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中环光鲜的写字楼 如今人去楼空

  中国华信位于香港会展广场的一间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玻璃门缝里塞满了广告纸条,前台桌面上也堆满信件。图/记者 刘雁菲

  三角形的切面、发光的玻璃幕墙,中银大厦里的租客们,和这座大厦一样地位显赫。

  香港中环从不缺少闪着金光的财富故事,当然也少不了“树倒猢狲散”的世态炎凉。这两年,香港资本市场风云变幻,当那些曾经光鲜地“大宴宾客”的内地富豪一一落幕,他们一手搭建的“华丽广厦”如今也是人去楼空。

华融投资找人顶租

  记者最近从多位市场人士处获悉,中国华融(02799.HK)境外子公司华融投资(02277.HK)在香港租用的多处写字楼有意计划提前退租,目前正寻找新的租客顶租,涉及近4000平方米楼面面积。

  根据消息人士提供的资料,香港金钟太古广场二期目前有两层半写字楼正在寻求顶租,现任租客为中国华融,有意提前迁走。其中两层位于16、17层,为全层寻求顶租,每层建筑面积约2万平方呎(约1933平方米),新租约的月租估计达350万港元;另有半层位于32层,建筑面积约1.15万平方呎(约1070平方米),月租估计达220万港元。

  华融海外子公司之一的华融投资对外报称的经营地点的确位于太古广场二期32层。记者前往现场发现,其中有半层是华融投资的办公室。至于消息人士提及、位于中层的相连两层办公室,记者到访时发现,无法利用大厦的公共电梯前往,通过其他楼层的楼梯前往后发现,有一层几乎已经搬空,仅剩余一些办公桌椅和几袋垃圾,另一层则未观察到有员工进出。

  大厦管理处工作人员称,无法使用电梯的这两层,目前处于待租状态,但暂未获新租客承接,里面的工作人员今年伊始陆续搬出。不过,另一位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位于高层的半层,租客此前的确有意寻求顶租,但最近改变了主意,欲继续租用,另外两层中层办公室则继续寻求顶租。

  香港土地注册处资料显示,华融投资32层写字楼的租约自2016年12月1日开始,至2023年7月底完结。而16至17层的租客同样显示为华融投资,16层的租期为2018年1月1日至2023年7月31日;17层的租期为2017年11月16日至2023年7月31日。

  太古广场坐落在香港金钟地铁站上面,总占地超过71万平方呎,由商场连接三栋甲级写字楼和包括万豪、香格里拉在内的多家五星级酒店以及酒店式住宅,商场店铺多是中高端品牌。

  至今,打开太古广场的网站仍可以看到华融的标志出现在“主要租户”一栏的中间位置,和它并列的还有富达投资、东方汇理银行等国际性金融机构。此外,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华融另一家子公司华融金控(00993.HK)的办公室同样在太古广场。

  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于2018年4月被查(详见《周刊》2018年第16期封面报道“赖小民在华融做了什么”),经六个月调查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宣布:赖小民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11月初,赖小民案交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赖小民被依法逮捕;2019年1月22日,华融系四名原高管涉嫌受贿罪案件,由天津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在赖小民东窗事发后的一段时间里,华融境内外子公司相继出现降薪裁员的现象,此次准备提前退租办公室,有市场人士分析称,办公室搬迁对于企业来说并非罕见,但也有可能是企业希望减少开支,故搬去更小或更低级别的写字楼。

阿中资本人去楼空

  赖小民与华融并非孤案,过往数年,在纸醉金迷的中环,聚敛巨额财富的富豪商人们将拥有一层富丽堂皇的办公室作为展现自己实力的手段之一。只不过,当这些富豪失势时,那些华美的外衣也被撕得粉碎,比如正在被通缉的郭文贵和被调查的叶简明

  中银大厦这座三角柱形建筑,出自美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之手,设计灵感源自竹子的“节节高升”,主体建筑加顶层两个杆的总高度高达367.4米,有70层楼高。1989年落成时,中银大厦曾是香港最高的建筑物,现在亦是香港最高的建筑物以及地标性建筑之一。

  市场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希望租用中银大厦的公司,均需拜见中银的高层,且越高的楼层越需要与高层有过硬的关系。但这个故事并没有得到其他地产界人士的确认。

  不过,多位商业地产服务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在中银这类超甲级写字楼里租用办公室是一种身份象征,业主对租客也有极高的要求,确认出租前亦会做背景调查。

