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江苏宿迁欲扩大公立医疗机构规模 曾彻底民营化

  宿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近日印发《宿迁市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建设导则》, 提出各县区2019年试点建设1至2个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规划中的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属公立医院性质,但具体实施方案尚未确定。图为江苏省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外景。

  江苏省宿迁市素以“公立医院民营化试验田”知名,曾将全部公立医疗机构民营化。据有关基层卫生主管部门人士透露,未来将新建公立乡镇卫生中心院。公立机构的规模由此或进一步扩增。

  宿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下称宿迁卫健委)近日印发《宿迁市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建设导则》(下称《建设导则》), 提出各县区2019年试点建设1至2个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乡镇中心卫生院类)。1月30日,宿迁市宿豫区和泗洪县有卫计委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规划中的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属公立医院性质,但具体实施方案尚未确定。其中一人称,或将通过收购、改建、新建等方式进行。宿迁卫健委未就此与记者确认。

  当地政府在以往彻底改制后,曾于2011年转而新建宿迁第一所公立医院——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该医院2016年开业以来,此次新建农村区域性医疗中心是宿迁再度增加公立医疗机构规模之举。而在此前,宿迁市曾因为公立医院改制一度10多年没有一所公立医疗机构。

  宿迁市是走在全国公立医院民营化改革前端的“明星城市”。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林辉煌在《公立医院私有化:动力与困境》中指出,宿迁公立医院改制区别于河南洛阳等地政府和企业混合所有制,一开始即实施即将公立医院所有权直接整体转制给民营资本,由企业独立经营,其产权改革最为彻底。

  至2003年,宿迁市辖区内已没有一所公立医院,也被反对市场化改革的人士称为“卖光式医改”。

  不过,作为全国民营医院最为集中的地级市,宿迁近年来时有新建公立医院动向。2011年,宿迁即宣布以解决优质医疗资源短缺为名斥资21亿新建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2017年宿迁市卫计委主任刘仰刚当时的公开表态流传甚广,他表示新建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并非走回头路,且未来绝无可能再建第二家公立医院。此次按照规划,宿迁市2区3县范围内将再建5至10家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建设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是基于江苏省乡村振兴战略整体框架,实施范围并非局限于宿迁。根据宿迁出台的《建设导则》,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一般在重点镇选址,辐射周边3--5个乡镇。主要职能是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并承担所在乡镇预防、保健、健康教育等综合性卫生服务,协助县(区)卫生部门对辖区内乡镇医院开展技术指导。

  当前,宿迁市各区县农村区域性医疗中心建设具体方案尚未出炉,多个区县卫计委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等市卫计委通知。但宿迁市卫计委工作人员称不便向媒体透露具体方案。泗洪县卫计委和宿豫区卫计委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是属于公立医院项目建设,后者称目前各个县区具体实施方案还没有确定,“有的县是收购、有的县是改建、有的县是新建,具体方案有待通知。”

  《建设导则》并未披露建设资金由谁出资。不过,此前宿迁市宿豫区发布的《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建设工作实施》方案(试行)显示,实施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建设的乡镇医院,要统筹安排基本建设和设备购置等费用,通过区卫生投资管理中心向省级争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基础设施、设备购置等建设项目,优先考虑满足基层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建设需要。

  宿迁医改从诞生之初一直在争议中进行,更是掀起了一场“市场派”与“政府主导派”有关医改路线的争论。2006年,以李玲为代表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医疗卫生改革课题组对宿迁医改调查后认为,宿迁医改并未解决“看病贵”问题,人民医疗负担反而加重,且存在诸多潜在医疗卫生问题,直指宿迁模式失败。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则认为李玲课题组主导的调研报告缺乏严谨调查数据支撑,随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魏凤春等人的考察报告则认为宿迁医改基本解决了看病难问题,看病贵的问题有所改进,医疗服务价格有升有降,价格明显低于周边地区,阶段性成果显著。

  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朱恒鹏在《医改八年,你有“获得感”吗?》一文中指出,民营医院主导医疗服务市场的宿迁患者外流很少,农民外流不到8%,而全国农民到县外看病的比例可达25%。城镇职工百人住院人次比三明模式更低,并未诱导更多人次住院,且罕见出现门诊药占比低于住院药占比。

  近年来,多地出现已改制公立医院回购潮,公立医院改制出现曲折。如不久前河南省卫健委公开表态将收回或新建已改制医院,明确表态公立医院不得改制。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由于对真正竞争环境中的民营医疗机构信心不足,以及医护群体失去编制保障可能带来社会压力,公立医院改制推进较慢。

  针对认为有些地方改制之后医疗服务并无明显改善甚至有所倒退的评价,他还表示,改制后服务质量是否有所下降,要看用什么标准,也要看具体的医院改制方法是否合理,如果方法不合理,也不会仅仅因为改制了就有好结果。(参见“河南叫停公立医院改制:已改制的将由政府收回或新建”)

  此次宿迁重提建设农村区域性医疗中心,亦有业内人士认为其此前改革或出现波折。按照宿迁市规划,各县区2019年试点建设1-2个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 2020年二季度预计开展试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