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国际被ST 债券持有人会议5月密集召开

  华信国际是“华信系”上市公司,其控股股东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的主要经营主体,2015年占中国华信整体营收额的78.5%。

  不出市场所料,控制权变更事宜中止的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018.SZ ,下称华信国际),复盘后已经连续两日跌停。华信国际是“华信系”上市公司,其控股股东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信)是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信)的主要经营主体,2015年占中国华信整体营收额的78.5%。

  4月24日晚间,华信国际公告称,经与控股股东上海华信确认,“鉴于华信国际控制权变更事宜涉及面广,推进难度较大,暂未与相关方达成一致意见”,上海华信决定暂时终止筹划该重大事项,未来视情况决定是否重新启动控制权转让事项,并将于第二日复牌。 而自4月25日复牌后,连续两日华信国际均在开盘不到一小时跌停,其股价从停牌日5.39元/股跌至今日(4月26日)报收4.37元/股。

  复牌当日晚间,华信国际还披露了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警示函,称华信国际及上海华信违反信息披露法规,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其保证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此外,公司两位独立董事也提出辞职。

  多米诺骨牌倒下的速度比预料地更快。4月26日晚间,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018.SZ ,下称华信国际)连发28份公告,称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无法保证2017年年报及2018年一季度报的真实、准确和完整,也无法保证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公司4月27日停牌一天,自5月2日复牌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 华信”。

会计师质疑持续经营能力

  据这份“无法保证真实性”的年报,华信国际2017年度营收167.99亿元,同比减11.71%;归母净利润4.47亿元,同比增21.58%。另据2018年一季度报,华信国际一季度营收7.04亿元,同比减84.12%;归母净利润亏损6876.81万元,同比减159.41%,截至2018年3月底,公司总资产67.44亿元,总负债31.87亿元。

  受中国华信相关事件影响,公司部分客户持观望态度,致使公司业务大幅萎缩,公司应收账款发生大规模逾期,可供经营活动支配的货币资金严重短缺,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截至2017年12月底,华信国际合并应收账款加利息为45.28亿元,其中逾期应收款加利息为25.05亿元,占比55%。

  此外,华信国际合并流动负债余额33.32亿元,截至财报批准报出日,由于华信国际资金紧张,无力兑付到期债务,逾期债务包括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借款金额2.94亿元,通过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定向融资金额0.85亿元,应付供应商上海益电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的商业承兑汇票0.55亿元,应付供应商MEIDU ENERGY(SINGAPORE)PTE LTD、珠海海峡石油有限公司和天津国贸石化有限公司的应付款余额3.6亿元。

  会计师表示,公司资金活动内部控制存在严重缺陷,事务所无法实施满意的审核程序,获取充分适当的证据,以判断华信国际的关联方与关联交易的相关信息得到恰当的记录和充分的披露,以及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得到有效执行。

  尽管华信国际虽已对改善持续经营能力拟定了相关措施,包括开展应收账款催收工作,争取银行借款展期、债转股、降低有息负债,加大原有贸易销售力度,充分运用上市公司平台、引入战略合作者实施产业转型,加强对关联方以及关联交易的识别和管理,加强内控体系自查等,加之公司控股子公司DGT业务稳定、经营业务良好,但目前华信国际仍未能就与改善持续经营能力相关的未来应对计划提供充分、适当的证据。

叶简明被查余波不断

  此前的3月1日上午,发表长篇特稿,独家披露中国华信董事局主席叶简明被查的消息,并起底其政商关系网。当日华信系股债双杀,上交所两度暂停其债券交易。午间,中国华信孙公司华信国际紧急公告称,中国华信是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华信的股东,但叶简明未在华信国际担任职务,与公司无直接关系,并非公司实际控制人。当天深夜,中国华信又发表声明称,注意到今天某些媒体关于叶简明先生“不负责任的报道”,声明该报道“没有事实依据”,“未经叶简明本人及公司核实同意”。

  但随后,评级机构纷纷下调上海华信的公司主体和债券信用等级。3月2日和3月8日,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诚信国际)先后将上海华信主体及相关债项评级从AAA下调至AA+;3月28日,中诚信国际又将评级下调至AA-,并将上海华信和相关债项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AAA评级是最高信用评级,意指受评对象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强,基本不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极低,目前主要授予央企和地方国企。

  如果说3月上旬的下调信用等级,被认为是由于报道对华信的直接和间接融资能力产生影响、公司流动性压力进一步上升,那么3月19日捷克总统办公厅的一纸声明,则打掉了债权银行和投资人的最后一分幻想。声明称,根据捷克总统泽曼的决定,由捷克总统办公厅主任米纳什(Vratislav Myná?)带领的一支代表团访问了华信总部所在的上海,并与上海相关政府部门和机构的代表进行了会面,中方告知,叶简明因涉嫌违法被调查。叶简明2015年4月获聘担任捷克总统泽曼的“对华经济、外交与投资事务顾问”,当时到访上海给叶简明颁发聘书的正是米纳什。

  捷克总统办公厅声明和华信欧洲(CEFC Europe)随即发布的一份内容相似的声明都强调,总裁陈秋途等华信管理团队表示,叶简明将退出公司管理层,不再担任公司股东,作为法人实体的华信并非中国政府调查的对象,且有一家“在中国国内以及海外都拥有大量资产”的颇具实力的中国公司将作为小股东入股华信欧洲,华信将继续支持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捷两国的合作项目以及与华信欧洲在捷克的项目。3月19日,华信国际也公告称拟披露重大事项而申请停牌。

