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城监狱疫情爆雷后续 周边多地排查援建方舱医院工人

(原标题:特稿|任城监狱疫情爆雷后续 周边多地排查援建方舱医院工人)

  摘要:任城监狱两名有“密切接触史”的警察在“封闭工作”期间出现发热症状,2月10日两人被允许返家自行隔离,不久后分别确诊;济宁周边的东平、枣庄、成武、单县、宁阳等多地排查援建任城监狱方舱医院的工人。

▲图/山东省任城监狱网站

  监狱系统新冠肺炎疫情“爆雷”数日后,2月25日,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公号披露:截至23日,湖北监狱系统现有在押人员确诊323人,这一数字较21日首次公布时增长52例。其中武汉女子监狱279人,沙洋汉津监狱43人,湖北省未成年管教所1人;现有疑似病例10人;现有重症病例5人已转入地方定点医院,其余轻症患者将转入监狱方舱医院救治。

  值得注意的是,2月24日,湖北官方媒体披露称,按疫情报告规定,监狱疫情并入武汉市等地统计,不再单列。

  此前的2月21日,浙江省十里丰监狱新增2例确诊病例;该监狱累计确诊36例,其中含1例重症病例。再此前的2月20日,山东任城监狱确诊207例,其中干警7例,服刑人员200例;疑似10例;此后该省再未更新监狱系统确诊数据。故目前中国监狱系统至少已有559名在押人员和9名监狱警察感染新冠肺炎。

  “有人在监狱还被感染了。”25岁的山东济宁人李萍第一次听说这事是在2月18日,那天上午面对母亲的询问,她首先想到的“这是个谣言”,因为当地官方通报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可没过多久,朋友又给她发来了封闭小区的截图信息,这时她动摇了,暗自猜想“可能有几个或者十几个”。

  短短几天后谜底揭晓。自2月17日以来连续四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的山东省济宁市,一夜之间迎来新冠肺炎疫情爆雷,累计确诊病例从52例激增到253例,攀爬了近4倍,撬动其中关键的是以该市城区命名的任城监狱。

  2月21日,济宁市卫健委通报:任城监狱确诊新冠肺炎患者206例,其中200例为在押人员,6例为干警,另有1名干警为无症状感染者,根据国家统计要求,暂未计入确诊病例。此外,有10名在押人员为疑似病例。

  任城监狱位于济宁市任城区二十里铺街道,隶属山东省监狱管理局。这所曾获山东省监管改造工作先进单位、全国监狱劳教(戒毒)场所规范化管理年活动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的“模范监狱”,在“较大范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持续震荡。

  官方通报称,因防控不力,包括山东省司法厅长等八名官员被免职。与此同时,中央政法委组成调查组,赶赴山东调查此事。

  2月23日,刚刚履新的山东省司法厅党委书记王玉君在省司法厅党委会上称,任城监狱疫情的发生,主要原因在于落实上级部署不坚决、不彻底,存在大而化之,不扎实、不细致问题。翌日,王玉君在全省监狱戒毒场所疫情防控工作的视频调度会上称,坚决杜绝监所疫情管理漏洞,坚决防止疫情向监所蔓延。

  2月21日,除山东外,官方共披露了湖北、浙江等三省五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疫情,当天累计至少已有505例在押人员和9名监狱警察确诊新冠肺炎,另有20例在押人员疑似病例(详见:鄂鲁浙三省监狱一日通报514例 山东司法厅长等11名官员被免)。

封闭管理后两名监狱警察感染

  直至2月21日,山东省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通报新冠疫情时,任城监狱感染新冠肺炎疫情的事才被官方确认。恰如李萍听到传闻一样,此前这一消息已在济宁当地流传数日。

  济宁市民陈铭是在2月13日听到与之相关的信息,而信源就是济宁当地的微信群。“那天群聊就爆炸了,我济宁的同学、朋友群都在聊这个事。”

  起初通过微信群组等传播的信息并不明确,先是传出2月12日济宁“任兴家园”小区出现新冠肺炎疑似病例被实行封闭管理的通知,而后又传出当地“东方御园”小区物业排查任城监狱工作人员的紧急通知。

