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辽宁凌源越狱事件追责 一名休假狱警喊冤

(原标题:辽宁凌源越狱事件追责 一名休假狱警喊冤)

  摘要:2018年10月辽宁凌源第三监狱发生越狱事件,两名重刑犯脱逃,后被抓获。事发后六名狱警被追责,包括一名当时正在休假的挂职管教副监区长。其被控失职致使在押人脱逃罪,但在法庭上不认罪。

一年多以前,辽宁省凌源市第三监狱发生越狱事件,两名重刑犯利用监管漏洞脱逃,后来在河北省平泉市被抓获,平泉警方两名辅警在抓捕过程中因车祸殉职。目前有关方面正在追究六名涉事狱警的刑事责任,但其中一名叫王贯群的狱警公开喊冤。

▲一年多以前,辽宁省凌源市第三监狱发生越狱事件,两名重刑犯利用监管漏洞脱逃,后来在河北省平泉市被抓获,平泉警方两名辅警在抓捕过程中因车祸殉职。目前有关方面正在追究六名涉事狱警的刑事责任,但其中一名叫王贯群的狱警公开喊冤。

  一年多以前,辽宁省凌源市第三监狱发生越狱事件,两名重刑犯利用监管漏洞脱逃,后来在河北省平泉市被抓获,平泉警方两名辅警在抓捕过程中因车祸殉职。此事轰动全国,辽宁方面不久后以脱逃罪将两名逃犯判刑。记者获悉,目前有关方面正在追究六名涉事狱警的刑事责任,但其中一名叫王贯群的狱警公开喊冤。

  凌源越狱事件发生在2018年10月3日夜间至4日凌晨。据记者了解,事发后,第三监狱监狱长李光绪被免职,副监狱长李洋、二监区负责人赵越、挂职二监区管教副监区长的王贯群以及值班干警张宇、谢子阳,监控员陈国伟,共计七人被停职检查。除李光绪外,其余六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尚未宣判。

  喊冤狱警王贯群被指控的罪名是失职致使在押人脱逃罪。王贯群目前被取保候审,他案发前是凌源市第三监狱狱侦干事,挂职二监区管教副监区长。王贯群于2018年11月30日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检察院取保候审。该案自2019年3月6日起诉至沈阳市大东区法院,先后在2019年4月19日、10月15至16日、11月14日三次开庭,目前尚未宣判。

  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起诉书称,2018年9月3日至10月4日,王贯群在辽宁省凌源市第三监狱二监区管教副监区长岗位挂职锻炼,履行管教副监区长及狱侦干事工作职责期间,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落实各项监管制度,对该监区服刑的两名危险罪犯张贵林、王磊未采取安全控制措施,且违反劳动工具管理、收工对罪犯搜身、安全检查排查等工作制度,出现重大监管漏洞,致使罪犯张贵林、王磊在劳动现场取得钢锯条、铁钎子等作案工具,并利用监管漏洞,于2018年10月4日凌晨3时许越狱脱逃。

  检方认为,王贯群身为司法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监管职责,致使两名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罪犯脱逃,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触犯《刑罚》第四百条第二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但王贯群称,事发前的9月24日至10月3日,他正在休年假,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他并不否认,其以“挂职锻炼”名义担任二监区临时管教负责人一职是违反规定的,按照《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关于规范领导干部职位设置清理超职数配备干部的通知》,狱区干警的职责不能被代替。“给我行政处分我可以接受,但是直接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是没有依据、令人无法接受的。”王贯群说。

  辩护律师王誓华为王贯群作了无罪辩护。王誓华表示,张贵林、王磊从准备脱逃、实施脱逃到最终脱逃,所有环节经过的岗位及设施,都有对应的相关责任人,与此前十天都在休假的王贯群无关,司法机关不应该将王贯群泛泛的管理责任上升为犯罪。

  这起越狱事件中,两名罪犯是如何脱逃的?狱警失职体现在何处?