  但谁都清楚大势已去。这家被视为救命稻草的中国公司——中信集团,其董事长常振明表示,目前还只是集团层面初步接触。4月2日,上证债券信息网显示,上海华信拟用于偿还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的50亿元公司债券公开发行中止。

最后时刻的紧急补血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叶简明早在2018年1月即已经被带走调查,也就是在2018年1-2月,华信加快借款速度。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截至2017年12月底,上海华信借款余额983.19亿元,净资产636.23亿元,而到了2018年1月底,上海华信借款余额1145.26亿元,一个月内新增借款162.06亿元,其中新增银行贷款181.43亿元。

  借款部分主要来自银行,根据上海华信发债文件,截至2017年9月底,上海华信共获得17家银行616.45亿元授信总额,已使用额度486.93亿元;最大授信银行为国家开发银行,提供授信额度420.74亿元,占总授信额度68.25%,上海华信已使用385.43亿元。据记者了解,授信银行还包括建设银行、恒丰银行、渤海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等,其中恒丰银行授信44亿元,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授信20亿元。

  债券部分,同花顺显示,上海华信目前尚有13只债券尚未到期,存续余额达296亿元,包括145亿元在上交所发行的公司债,以及银行间70亿元中期票据和81亿元短融。兑付日期集中在2018年,中诚信国际统计,上海华信银行间市场债务融资工具到期规模为101亿元,今年5月、6月、7月、8月分别有四期规模为20亿元、20亿元、20亿元和21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面临到期兑付,2018年11月还有一期20亿元的中期票据面临兑付,“目前公司外部融资环境恶化,债券到期偿付压力很大”。

  为缓解债务危机,自3月1日以来,上海华信多次进行股权和股票质押。根据上交所公布的文件,3月2日至3月30日,上海华信及其子公司共进行19次抵押,质押标的包括华信国际、海南华信国际控股公司(下称海南华信)等。

  但随之而来的是债务违期和大量诉讼、资产冻结。3月23日,凤凰金融报道,上海华信及子公司上海华信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到期借款未能按时偿还,合计8500万元本金。3月28日,光大银行上海长宁支行因“质押合同纠纷”起诉上海华信案开庭,合同标的总额超8000万元。这只是该行对上海华信发起的多个诉讼的一部分,更多的银行、信托公司、保理公司、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贸易公司等债权人心急如焚。同日,上海华信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华信集团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在2016年起发行的融资产品中,共有本金8500万元应在3月20日之前归还,但“受外部环境特别是3月1日媒体报道影响,公司短期流动资金暂时短缺,面临很大的流动性压力,将延期至5月15日前归还本金及罚息”。

  3月29日,华信国际公告称,控股股东上海华信所持公司4.96亿股被天津、河南、山东、福建等地法院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1.77%;到4月10日华信国际再次公告称,上海华信新增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为8.89亿股,上海华信目前共持有13.845亿股华信国际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0.78%,当前均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债权人登门

  中国华信成立于2002年1月,上海华信成立于2009年4月。通过“信用证循环套现+贸易串流水”以及“国企放贷+贸易业务买卖”模式,中国华信营收连年攀升,自2014年起,中国华信连续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2017年以437亿美元营业收入位列第222位,较上年上升七位,这个营收规模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能源企业。然而自3月1日报道以来,40岁的福建籍商人叶简明用不到十年时间做到世界500强排名第222位的华信,就像一只漏气的气球,让债权人眼睁睁看着手里的抵押物缩水。

  一些债权人已经在四处清查华信的资产状况。在华信的对外投资中,物业房产等属于优良资产。根据记者掌握的情况,华信在国内外共有80多处物业房产,国内部分(包括香港)估值约130亿-140亿元,在捷克、格鲁吉亚、葡萄牙等国外部分的估值折合人民币为30亿-40亿元,所有房产未抵押部分在50亿元左右。目前上海华信已经悄然退出了投资总额16亿元、位于徐汇区滨江地块的“上海华信中心项目”,该项目原为上海华信和上海国资委下属企业上海国盛集团各出资一半合作开发,现已转为上海国盛全资拥有。3月21日彭博社消息称,华信寻求出售旗下华信证券股权,筹资逾20亿美元。

  累卵之下,已有包括国开证券、中国建设银行、中信建投证券等在内的十数个债券承销商决定在五月份陆续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要求上海华信对的报道逐一披露说明,详细披露资产负债明细以及财产清单,且今后发生任何新增资产抵质押、出售资产等均需由债券持有人会议审议通过。

  另一桩因叶简明被调查悬而未决的是华信收购俄油的股权交易。2017年9月,中国华信宣布以91亿美元购得哈塔尔投资局和嘉能可联合持有的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油)14.16%股权,成为俄油第三大股东。根据上海华信的公告,双方已经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并完成了中国及俄罗斯的相关政府审批手续。2018年2月,叶简明已被调查但消息尚未公布期间,中国华信一位高管在跟记者交流时,仍把该交易能否进行下去,作为判断叶简明和华信结局的一个重要尺度。目前该交易已经一再延期,包括人保在内的多家原本愿意提供资金的国内机构转而观望,该海外收购事项不确定性加大。不过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华信国际中心副主任庄建中在4月25日的一个会议上表示,收购俄油股份一事仍然可行。

  俄油股份收购主体为海南华信,公司注册资本258.43亿元,2018年1月和3月,海南华信已先后将50亿元股权和86.63亿元股权质押给中国建设银行上海浦东分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

  庄建中还表示,中国华信正在精简业务和员工队伍,或将把现有三万多人的员工队伍缩减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