  记者了解到,这些小区都有任城监狱的警察或工作人员居住。陈铭称,他多方询问才知道家住任兴家园的一名任城监狱警察感染了新冠肺炎。

  任兴家园是济宁当地的公务员小区。2月12日,该小区被爆出现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并于当日18时暂时实行全面封闭。有关方面要求小区“全体居民严格实施居家隔离,一律不得外出,所有外来人员,车辆一律不得进入”。

  2月13日,这例疑似病例被确诊,并在2月14日由济宁市卫健委通报。通报称,家住任兴家园的47岁男子秦某某(确诊病例45),与外省返济人员有密切接触史,2月13日确定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正在隔离治疗。

  记者多方证实,秦某某即是在任城监狱工作的一名警察,所谓“与外省返济人员有密切接触史”是指其家中有一名途径武汉返乡的人员。

  多个信源显示,秦某某于2月10日从任城监狱返家,次日就诊而后被隔离。秦某某确诊后不久传出其同事感染的消息,至2月15日晚24时,有四名居住在任兴家园的任城监狱警察确诊,他们都与秦某某有密切接触史。

  此外,感染的警察中有两人系秦某某在任城监狱“封闭工作”时的室友,工作时秦某某曾出现“发热”症状而后在狱内就诊。

  结合2月14日任城区疾控中心公布的活动轨迹可知,秦某某1月30日至2月6日,在单位封闭工作,其同室居住有陈某某、李某两人。2月6日,秦某某出现发热、腿疼,后由监狱医务室曹姓医生送药或自行拿药,服药后症状缓解。除前述几人,秦某某还接触到了蒋姓同事。2月7日至8日,秦某某不再发热,但因腿痛加服药物。2月9日,秦某某与同室两人居住房间转移到监狱新楼三楼。

  活动轨迹显示,2月10日上午8时30分,秦某某“无发热症状,经领导同意后返回家中”。期间秦某某并未马上回家,而是先带其父亲前往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区泌尿外科看病,结束后他才回家。当晚20时许,秦某某再度出现发热症状,又自行服药。2月11日早上8时30分,秦某某自驾前往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区发热门诊就诊,期间与保安、护士、排队人员接触,当日下午秦某某被转到该院西院区隔离观察。2月12日,转入济宁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2月13日确诊。

  2月13日确诊的还有秦某某的同事陈某某(确诊病例46)。目前山东官方尚未公布任城监狱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至于两人谁先感染并不明确。

  据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吴磊通报,2月12日下午,任城监狱一值班警察因咳嗽到医院就诊被隔离收治,13日晚22时,经双试剂检测后该名警察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同日下午18时,另一名备勤警察经核酸检测后诊断为确诊病例。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获悉,2月10日,除秦某某外,任城监狱另一名警察李某也被获准离开监狱。李某是秦某某的密切接触者,其在2月9日出现发热症状,10日自驾返回家中后居家隔离,13日因秦某某确诊而被集中隔离治疗,15日被确认为济宁市第51例确诊患者。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李某即是此前官方公布秦某某活动轨迹中曾同处一室的室友。2月6日、9日,秦某某、李某先后出现发热症状,却在10日被允许自行回家隔离,这被有关方面认为是任城监狱疫情防控失责的表现。

  此外,记者获悉,秦某某、李某在监狱值班期间,任城监狱正处于封闭管理当中。据任城监狱官方微信公众号此前发布的信息显示,1月27日下午,任城监狱首批80名警察进驻监狱进行封闭管理。任城监狱方面宣称,2月10日,这80名警察再次加入第二批执勤队伍。刚好这一天,是秦、李二人已经出现过新冠肺炎症状,而后被允许自行回家隔离的时间。

  在宣传第二批进驻的推文中,任城监狱称“取得了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阶段性胜利”,不过这一推文在21日疫情“爆雷”后已被删除。记者未能证实,秦某某、李某是否为第一批进入监狱封闭管理的警察。但任城区疾控中心的活动轨迹表明,两人2月10日前的确“在单位封闭工作”。