  辽宁省朝阳市中级法院对越狱逃犯张贵林、王磊的判决书认定,自2018年8月30日开始,无期徒刑犯人张贵林策划了从看守室屋顶和会见室两条脱逃路线,并将此告知另一无期徒刑犯人王磊。此后,两人陆续准备了铁钎子、钢锯条、手电、背包、棉袄和现金等作案工具和物品。

  9月20日至23日,张贵林、王磊用钢锯条每天锯监舍四楼晾衣房窗户的防护栏。到9月23日,防护栏被锯得只剩一点相连后,王磊用床单加以遮挡。10月3日22时许,两人锯断防护栏,从监舍楼的晾衣房翻出,顺着监舍楼消防通道防护栏到达地面。

  到达地面后,两人翻越生活区和生产区两道隔离网,在监狱二监区附近的草丛里,找到事先准备的铁钎子,拽开二监区车间后门,进入车间盗取食物、雨衣等,走到电工房撬门进入盗取梯子。两人带着梯子到看守室后墙处,爬到屋顶,发现看守室屋顶到监狱大门之间是铁皮屋顶,担心动静大被发现,遂改变脱逃路线,决定从会见室脱逃。

  随后,张贵林让王磊再返回电工房,拿来铁钎子、锉刀、锤子、钳子、螺丝刀等作案工具。两人一起来到会见室楼,先撬一扇窗进入会见室,在会见室内连撬四道门,于4日凌晨3时3分逃出会见室。

  王誓华律师表示,锯条等作案工具对两名罪犯越狱起到关键作用,而依据《辽宁省凌源市第三监狱规章制度》《监狱人民警察直接管理罪犯暂行规定》,工具箱由狱政管理科外管副科长负责检查;劳动工具由值班警察负责清点、发放、回收、记录、定人、定位、编号;清号、回监舍的服刑人员搜身检查则由狱政管理科内管干事负责。“王贯群对此都没有直接责任,更何况他在案发前一直在休假。”

  王誓华提供的监区地形图显示,两逃犯直接通过中心岗、狱政大楼门口,到达电工房拿梯子,后来又从警务大队值班室和中心岗眼皮底下来回走,横穿马路五次,这一过程有对应岗位狱警负直接责任。比如:

  ——晾衣房的防护栏生锈老化、被锯断没有发现,属狱政管理科内管副科长的责任;

  ——二人进入电工房,中间必须经过警务大队的中心岗,中心岗旁边还有内管副科长办公室,这是警务大队中心岗看守员的失职;

  ——二人拿梯子从警务大队看守室的后窗爬到看守室的屋顶,当时看守室有五人在值班,均未发现;且警务大队看守室还有另两扇窗,一扇窗户可以看到正对面监狱内的整个一条路,另一扇窗正对着会见室,二人撬会见室的窗以及横穿马路,这是警务大队值班人的失职;

  ——二人撬窗进入会见室后在会见室一层待了三个小时,用撬棍、各种工具连撬四道门,而会见室的二楼就是监控指挥中心和副监狱长值班室,但指挥中心值班人员、副监狱长也没有丝毫察觉。

  “这次脱逃是监狱整个管理混乱造成的。从脱逃发生的每个节点,即晾衣房的门、晾衣房防护栏、电网、中心岗、大门岗、会见室防护栏、安全门以及视频监控的情况来细致归责,不应该泛泛地讲王贯群的管理责任。而且王贯群自9月24日开始休假,那么他的专管职责在10月1日已经转移给其他在班警察,10月3日晚的脱逃行为应由代管警察负责,王贯群不负专管责任,所以王贯群不构成失职。”王誓华说。

  另据王誓华透露,该案审判程序存在不合法之处。他申请法庭调取审讯王贯群的同步录音录像,公诉人将同步录音录像提交给了法庭,依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有关的规定,合议庭应当允许其复制。“但合议庭经评议后认为,审讯同步录音录像不属于证据材料,且辩护人未提出对王贯群讯问笔录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复制同步录音录像无实质必要。”王誓华认为,合议庭拒绝调取录音录像的理由站不住脚。

  此外,王誓华提出,在11 月14 日的庭审中,法官明知王誓华另案开庭时间,在双方已有协商的情况下,仍强硬推进庭审,在王誓华无法出庭的情况下,法庭用20分钟完成了质证、法庭辩论及被告人最后陈述,而在整个过程王贯群只重复一句“王誓华律师不出庭我不发表任何意见”。

  辩护律师认为,法官前述举动是有意刁难辩方。记者就此联系该案法官,其表示不便以个人名义回应此事。

  [与南方周末联合推出“南周通”联名卡,一键订阅、双重精彩,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优质内容。可点此订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