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美将审查涉及外国的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业务 学者忧行政扩权

(原标题:美将审查涉及外国的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业务 学者忧行政扩权

  摘要:根据该规则,美国政府建立一个类似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机制,专门围绕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领域进行审查。

资料图:美国商务部大楼。美国商务部近日出台了一份用以保护美国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领域供应链的规则草案,拟成立一个类似于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的审查机制。

▲资料图:美国商务部大楼。美国商务部近日出台了一份用以保护美国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领域供应链的规则草案,拟成立一个类似于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的审查机制。

  美国商务部近日出台了一份用以保护美国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领域供应链的规则草案,拟成立一个类似于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的审查机制,严格审查美国向外国购买涉及“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领域”的各类设备或引入外国提供的服务,并拟给予美国商务部长叫停外国设备在美使用的权力。

  但有美国学者忧,这一规则涉及的范围太广,且对行政部门授权过大。这一规则方案发布后,美国商务部留有30天的窗口期供各界评议反馈。

  11月2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拟制定规则中称,将采取“个案评估、具体事实为基础的方式,来决定哪些交易必须被制止,哪些需采取缓解措施”。

  根据该规则,美国政府建立一个类似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机制,专门围绕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领域进行审查。

  具体来说,如果美国商务部发现一项交易“在美国具有破坏或颠覆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的不当风险;对美国关键基础设施或数字经济的安全性和适应性,存在产生灾难性影响的不当风险;对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个体的安全,产生不可接受的国家安全风险”时,将会被禁止或要求采取缓解措施。

  这项规则颁布的依据,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5月签署的一项行政令。5月15日,特朗普依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EEPA),宣布“外国对手”对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威胁,是“国家紧急状态”,并授予美国商务部长否决涉及他国信息、通信技术和服务的交易的权力。行政令中虽未没有提及中国,但这一举措被广泛认为,是针对华为和中兴等中国企业。

  美国商务部当时发公告称,将与美国司法部长、财政部长等进行跨部门沟通,将在150天内发布监管条例,确立评估这类交易的程序。

  特朗普在5月签发的行政令中,允许美国商务部长在与其他政府机构磋商之后,禁止来自与“外国对手”(foreign adversary)有联系的公司的交易。

  美国商务部在11月26日发布具体规则的新闻稿中称,此规则将有30天的时间供外界评论,但对于何方是美国的“外国对手”?这将仅由商务部长来裁定。

  尽管该规则未明言“外国对手”的具体指涉为何,但行业内普遍认为,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等国都将被纳入这一概念。

  位于华盛顿智库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记者表示,目前发布的监管条例中,美国商务部对于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ICTS)的定义非常广泛,这将给予美国商务部在科技领域空前广泛的权力。

  商务部定义的可审查范围,涉及“信息或数据的处理、存储、获取或通信”,因此也包括手机、智能电视、硬盘、路由器等。在极端情况下,连一个个人购买一台外国手机,都可能会受到审查。

  马永哲认为,当前的规则“可能成为终极的脱钩工具“,因为其给了美国政府关闭中国设备在美使用的权力。他呼吁,业界须利用好30天的意见反映窗口期来向政府反馈,并认为一旦实施,将对美国的技术供应链带来灾难性打击,“美国最好的公司将会因繁文缛节陷入困境,无法获得关键元件。”

  不过,也有一些美国业界人士对这项可抑制外国设备在美市场份额的规则表示欢迎。例如,美国电信工业协会(TIA)CEO斯特林(David Stehlin)就发声明称,这一规则“可保护美国的通信基础设施免受外国对手的攻击”,但强调这需要政府“有正对性和谨慎的”干预措施。

  美国信息技术产业协会(ITI)总裁兼CEO奥克斯曼(Jason Oxman)就此表示,他感谢特朗普政府“对某些信息和通信技术交易构成的国家安全风险,进行基于事实的重点分析”,也赞赏商务部先发布供各界评议的拟制定规则方案,而不是直接出台最终规定,以提高行业反馈。

  马永哲认为,美国业者和行业协会将在与美国商务部的沟通中,明确告诉美国政府“界限在哪里”,并要求政府的审查作为,应集中在真正的担忧上,以免过于宽泛。例如,需要受审的设备交易,应聚焦于核心的信息通讯技术基础设施上,例如互联网的主干网、通讯网络等等。

  此外,马永哲还认为,美国商务部制定这一规则,是利用行政部门的授权而并未获得立法授权,这也是一项潜在问题。它未像《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那样经过听证和公开讨论,而完全源于行政权力,“这已经是行政权力的扩大”。

  中国电信企业在美国面临的监管阻碍仍在继续。

  11月2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成员通过表决,禁止美国企业使用一项年度补贴规模达85亿美元的联邦补贴资金池,来购买华为、中兴提供的设备或服务。(详见报道“美禁止网络服务商使用联邦资金补贴购买华为和中兴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