多地排查援建监狱方舱医院工人

  据山东省卫健委主任袭燕在当日的发布会上披露,为应对任城监狱疫情,除抽调省市两级人员203人以保障救治工作,征用了有183张床位的济宁市传染病医院作为定点收治医院,同时还将任城监狱现有新建未启用设施抢建成643张床位的定点医院。

  记者获悉,这一定点医院即位于任城监狱附近,被称为任城监狱方舱医院,其至迟在2月17日开工建设,目前已基本完工,前后有近4000名工人参与。济南一名昌姓劳务经理告诉记者,2月17日他接到通知,要求组织工人参与一项抢建工程,此后他找到80名工人前往,17日晚上赶到施工现场后,发现有人穿着防护服,他才知道是建任城监狱方舱医院。

  “我去之前也不知道是什么工程,到那一看就明白了。我们一共建设了4-5天,每天晚上只休息两三个小时。”昌经理说。另一名来自济南市长清区的水电工也告诉记者,他是17日经朋友介绍知道的招工信息,但并不了解是参与任城监狱方舱医院。“要是说了,肯定不好招人,大家都不想去。”这位水电工家有9-10口人,只有他一个劳动力,急着务工挣钱,“去了一看就知道了,他们都穿着防护服的”。

  前述水电工介绍,他刚去的时候,工地上还是一片平地,每人发放一套防护服,口罩2-3天一换,施工地点距离监狱高墙约200-300米。为了避免拍照,工人的手机均被统一收走,并且还要求他们签了保密协议。

  他称,21日疫情公布后自己也很担心,“但还是坚持了下来”。期间他看到有人组织发放中药汤剂,说是可以增强抵抗力,他也领来一袋,包装上写的是“防感3号”中药,适应人群是:新冠接触者及防疫一线工作者。

  22日工程结束后,这名水电工和工友乘车返回长清区,但在高速路口被截住了。他称,“等了七八个小时”也没人接收,而此时包括他和40多位工友的名单已在网络流传,有手机号和身份证号。“网上有我们的’通缉令’,我们像犯罪了一样,群里的聊天也把我们说的像瘟神一样,不让回村怕传染。当时我跟几个人商量,实在不行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山上去待几天。”据他说,来高速路口的镇领导也责怪他们随便跑出去,为乡镇添麻烦。

  记者获得了一份水电工所在乡镇2月21日发出的通知,其上要求镇指挥部一方面对返回人员采取暂时隔离和双测温措施,另一方面做好未返回人员家属工作,请他们劝未返回人员尽量就地隔离,暂时不要回来。“我们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家里人也受影响,现在都不敢出门了。我跟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电话里他们都哭着。我觉得自己特窝囊。”

  这名水电工称,自己目前被安置在未成年人教育基地隔离,和另外6名工人同一间房,上下铺,此前已被安排做了核酸检测,目前都没事。前述昌姓劳务经理称,他自己目前也被隔离在某处工地,有不少工人打电话抱怨称,已经影响到了他们家人,情绪比较激动,他称工人比较安全。“我们都穿防护服穿口罩,离墙300米左右。几乎没有出过院门。”

  除了济南,有网上消息称潍坊市昌大建设集团261人赴济宁参加任城监狱隔离病房援建工作返回后被隔离。但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集中隔离已经停止。

  他说,潍坊市21号下达了一份非公开文件,要求潍坊市各地对参建人员进行隔离。“没有回家,各个区直接领自己辖区的工人到宾馆集中隔离”。

  据其介绍,市里的文件要求参建返乡人员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7天,但在22号省里发了文件后,隔离就终止了。

  该工作人员提到的文件是山东省委新冠肺炎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于2月22日印发的“关于妥善安排任城监狱方舱医院施工人员返程的紧急通知”。文件内容显示“省疾控专家组对施工现场人员进行了风险评估,认定方舱医院施工区域属于安全区域,施工人员返回后只需做好健康监测,无需封闭隔离”,“要密切监测返程人员的个人健康状况,不得对监测指标正常者采取强制隔离措施”。

