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新券商甬兴证券总裁人选确定 下一步如何接盘华信证券旗下资产

(原标题:甬兴证券总裁人选确定 下一步如何接盘华信证券

  摘要:在掌门人叶简明被查两年后,旗下重要持牌机构华信证券命运落定,接盘方国资新券商甬兴证券也已确定总裁人选。

  

  ▲资料图:华信证券。

  在掌门人叶简明被查近两年后,证监会于2019年11月15日出台了对其持牌机构华信证券的风险处置方案,推翻了此前出售牌照的市场预判,直接摘牌清算。

  资产与客户的接盘方已确认,将由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投集团)成立新的证券公司甬兴证券接盘。根据监管的要求,甬兴证券将需要接受华信证券和客户和员工安置。据记者了解,方案已经在2019年12月前后确定,原则上将在三个月内即年后接收目前华信证券员工。

  记者近日还获悉,甬兴证券的总裁也已确定人选,是一位同时兼具监管和券商经验的人士。

  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则接受证监会的委托成立行政清理组,对华信证券进行行政清理。记者了解到,清算组负责人为中国证券业协会原副会长、国浩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王旻。据记者了解,在清算组入驻华信证券的同时,原管理层也同步宣布解职,但仍需配合后续风险处置。

  业务层面,华信证券尚有存续业务的主要是资管和经纪业务。记者了解到,针对散户和机构端发行的资管产品已经陆续兑付完,但尚有部分利益相关方的兑付仍未有明确方案;而经纪业务按照目前证监会的要求,委托国泰君安证券对华信证券的证券经纪等涉及客户的业务进行托管,不过后续客户部分将移交给甬兴证券承接。

  在华信证券行政清理工作完成后,剩余资产、负债将纳入华信集团统一处置和清算。

  成立甬兴证券接盘

  开投集团接盘华信证券谈判已久,最终敲定接盘。

  开投集团已于2019年11月18日向证监会递交了甬兴证券的申请材料,根据证监会网站显示,其在11月22日申报材料补正,12月4日证监会决定受理。

  甬兴证券正是接盘华信证券的主体,包括客户和员工。有接近华信证券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方案已经确定,原则上需要在三个月内(农历年后)接收目前华信证券员工。“上边有要求,保证就业。”

  据记者了解,目前华信证券在职员工仍有百来号人。在2018年初华信系风险引爆,并在2018年10月华信证券彻底暂停业务后,部分员工已陆续自主离职,不过管理层签订了一份协议不能离职。

  而是否接受接管员工也有自主权。“华信证券当时给员工的工资开的还都是比较慷慨的,所以很多人也会继续观望,不过甬兴在宁波,员工怎么选择也要看他们自身的选择了。”另一位接近华信证券的人士对记者表示。

  除员工外,甬兴证券还将接管华信证券的经纪业务客户。目前,证监会委托国泰君安对华信证券的证券经纪等涉及客户的业务进行托管。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国泰君安只是短时间内提供托管,后续仍将由甬兴证券接管这部分客户。“当时说好了,国泰君安托管但不会要这部分客户,这是前提。”

  在最终敲定华信证券接盘方前,市场曾有多轮传言和讨论。初始,曾有消息称上海国盛集团将接手华信证券,但接近上海国盛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上海并不缺一张证券牌照,且一参一控的政策限制下,无法再接盘一家新的牌照机构。

  此后华信证券一直在寻找买家,国开行作为华信最大的债权人在主导华信证券的处置,接洽方包括金融机构地方国资等,彼时的预期是卖牌照。一位接近华信证券的高层人士曾对此记者表示,即使华信证券查出了一些问题,但责任会由集团来“背锅”,华信证券会以比较干净的方式剥离出来、转让出去。

  最终证监会给出的方案——摘牌清算,较此前预期更为严厉。至今仍有华信证券的人士认为,华信证券主要还是涉及了“华信系”,其实质业务违规程度不至于做摘牌处理。

  接盘方甬兴证券的大股东开投集团,是宁波市人民政府直属的授权经营国有资产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是宁波市国资委监管的主要骨干企业之一。作为市政府出资设立的投资主体,主要职能为围绕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以能源、金融、区域开发建设与运营(含房地产)、社会民生产业为主要方向。

  多年来,宁波旗下一直没有券商牌照,因此在此次谈判和申请中表现得颇为积极。

  据记者了解,甬兴证券高管已经初步确定——董事长将由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李抱兼任;总裁则将由申港证券原总裁刘化军出任。

  刘化军将出任甬兴证券总裁

  

  ▲资料图:刘化军。

  出任甬兴证券总裁的刘化军曾在证监会和多家证券公司担任高管。

  刘化军现年55岁,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曾留任学校人事处工作过1年,后历任国家人事部考核培训司主任科员、副处长。刘化军的证监会监管机构经历始于1997年,先后担任过人事部干部处副处长、机关干部处处长、系统干部处处长。

