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协定框定信用评级服务开放进程 标普中国已开展四单业务

(原标题:中美经贸协定框定信用评级服务开放进程 标普中国已开展四单业务)

  摘要: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普、穆迪和惠誉已陆续成立在华独资企业,标普在华全资子公司获批开业后完成四单业务。此次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将如何推动外资信用评级企业入华进程?。

▲标普全球评级将澳大利亚债务展望下调至负面后,澳大利亚可能将失去它引以为傲的AAA评级。 视觉中国

  美东时间2020年1月15日,中美双方在美国华盛顿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以下简称《协议》,确认了美国信用评级服务入华目前已达成的成果,并对后续许可、牌照申请、合资企业股权及中方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在美待遇做出进一步约定。

  《协议》第4.3条“信用评级服务”指出,中国确认,已允许一家美国独资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对出售给国内外投资者的国内债券进行评级,包括为银行间债券市场进行评级。

  此处指的正是去年年初第一家获批在中国境内开展评级业务的外资评级机构“标普中国”。2019年1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公告称,对美国标普全球公司(S&P Global Inc.)在北京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标普中国)予以备案。同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亦公告接受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债券评级业务的注册。这标志着标普获准正式进入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

  自开业以来,标普信评共完成了工银金融租赁、泸州银行、邮储银行、上海农商行四单业务。2019年7月11日,标普信评评定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A,展望为稳定。7月30日,标普信评宣布评定泸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BBB”,展望为稳定。2020年1月3日,评定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主体信用等级为最高的“AAAspc”,展望为稳定。1月14日,评定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spc-,展望为稳定。

  《协议》约定,中国承诺继续允许美国服务提供者(包括美国独资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对向国内外投资者出售的所有种类的国内债券进行评级。本协议生效后3个月内,中国应审核和批准美国服务提供者已提交的尚未批准的任何信用评级服务牌照申请。

  《协议》还规定,每一方应允许对方的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在该提供者现有合资企业中获得多数股权。 美国确认给予中国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非歧视待遇。

  信用评级机构入华由来已久。早在1993年,标普与惠誉分别与彼时的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诚信”)接触,1999年惠誉与中诚信合作注册合资公司,此即为中诚信国际的前身。2003年,惠誉推出合资,穆迪开始与中诚信国际密切接触,惠誉只能转而入股联合资信。但外资在中国信用评级公司中谋求控股的计划此前一直无法实现。

  2017年7月,中国央行宣布允许境外评级机构在中国银行间债市开展信用评级业务。2018年3月,交易商协会发布《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注册评价规则》,开始正式接受境外评级机构注册。此后,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普、穆迪和惠誉陆续成立在华独资企业,并向交易商协会递交了注册申请。目前除标普获批正式开展业务外,其余两家机构仍在等待进一步的受理和回复。

  不过,外资信用评级机构在华将专设信用评级体系的“双重标准”也引起一定争议。根据此前披露的注册文件,标普和惠誉将以各自在全球推行的信用评级方法和标准为基础,制定针对中国市场的评级方法和标准;穆迪则将沿用其总公司的评级方法,在华评级与全球评级之间可以一一对应。

  一直以来,评级虚高、不够独立,常未能及时反应风险,是中国信用评级市场的痼疾,外界期待外资的进入能引发境内外评级方法和技术的碰撞,推动评级标准体系趋于一致,提高境内外评级结果的可比性。

  记者彭骎骎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