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亏损、年报差错 上交所九问安信信托

  安信信托2018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分别来自信托业务和固有业务。信托业务手续费及净佣金大幅下滑,固有业务投资“踩雷”计提巨额减值准备。

  曾经的行业“佼佼者”安信信托(600816.SH),因去年业绩下滑、风险攀升,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

  5月22日晚间,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对其2018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九个问题集中在巨额亏损、信托产品违约或延期兑付、关注类贷款大幅增加、资产减值计提、高管薪酬以及年报差错等方面。

  根据年报披露,安信信托2018年营业收入2.05亿元,同比下降96.34%,而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8.3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49.96%。相比之下,2017年安信信托实现营收55.92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一,实现净利润36.68亿元,仅次于平安信托,排名行业第二。仅仅一年过去,业绩大幅变脸。

  针对这一情况,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安信信托结合行业情况和行业内可比公司的业绩情况,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公司针对业绩巨额亏损已采取或拟采取的解决方案及应对措施,并就上述因素是否可能继续影响公司未来业绩充分提示风险。

  分析年报可得出,安信信托2018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分别来自信托业务和固有业务。信托业务手续费及净佣金大幅下滑,固有业务投资“踩雷”计提巨额减值准备。

  2018年安信信托手续费及净佣金收入为15.38亿元,同比下降70.88%。值得关注的是,去年前三季度这一收入为23.98亿元,这意味着第四季度手续费及净佣金为负,下降8.6亿元。对此,安信信托在年报中的解释是,受行业和监管政策影响,公司展业缓慢,同时部分交易对手存在没有按合同约定支付信托报酬的情况。

  此番问询中,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说明,第四季度续费及净佣金为负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行业情况、公司经营情况,补充披露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是否仍有大幅波动的风险。

  固有业务投资方面,2018年2月,安信信托以每股12.75元入股印纪传媒(002143.SZ),持股比例6.03%,初始投资13.60亿元。但随后印记传媒股价一路下跌,截至2019年5月22日收盘价为1.73元。年报显示,安信信托为这项投资计提减值准备9.9亿元。

  此外,因为中弘卓业债务违约,安信信托计提减值准备5.5亿元。2018年安信信托共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1.56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字仅为1.3亿元。巨额减值准备引起上交所关注,问询函要求安信信托列示具体资产项目,说明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和时点,并结合存量资产说明是否仍存在减值风险。

  信托业务方面,2018年安信信托完成清算信托项目75个,较前期明显下降,且近期曝出其管理的信托产品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详见报道“安信信托28亿产品延期兑付 或因项目公司相关补贴未到位”)。对此,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列示近一年半来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的信托产品名称及其投资标的、目前进展等,全面梳理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是否存在刚性兑付等违规情形。

  上交所关注的异常变化还有,2018年末安信信托“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147.7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166%,较2018年9月30日的余额增加了97亿元;同时,信托贷款中关注类贷款达43.56亿元,占比27.79%,同比增长846.92%。因此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安信信托补充披露,第四季度大幅增加信托贷款的主要原因,说明关注类贷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并就可能对公司业绩造成的影响充分提示风险。

  在公司业绩下滑如此明显的背景下,2018年安信信托支付给管理层的薪酬却较上年增加458万元,其中仅原总裁杨晓波一人的薪酬达到税前1098.8万元,引发关注。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补充披露在业绩下滑的情况下高管薪酬反而上升的主要原因和合理性,是否履行相关内部审议程序,并请独立董事对此核查及发表意见。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高管薪酬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2017年安信信托业绩较好,部分奖金递延至2018年发放。年报中也披露2018年度计提的绩效薪酬下降,公司业务及管理费用较上年减少1.39亿元。

  安信信托此前引起关注的年报差错,亦遭到交易所问询。4月30日,安信信托发布2018年年报,其中营业收入为-8.51亿元,次日安信信托公告将营业收入修正为2.04亿元,一出一进差额为10.55亿元。

  对此安信信托解释称,由于公司持有的印纪传媒股票已过限售期,因此公司将该项资产重分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不符合相关会计准则,修正后该项计入资产减值损失,营业收入由负转正,不影响当年公司合并净利润、合并总资产、净资产。上交所要求公司充分核查出现该重大会计差错的内部原因,完善内控机制,并就会计差错更正的可能影响充分提示风险。

  对于上述所有问询,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在2019年5月31日之前披露对问询函的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