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二季度经营未见改善 借入近70亿信保基金

(原标题:安信信托二季度经营未见改善 借入近70亿信保基金)

  摘要:二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均为负,上半年较去年同期业绩大幅下降;从信托业保障基金公司借入大量资金,股东国之杰变卖银行股份“输血”,安信信托是否面临流动性危机?。

▲8月30日,安信信托发布的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上半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34亿元,同比大幅下降91.68%,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157.57万元,同比降幅达到98.93%。图/IC phooto

  去年业绩大变脸的安信信托(600816.SH),今年上半年仍未见起色。

  安信信托8月30日发布的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上半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34亿元,同比大幅下降91.68%,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157.57万元,同比降幅达到98.93%。

  安信信托中期业绩下滑如此剧烈,与去年同期基数较高有关。2018年上半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6.13亿元、净利润10.79亿元,各项业绩指标都较为正常。仅仅半年后,安信信托却交出一份巨亏18.33亿元的年末成绩单,排名也从行业龙头直接掉到垫底。(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5月27日“【WeNews】安信信托业绩业绩大变脸 高管换血之后|2018年报爆雷系列之四”)

  2019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出现企稳迹象,安信信托经营略有好转,实现营业收入5.2亿元,净利润3.1亿元。结合上半年数据分析,安信信托二季度业绩并不好看。分析可得出,其二季度营业收入为负3.94亿元,单季亏损达到3亿元,只是由于一季度的业绩支撑才堪堪保住上半年盈利。

  信托业务方面,2019年上半年安信信托实现信托报酬2.81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20.43亿元,同比大幅缩水86.25%。中报显示,上半年安信信托认缴信托业保障基金为零。一位信托经理向记者分析,这意味着安信信托上半年信托资产规模没有净增。不过她亦表示,“目前全行业都在压缩规模,这样的情况也比较正常。”

  固有业务方面,安信信托利息净收入连续两个季度为负,上半年该项收入为-1.37亿元。

  细分来看,安信信托二季度利息净收入为-1.03亿元,环比一季度持续恶化;二季度实现信托报酬约1.3亿元,较一季度略有下降,降幅为15.44%。

  安信信托上半年的主要亏损来自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二季度该项为-4.4亿元,而一季度则为6.5亿元,直接拖累整个上半年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安信信托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信保基金公司)借入资金高达68.5亿元;截至2019年6月末,该项余额仍有56.5亿元。而同为A股上市公司的陕国投信托(000563.SZ),上述余额仅为6.2亿元。

  据记者了解,自2015年初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成立以来,尚未有高风险信托公司的处置用过信托业保障基金,仅有少量保障基金用于对信托公司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此外信保基金的管理人——信保基金公司,通过自营业务开展流动性支持和资产收购业务。信托公司从信保基金公司借款,多是为了获取短期流动性支持。

  据此前记者对信保基金公司的采访,截至2019年3月,信保基金公司向所有信托公司提供的流动性支持余额约为510亿元(详见《周刊》2019年第26期封面报道“信保基金四年半检视”)。据此分析,安信信托一家公司使用的流动性支持资金,在该业务的总规模中占相当高比例。

  如此高额的借款,是否意味着安信信托流动性状况欠佳?对此,信保基金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我们(信保基金公司)在行业内公司有需求时,会按照市场化原则选择,与企业协商确定。”

  半年报还披露,2019年6月,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将其持有的营口银行股份全部转让。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之杰变卖营口银行股份,是为了支持安信信托的流动性。但公告未披露该笔转让的相关细节。

  公开信息显示,从2019年6月20日到7月19日,安信信托连续发布四次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的公告。国之杰共持有安信信托28.69亿股,持股比例为52.44%,其中累积被冻结20.18亿股,占其所持安信信托总股数的70.36%,占公司总股本的36.90%。

  国之杰2017年入股营口银行,直接持股3.91亿股,持股比例为14.67%。此外,与国之杰有关联的安信信托及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均有部分持股,三者合计持股超过20%。

  营口银行目前正处于上市辅导期。2019年4月,营口银行董事长、行长双双换人,7月1日,辽宁银保监局核准营口银行募集资金补充资本。国之杰在这个时间节点选择退出营口银行,耐人寻味。

  记者吴红毓然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