  2002年至2011年,刘化军赴任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2011年,刘化军选择下海,加入了东海证券任常务副总裁、后升任总裁及旗下子公司东海期货董事长。在此期间,刘化军也充分发挥了过去监管工作优势,为东海证券拿下了多张关键牌照,包括在2013年3月获得融资融券资格;增加代销金融产品业务资格;并且与深圳鹏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苏州市相城区江南化纤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 1.50 亿元设立东海基金,由东海证券持股45%。也有东海证券人士评价,刘化军来到东海证券的一大重要任务便是拿牌照。

  不过,刘化军虽然为东海证券总裁,但彼时的搭档东海证券原董事长朱科敏在公司具有更强的话语权,朱科敏在公司有 “土皇帝”之称,可见其对东海证券的控制。

  不过朱科敏目前已经身陷囹圄。2019年7月18日,东海证券证实朱科敏被查,背后原因陆续曝出,最先跃入眼帘的是其与2018年暴雷的阜兴系有关,在东海证券2018年披露的十大股东中,阜兴系明里暗里持股20.16%,与大股东常州投资集团旗鼓相当,后者持股21.59%。此后,记者进一步了解到,朱科敏在其任内试图MBO,将东海证券的控制权在股权上坐实。最新的消息是,朱科敏被查还与常州官场地震有关,其涉嫌使用单独账户买入相关定增计划劣后产品,部分投资收益用于打点领导。

  “人还不错的,监管官员出身,可能业务相对会弱些。”一位接近东海证券的人士如此评价刘化军。另有一位刘化军的下属也有同感,表示其过去开会的重点都在合规,而非业务。

  2016年3月,刘化军辞去了东海证券总经理的职务,加入了在首家根据CEPA协议设立的合资全牌照证券公司申港证券担任总裁。申港证券注册资本43.15亿元,由3家香港持牌金融机构、11家国内机构投资者共同发起设立,其中港资股东持股比例合计为29.32%。

  不过,在头部效应愈加明显的证券行业,小券商的发展并不容易,申港证券业务在这几年并无起色。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成立一年后,申港证券2017年营业收入在98家券商中排名第92位;净利润实现盈利1326万元,排名在第92位。但至2018年,虽然营业收入的排名小幅进阶了一位,但净利润却出于亏损中,当年亏损3.75亿元,在98家券商中排名第92位。

  如今,刘化军选择从申港证券离开转投同样是新成立的甬兴证券,是否能够带领其寻找一条差异化的发展道路,有待观望。

  华信证券清算进度如何

  2019年11月15日,证监会宣布了对华信证券风险处置决定,撤销全部业务许可,这也意味着华信证券牌照被摘。

  证监会查明,华信证券主要存在三项违法事实:一是将自有资金为股东提供融资;二是以购买和租赁房产名义向股东关联方划款;三是以证券资产管理客户的资产为股东提供融资。

  对于后续存续业务,证监会委托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成立行政清理组,对华信证券进行行政清理。据记者了解,在叶简明被查后清算组入驻前,上海证监局已长期入驻华信证券一年多的时间,而在清算组正式入驻后,华信证券管理层也宣布全部解职,但仍需留在公司处置后续事宜。

  在叶简明被查后,华信证券业务已于2018年10月份全年暂停。此前曾有业务人员还在争取新项目,但由于监管部门掌管公司公章,并未同意开展业务,因此后续更多业务人员也离开了华信证券。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上文提到的经纪业务客户由甬兴接盘,华信证券的存续业务还包括资管产品。华信证券资管产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合规的资产管理产品,这部分都可以正常到期,华信证券提前兑付但最终不会动用到华信证券的资本金;另一部分则是与华信集团存在关联关系的企业,有接近华信证券的人士对记者表示,这部分的标的是两家华信系关联公司,涉及金额约20亿元,已由华信证券垫付。

  记者曾梳理华信证券产品发现,有部分理财产品为关联公司放贷,比如用于投资信托公司发起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放信托贷款,真正的融资主体为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大生系是华信的“经济共同体”,是与叶简明关系紧密的华信早期高管和执行董事们名下的企业,虽为外围企业,但对华信举足轻重。

  不过多位了解华信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华信证券本身并不缺钱,账上资金充足。根据华信证券披露的2017年年报,公司尚持有货币资金38.63亿元,其中自有资金存款35.78亿元,客户资金存款2.85亿元。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3亿元,同比增长了36.77%;营业支出9.3亿元,同比增长了177.9%,净亏损9243万元。

  目前,还剩下未兑付的主要是被认为与华信有关联关系的私募机构以及部分高管,散户和机构都已基本兑付本金。

  根据监管的安排,行政清理期限原则上不超过12个月,行政清理工作完成后,华信证券在支付清算组费用后,剩余资产、负债依法纳入华信集团统一处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