  陡然严峻的防控形势下,并非所有地市都落实了这一要求。新泰市禹村镇居民陈翔告诉记者,包括他父亲、弟弟在内的7名亲友,就没能顺利返乡,他们被拦在了禹村镇大桥的检测点。22号中午,这些亲友在如实答复自己一行人从任城返回后,被强制送往禹村医院隔离至今。随后他们发现,禹村医院不仅隔离条件简陋,还要求每人每天缴纳180元生活费。

  “没有热水洗澡,早餐是两个馒头一个鸡蛋,午晚餐是水煮豆芽和两个馒头”。住院隔离第一天,陈翔和亲友按要求缴纳了180元,此后因为对伙食和居住条件不满,不愿意再缴费,“但医院一直在催我们交钱。”

  陈翔介绍,他在一家设备安装公司工作,2月18日晚,其公司领导接到了济南市中建八局第一建设有限公司的电话,要求组织工人援助济宁任城建设隔离医院。陈翔随即组织了他的7名亲友,其本人也报了名但临时有事未能成行。7位亲友于19日中午抵达任城监狱医院的施工现场,领取防护服和口罩后,他父亲和其他亲友随即开始水电作业。

  “我们是到21号看了新闻才知道。” 陈翔称,亲友们此前并不知道任城监狱有新冠肺炎感染的情况,只知道是去援建隔离医院,收到通知后,亲友们在没问工资待遇的情况下就报名前往,而且目前7位工人还没收到工资,但陈翔表示这并不是刻意欠薪,他们跟着公司很多年了,一直都是干完活再结账。“我们是去支援的,不是罪犯。”

  据介绍,22号凌晨5点,陈翔的亲友完成了施工任务,工地负责人为他们测体温后,让其自行回家隔离并发了援建证明。但“没曾想回乡后不仅强制隔离,而且还要收费”,陈翔认为,亲友们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于是已向禹村医院、中建八局等机构反应了住院隔离遭遇的困境,但并未得到回应。此后,他又将此时发到了微博上。

  2月25日,陈翔告诉记者,求助微博转评过千后,当地政府和他取得了联系称,隔离在禹村医院的7个人被转移到新泰市党校,180元支出也承诺报销。

  另据记者梳理,2月22日及以后,山东东平市、枣庄市、成武县、单县、宁阳县等地先后发布了《关于敦促涉及任城监狱有关“三类人员”如实报告信息的通告》。“三类人员”包括自2月1日以来在任城监狱及周边区域承接工程安装、工程修理和务工人员,自2月1日以来到任城监狱进行探视的人员,在任城监狱内部从事食堂、物业、保洁等务工人员。

  通告称,“三类人员”要在规定时间前,向居住地主动报告个人在任城监狱及周边区域和回相关地区后有关活动情况,在规定期限内拒不履行登记报告义务,迟报、漏报、瞒报、谎报的依法予以行政拘留,造成严重后果的,追究刑事责任。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东平市、单县、宁阳县等地已经开始删除此前发布的公告。

  任城监狱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其在押人员安全也备受关注。有多名在押人员家属在社交媒体发帖,询问如何与被隔离的家人联系。亦有在押人员家属称,曾接到家人报平安的电话,称已经隔离了。

  此外,2月23日,一张“寻找失控密切接触者”的通知在网上流传,据该图显示,2月9号,任城监狱一新冠病毒密切接触者屈某某刑满释放,于2月19日从微山县家中拒绝隔离并逃跑。这一消息在当地引发恐慌,记者根据通知所留电话联系上了任城区公安分局南张派出所,其工作人员称,23日下午当地警方已找到屈某某并强制其隔离。

  2月24日,记者多次致电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山东省司法厅疫情防控工作战时指挥部等部门,询问任城监狱新冠肺炎疫情最新进展,但未获回复。

  (记者单玉晓、王梦遥对本文亦有贡献,李萍、陈铭、陈翔系化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