  郭文贵曾经使用的投资平台阿中资本集团有限公司(ACA Capital Group Limited,下称阿中资本)就位于中银大厦的49层。阿中资本此前在公司注册处上的地址是中银大厦49楼,但在2018年9月30日,地址更改为香港中环的另一栋写字楼,亦是该公司秘书公司的地址。2018年1月,阿中资本递交的周年申报表上,余建明仍是公司惟一股东;另外,该公司已于2019年1月21日递交周年申报表,但暂时无法供公众查询。

记者1月9日到访阿中资本位于香港中银大厦49层的办公室时发现,室内正在进行拆除复原的工程,玻璃上的ACA是该公司的缩写。图/记者 刘雁菲

  随着郭文贵外逃美国,他在香港的资产也被冻结,而相关的香港业务也一步步在“崩塌”(详见《周刊》2017年第30期封面报道 “郭文贵的底牌”)。记者近日到访中银大厦49层,发现电梯间以及整层办公室正在进行工程项目。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办公室的租客已经搬离许久,目前正在拆除之前的装修,复原成起租前的模样。通常情况下,租客退租办公室时,需要在租约到期前将办公室还原成起租之前的样子。

  此前有消息人士告诉记者,阿中资本曾在2018年寻求顶租,新租客已经基本确定。一名市场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中银大厦的放租盘很少,其中40多层有约6000平方呎(约557平方米)的办公室正在洽谈中,基本上确认将被租用。

记者1月21日再次到访阿中资本位于中银大厦的办公室,室内基本完成清拆复原。图/记者 刘雁菲

资料图:阿中资本办公室拆除前的样子。图/记者 王端

华信写字楼正招标拍卖

  而一手建立起华信帝国的商人叶简明被调查后(详见报道“中国华信叶简明被查 复杂政商关系网起底”),华信名下的资产在陆续处置中,其位于香港湾仔会展广场的写字楼,也因无法归还按揭贷款而沦为“银主盘”。“银主盘”指的是因债务人无法偿还贷款而遭法院强制拍卖的物业。

  中国华信此前在香港拥有三层半写字楼,位于湾仔会展广场的21至23层,另在34层拥有A至E室,约占半个楼层,这层楼上还有三间属于鞍钢集团。会展广场周围除了有会议展览中心外,还有君悦酒店、中环广场、万丽海景酒店等地标性建筑。土地注册处显示,会展广场34层原属于华信的这部分办公室已于2018年11月21日,以3.018亿港元售予另一家公司。2010年5月时,中国华信石油有限公司以1.138亿港元买下。

  土地注册处以及港交所披露的文件显示:21、22层在沦为银主盘前的业主是策联有限公司,在2016年10月19日共用18.5亿港元买下,23层此前的业主是敦汉创投有限公司,买入价格为4.63亿港元。两家公司均为上海华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

  21、22、23这三层在沦为银主盘后,仲联量行受物业接管人委托,曾于2018年11月26日进行拍卖,楼面面积合共49554平方呎(约4603平方米)。接近34层交易的人士告诉记者,21至23层物业涉及两次按揭贷款,但两名债权人未达成共识,最终做公开拍卖处理。

  据香港媒体报道,当日拍卖过程中,21及22层起拍价分别为4.78亿和4.8亿港元,开拍时均获买家承价,但由于最终价格未到达拍卖底价而流拍;23层起拍价为4.82亿港元,因无人承价而流拍。仲联量行表示,三层物业将以招标形式再出售,部分楼层已经交楼,剩余部分连租约一起出售,2019年1月30日截标。

中国华信位于香港香港会展广场的一间办公室,前台招牌被拆除了大半。图/记者 刘雁菲

  记者到访时发现,21层仍有华信金融投资(01520.HK)和中石化(香港)在办公,22及23层已空无一人,门口玻璃上还贴着物业已被安永企业财务服务有限公司接管的通告。从玻璃门望去,仍有不少华信的踪迹,只是略显破败:门口的招牌被拆去大半,仅剩“港”、“信”和被拆了一部分的“华”字字样,而显示“香港华信能源控股”的这间办公室,虽然招牌仍在,但玻璃门处塞满了广告纸,门口前台亦有不少信件和报纸堆积,还有一只柴犬玩偶,似乎很久没人打理过。

  驻香港实习记者文思敏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