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专访耶鲁本科学院院长:我们期待怎样的中国学生?

  2017年4月,Marvin Chun获得耶鲁大学本科学院院长任命的消息,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掀起了不小的震动。

  2017年4月,Marvin Chun获得耶鲁大学本科学院院长任命的消息,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掀起了不小的震动。这是在耶鲁大学316年的历史中,首次有亚裔担任如此高级的职位。

  Marvin Chun出生于美国,12岁时返回韩国,在延世大学取得了心理学本科及硕士学位。此后,他于麻省理工大学取得心理学博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进行博后研究。1996年至今,他先后在耶鲁大学和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任教,并担任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和研究心理学家协会(Society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ists)的研究员。3月22日,在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带领数名院长和教授访问北京时,世界说对他进行了专访。

Marvin Chun,来源:耶鲁大学官网

通识与多元:什么是耶鲁的校园文化?

  在专访中,Marvin Chun首先解答了大众对耶鲁大学最好奇的问题之一,耶鲁大学的本科学院如何衡量学生的资质和潜力。

  对此,Marvin Chun表示,耶鲁在学生中最看重的特质之一就是广泛的好奇心,而不是仅仅专注于某一学科。二是多样性,学生群体应该像真实世界一样多元化,有来自不同种族、社会阶层和文化背景的人。三是公民意识,“我们希望录取能在毕业后做好准备对世界作出贡献的学生。我们会选择能够为耶鲁社区带来贡献,拥有公民意识和领袖意识的学生。”

  耶鲁大学的核心学科(core curriculum)制度,要求本科学生在校期间除自身专攻的学科之外,在人文、社科、自然科学等不同领域都要修够一定的学分。以这类要求为代表的通识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是耶鲁等美国精英院校始终贯彻的教育哲学。但也有观点质疑,在当下竞争激烈的就业环境中,这种通识教育无法为学生提供基本的就业技能训练,怎么办?

  对此,Marvin Chun表示,耶鲁大学并不是一所职业训练学校。 “世界是不断改变的,在你50年的职业生涯中,你的职业不会一成不变。我们认为通识教育能够提供可以灵活转化的基础技能。虽然在刚刚毕业时,你的准备可能没有那么充分,但是未来你将能更好地适应其他职业和行业的不同要求。”

  耶鲁大学另一特色制度则是从1933年开始实行的住宿学院(residential college)制度。耶鲁希望效仿英国牛津、剑桥大学,在课堂之外增加学生间的互动。因此,每个本科学生都会在入学时被随机分配到14所住宿学院中的一所,入学的前两年必须住在学院内,每个住宿学院都有自己的宿舍、食堂、健身房和其他活动设施。

  在Marvin Chun看来,许多学习的过程是在课堂以外发生的,这让学院制在美国当下愈发两极化的政治氛围里更显重要。“在真实世界中学生需要理解来自对立面的意见,而大学就应该是这样沟通发生的地方。在耶鲁,学生可以将课堂上的辩论和对话带到学院食堂、宿舍,在社区氛围下进一步了解彼此的分歧和出发点。”

美国高校落地亚洲

  此次到访北京前,Marvin Chun首先去了新加坡,考察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Yale—NUS College)的办学情况。该学院于2011年建立,3.1亿新币(约合14.9亿人民币)。这是历史首次有常青藤(Ivy League)高校在美国之外建立分校。学院从2013年开始招生,预计未来将容纳4个年级共1000名学生就学,学院中新加坡学生和国际学生比例约为6:4。

  谈及在海外与其他国家教育机构联合办学的初衷,Marvin Chun表示,囿于本校有限的规模,耶鲁每年都会拒绝一些相当优秀的申请者;在新加坡政府的支持下,设立新学院将让更多学生享受耶鲁的教育模式和资源。海外学院的学生,也可以通过申请去耶鲁学院进行一年的交换,通识教育和住宿学院制度也能在亚洲得到更好的传播。此次合作是一个“完美的匹配”,随着亚洲经济的蓬勃发展,来自亚洲的申请者也逐年增加,一个位于亚洲的校园能更好地服务亚洲学生。

