的命运。

  都江堰市政府回复记者称,按照全国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专项行动工作部署,虽然都江堰市灾后农户联建项目是灾后恢复重建这一历史背景下按照成都市人民政府制定的特殊联建政策形成的,符合国家及省级层面鼓励社会力量参与重建的基本原则,但仍存在不是农民自建自用房、普遍没有办理规划、土地、建设、林地使用手续、普遍存在“三超一占”、存在产业用房改变为房地产项目等问题。

  “按照四川省政府对都江堰市灾后联建项目处置批复意见,都江堰市灾后农房联建项目,均属于此次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范围,应按照清查整治有关要求进行分类处置。”都江堰市政府称。

  东北财经大学教授周天勇曾对记者表示,在汶川地震状态下,政府鼓励救灾、出台联建,以现在的标准要求当年的手续特别完善是不现实的。

强拆是否合法

  2020年1月7日,都江堰市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发布通知,对青城山镇、龙池镇、玉堂镇、银杏街道、灌口街道等五地36个“违建别墅”进行断水、断电、断气、断网。当天泰坪翠谷联建房电力和燃气一度中断,第二天供水中断,并影响到灾后安置农民。当地多个联建房项目水、电、气中断,部分业主自己买了发电机给小区供电。

  三天后,都江堰市政府召开会议,向各乡镇拆迁工作组传达要求。“这些联建房必须要拆,加快拆,没有回旋余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当地政府还计划进一步对联建投资方“违法事实”进行认定,发现违法行为将报请相关部门处理。

  拆迁中的简单粗暴,包括停水、停电、停气、断网,决策的不公平不透明、无视“5.12”地震特殊背景的做法,让联建投资方与业主不满,并引发部分小规模冲突和事故,这也使得原计划在2019年底完成的拆迁一拖再拖,春节后因新冠疫情一度暂停。

  记者获悉,因为拆迁进度不及预期,春节后都江堰相关领导被成都市约谈,随后都江堰拆迁进度明显加快。多名业主表示,三月初政府就加强了沟通与现场勘查的频率,据联建项目“逸仙居”民宿提供的监控录像,近期经常有部分不明身份人员在附近转悠,双方一度发生口角。

  虽然中国的法律赋予政府拆除违章建筑的权力,但强拆必须依照法定程序,公民不服拆迁决定,可以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手段维权。

  《行政强制法》第44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

  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袁裕来向记者表示,政府采取类似拆除房屋的行政强制措施都应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即便是拆除违建,也要先作出行政处罚,当事人有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如果当事人既不复议也不起诉,一定期限届满后,政府可以强制执行,并且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

  就这次“拆违”过程而言,向业主下达《关于对青城山-都江堰风景名胜区违法建设项目限期拆除的通知》、《关于拆除青城山-都江堰风景名胜区青城美庐项目的通知》,对青城美庐等“违法建筑”进行行政处罚的是都江堰市相关部门和乡镇级政府,包括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生态环境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水务局、综合行政执法局以及青城山镇政府,其他乡镇通知署名亦为上述五部门及当地政府。

  袁裕来表示,一般对违章建筑的处罚是国土部门和城管部门来执法,都江堰多个部门联合发文处罚的方式是不合法的,哪怕是实践中联合执法,出具法律文书的也应该是有职权的责任部门,而不是联合发文。

  在袁裕来看来,都江堰当初的“联建”项目是政府允许的,即使存在手续不全或者超越职权审批等问题,根据《土地管理法》等法律规定,行政机关超越职权违法审批,被处罚的不应是行政相对人而是行政机关,这才是政府保护信赖利益的正确做法。

  据记者了解,面对政府拆迁,从青城山镇到玉堂镇,多名业主尝试了各种渠道,包括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信访等,均未能获得受理或立案。

  青城美庐一位业主告诉记者,3月初,他们去和都江堰政府沟通,有位副市长称必须拆除,他们好向“上面交差”,业主们又去四川省自然规划厅讨说法,但对方工作人员以疫情为由拒绝接待。

  “房保不住,我们依然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找回公平。”周剑等青城美庐部分业主表示,接下来要继续通过诉讼手段维权,“要向寻求对违法乱纪的为政者的追责”。

  [与南方周末联合推出“南周通”联名卡,一键订阅、双重精彩,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优质内容。可点此订阅。]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