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基协拉黑阜兴系 私募资格取消高管市场禁入

(原标题:中基协拉黑阜兴系 私募资格取消高管市场禁入)

  摘要:中基协细数阜兴系私募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侵占、挪用基金财产;向不特定投资者公开宣传推介私募产品;向投资者承诺保本收益;未披露关联利益冲突。

▲继证监会对阜兴系相关人员资本市场禁入之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于1月15日,对阜兴系旗下私募也下发了纪律处分事先告知书,直指侵占资金、公开宣传推介、承诺保本收益等违法违规事实。

  继证监会对阜兴系相关人员资本市场禁入之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于1月15日,对阜兴系旗下私募也下发了纪律处分事先告知书,直指侵占资金、公开宣传推介、承诺保本收益等违法违规事实。

  根据中基协字(2020)14号文件,中基协拟取消阜兴系私募上海意隆、上海西尚会员资格,将朱一栋、赵卓权加入黑名单,期限为终身;将余亮加入黑名单,期限为十年;将徐铭、张敏、李木松、王源加入黑名单,期限三年。

  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称 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于2018年6月失联,由此牵扯出阜兴系旗下私募产品出现大量兑付危机。(详见《周刊》2018年第28期“‘阜兴’300亿黑洞” )三个月后,朱一栋被捕,此后阜兴系高管相继落网,相关案情也逐步浮出水面。

  阜兴系实际控制365家企业,利用私募机构募集资金368.45亿元,挪用资金365.65亿元,其中98.90%投向关联企业,四家私募机构由朱一栋和赵卓权实际掌握控制权,在产品的募集、投资、管理、退出四个阶段各有分工,相互协作,共同完成产品的全链条管理。(详见“阜兴系多人被证监会市场禁入 操作细节首次披露” )

  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并备案的私募基金产品共计160只,绝大部分产品资金在募集后未按照产品设计投向约定用途使用,而是在转入约定投资标的账户后不久,即通过阜兴集团关联企业或关联个人账户多次过桥后,汇入阜兴集团控制的“资金池”账户,由朱一栋、赵卓权在阜兴集团层面统一调度使用。

  中基协认定,有关募集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属于揶用基金财产,挪用金额合计365.65亿元。其中,部分资金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个人挥霍,构成侵占基金财产,侵占金额为6.69亿元。

  阜兴系私募机构还向不特定投资者公开宣传推介私募产品。主要包括以下方式:第一,部分销售人员通过盲打电话、盲发短信等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第二,部分销售人员要求客户将产品转介绍给亲友;第三,上海意隆等公司网站未设置必要的合格投资者调查问卷等前期确认程序,不特定投资者留下联系方式后,销售人员向其推介产品;第四,上海意隆、上海郁泰和上海西尚通过官网或微信公众号推送宣传推介材料。

  与此同时,阜兴系私募机构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及最低收益。产品推介文件中存在大量保证函、流动性支持函、股份回购等变相承诺保本保收益的内容。产品宣传环节存在诱导性宣传行为,产品兑付环节是按照产品预期收益率兑付而未考虑其实际盈亏情况。

  备案的160只私募基金产品中,除74只产品因材料不齐导致无法判断外,剩余86只产品中已查明的存在担保情况的有68只,占比达79.07%。

  此外,阜兴系私募机构未按照合同约定向投资者披露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情况以及可能影响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大信息。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的160只产品约定投向均为阜兴集团控制的关联企业,基金产品合同中均约定了信息披露义务。但是,相关定期报告和临时报告等信息披露文件中均未向投资者披露基金资产运作中存在的关联交易情况。

  1月8日晚,证监会发布阜兴系相关人员的《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披露了大量阜兴案细节,决定对多位阜兴系多位责任人采取终身、十年和三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证监会披露《禁入决定书》仅为行政监管措施,阜兴案司法流程仍在进行中。

  [传媒新近在微信平台推出实验性单品“我闻”/“金融人•事”,对金融圈有更多垂直报道。可点此订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