  耶鲁大学也并非唯一在亚洲建立校区或分校的美国大学。纽约大学于2012年和华东师范大学合作建立了纽约大学上海分校(NYU Shanghai),杜克大学则于2013年和武汉大学合作建立了昆山杜克大学(Duke Kunshan University)。相比于在欧洲独立建设校区的运营方式,美国大学在亚洲几乎都选择了和当地公立院校合办。Marvin Chun表示:“当两所学校在价值观和发展策略上相匹配时,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这不常见,因为这需要大量的努力、资源和政府支持。我认为没有一家私立机构能承担如此大的开支和投入。”同时他也表示,耶鲁暂时没有在中国建立校区的计划。

校产基金:耶鲁的生意经

  不同于大部分中国高校,耶鲁大学是私立院校,不从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直接获得资助,主要收入来源为校产基金(University Endowment)、社会捐献和学费。2017年,耶鲁校产基金总额达到270亿美元,在美国仅次于哈佛大学的370亿美元。每年,耶鲁大学会从校产基金中支取5%用作该年度的运营花销。“校产基金是我们的未来,校产基金的目标是永远保护耶鲁的教育。马文?千介绍,”本科学院占比最高的支出为助学金(Financial Aid),它为超过50%的学生提供了经济援助,平均金额为五万美金。

  私立院校的长处在于招生和行政上的独立性,可以在各州和各国自由进行录取。如2016年,耶鲁本科学院有11%的国际学生,而公立大学如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国际学生比例为5.3%。作为典型的公立大学,2015年弗吉尼亚大学从州政府获得了1.4亿美元的拨款(约为总支出的10.3%),但2015年入学入学的学生中有70%都来自于本州。

  为了保证校产基金的永续,投资管理就格外重要。耶鲁校产基金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David F. Swenson)于1985年上任,他采用均值方差分析的投资模型,通过分散和多样投资保证了耶鲁校产基金的高回报率。在1997-2017年,耶鲁校产基金的20年年均回报率达到12.1%,在美国高等教育界名列前茅。

  与以内部风投基金模式运营、直接投资市场的哈佛校产基金不同,斯文森管理下的耶鲁校产基金不直接参与投资市场,而是对合适的外部基金进行投资。

耶鲁大学投资组合

耶鲁与中国:“钱留耶鲁,中国受益”

  耶鲁的另一个重要收入来源是校友捐献。校友捐献在美国是一个悠久的传统,近年也开始在中国兴起。2010年,耶鲁管理学院02届校友、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宣布向耶鲁管理学院捐款8,888,888美元(约合5500万人民币)。这在当时的中国引起了一场舆论风波。有网友批评,张磊应该将这笔款项捐赠给中国院校,而不是一所毫无关联的美国院校。但张磊曾向耶鲁校报(Yale News)表示,从前在和中国的往来中,耶鲁通常扮演了施予者的角色,他希望这笔捐款能够开启一段双方平等的关系。

  2016年,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宣布向耶鲁大学法学院捐款3000万美元(约合1.9亿人民币),建立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纪念他的父亲蔡中曾。蔡崇信和蔡中曾分别是1957届和1990届的耶鲁法学院毕业生。

  对此,Marvin Chun表示:“我们非常感谢来自中国的捐款。耶鲁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如果你拥有一定的资源,且意识到耶鲁同样在服务来自你祖国的学生,那么我们很感激他们的慷慨,这让我们能继续支持更多来自中国的学生。虽然这些钱进入了一家美国的学校,但它带来的效益是服务于中国的。”

  最后,Marvin Chun为来自中国的国际学生给出了建议:“如果你花了一大笔钱来到美国,你应该融入你身边的所有同学,不要只和跟你有同样文化背景的同学交流。这不代表你要放弃你的身份,你要努力用你的文化背景作出更多的贡献。多样性是美国教育的价值和美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