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美竞合后势如何 两国业界观察者未敢过度乐观

(原标题:中美竞合后势如何 两国业界观察者未敢过度乐观)

  摘要:中国企业家感到美方不满足于解决经贸问题,而着眼遏制中国;美国企业家认为不管中国模式合理与否,美国企业事实上面临的不公平,在“第一阶段协议”中并未解决。

2019年8月26日,福建厦门,进出口港口。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原董事长傅成玉看来,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关系一定是“打、谈”同时进行,不是全面地合作,也不是全面地打。双方要准备每年就具体的问题艰苦地谈。

▲2019年8月26日,福建厦门,进出口港口。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原董事长傅成玉看来,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关系一定是“打、谈”同时进行,不是全面地合作,也不是全面地打。双方要准备每年就具体的问题艰苦地谈。

  随着中美经贸磋商的“第一阶段协议”谈判进入收官阶段,中美两国的重量级观察者们对中美互动的后势如何看待?

  11月2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六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中,多位中美企业界的意见领袖从各自角度阐述了对中美经贸竞合前景的看法。

  一年多前,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等多个企业家齐聚的场合,中信资本董事长张懿宸都对企业家朋友们强调,“在我们的余生,中美关系肯定是最重要的关系,企业界不能低估它对所有人的影响。所以,大家应该想办法去参与对话,尤其是和美国企业界。”

  一年多下来,张懿宸则感叹,“第一阶段的协议仅仅是停战。今后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应该会退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争取MFN(最惠国待遇)的阶段,基本上每年要打一次,签一个合约一年有用,一个一个阶段往前走。”他说。“中美之间的对抗不可避免,已经发生了,而且是长期的。”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原董事长傅成玉站在中国的角度剖析了美国所作所为的“前因后果”。

  “有人说,中国和美国是意识形态之争、道路之争、社会制度之争,如果从根本上说有这个因素。但是,中国改革开放到今天,没有说过不搞社会主义,为什么过去美国能够容忍,今天不能容忍?”原因在于,中国发展壮大了。

  傅成玉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美国的60%,再过几年很可能超过美国,这是美国真正担心的。美国在世界上“当老大”近200多年,因而“必然要打”。

  “打就要找借口,就要找不合理的地方。”他接着道,这么大的经济体,不可能什么都合理,一定存在不合理的地方。比如中国刚加入WTO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很小,那时对中国在一些领域有照顾,“今天中国大了,就不给你照顾了,这也是对的。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打法。”

  在傅成玉看来,美国的打法不是在解决贸易问题,其总目标是遏制中国,不让中国在未来十年、二十年超过美国。

  目前亦身兼麦当劳中国公司董事长的张懿宸说,“我不认为第一阶段达成协议后,在可预见的未来双方会达成一个所谓全面的、双方都满意的贸易协议。”

  傅成玉同意张懿宸所说,认为中美间“打打停停”的局面至少会维持十年,很难因为签了第一阶段协议而停止。在经贸关系上的对抗,事实上还只是对抗力度最低的一个维度。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美国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管理合伙人夏尊恩(Tim Stratford)则从美国人的角度阐述了看法。

  要判断经贸谈判的前景,在他看来,就需要理解经贸谈判要谈的内容有哪些。他主张,可以把所有美方希望谈的问题放入“三个篮子”里分析。

  第一个篮子是美方认为中国“长期以来有承诺,但承诺没有兑现”的问题。他举例,如2012年WTO裁定美国的信用卡公司可以在中国做人民币业务,但7年后仍未实现。有约150项类似的事项美方希望能够实现。

  第二个篮子是中国“没有做承诺,但美国仍然觉得存在不公平的,应该进行一些调整”的事项。比如互联网业务中,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能够非常自由地在美国做业务,但美国的公司在中国面临一些限制。

  第三个篮子是两国不同的经济运行体系存在的差异问题,即经济发展模式的差异。夏尊恩称,这包括中国政府认为中国在一些行业应该领军全球,因此政府提供政策方面的支持和补贴,推动这些行业发展。

  曾担任美国助理贸易代表的夏尊恩说,“不必去评判中国这样做是合理还是不当。”但这事实上这对美国的公司和行业产生了影响。

  他说,美国人的理念及做事方法和中国不同,觉得政府在经济中不应该涉入如此之深;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也很少提供补贴,因此美企在中国难免面对“不那么公平”的竞争。

  “如果看第一阶段达成的协议,这三个篮子里的问题,没有特别多地得到讨论和解决。”他说。

前路何往

  在傅成玉看来,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关系一定是“打、谈”同时进行,不是全面地合作,也不是全面地打。双方要准备每年就具体的问题艰苦地谈。

  经济问题解决了不等于就没有冲突,张懿宸说,“你认为把所有经济问题解决了,还会有科技问题,还会上升到地缘政治的问题。”

  在夏尊恩看来,中美之间没法像一些中方人士所希望的“只谈经贸问题”的原因包括:美国政府并没有非常清晰、全面的应对对华关系的想法和政策,美国政府内部对中国存在各异的诉求。因而尽管两国都有很多有智慧的人,最终也会想出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但恐怕要花一些时间。

  “与其打那些,不如在经贸关系上进入长期打打停停的局面。” 张懿宸称,“我认为这一局面会持续十年、甚至二十年。”

  究竟要走到什么程度,双方才可能停下来,继续合作?傅成玉表示,就像朝鲜战争,双方都受到伤害很大了,都不想打了,这时候才会谈共同的游戏规则;现在中美谁都能过得相对不错的时候,共同的游戏规则就很难谈出来。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德国巴斯夫(BASF)中国首席代表伍德克(Joerg Wuttke)受邀作为“第三方”参与了该场讨论,“欧洲人也不是这场战争的获益者,我们都是失意者(loser)。”

  他举例道,大量德国车企在美国生产的汽车,如今就因关税无法销往中国;再比如在华为5G问题上,欧洲国家不会受任何国家的胁迫,会自己做决定。但是,他也坦言,夹在两个大国间,“我们很痛苦。”

  在傅成玉看来,只要像特朗普所说坚持“美国第一”,谈判就没有太大空间。这时就只能是“互相伤害”,直到伤害到一定程度,大家都觉得谁也没赢,才可能回头合作。

  欧盟事实上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在中国的技术进口中也占到约40%。伍德克在该场讨论结束后对记者悻悻道,“何不朝我们的方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