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债转股 民生银行变身康得新三当家

(原标题:被迫债转股 民生银行变身康得新三当家)

  摘要:以股抵债是债转股的形式之一,债转股有主动意味,股抵债银行则较为被动,是在企业无资产可执行情况下的无奈之举。

▲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9年10月的金生七号,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金生未来投资管理公司、普通合伙人北京华盈天创投资管理公司穿透后均由民生银行工委会全资持有。

  财务造假揭露一周年,康得新(现*ST康得,002450.SZ)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债权处置最近有了新进展。因债务难以收回,有银行债权人不得已以股抵债,进行了资产保全。而这一举动引发外界猜测,是否康得集团将出局,康得新的债务重整也由此拉开帷幕?

  1月14日,*ST康得(002450.SZ)公告称,嘉兴金生未来七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金生七号”)通过司法拍卖,承接了康得集团持有康得新的9385万股,已完成过户。过户后金生七号成为康得新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65%。康得集团的持股比例下降至20.75%,暂时仍为第一大股东。

  京东拍卖网站成交信息显示,金生七号共斥资3.3亿元竞拍了康得集团四笔债权,其中,中泰信托两笔共5700万股,中原信托一笔2585万股,东吴证券一笔1100万股。除这四笔外,康得集团持有康得新的股票已遭遇七次拍卖,均未有成交。

  记者了解到,中泰信托、中原信托、东吴证券三家机构均为通道,背后真正的债权人系民生银行(600016.SH)。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9年10月的金生七号,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金生未来投资管理公司、普通合伙人北京华盈天创投资管理公司穿透后均由民生银行工委会全资持有。

  “这是民生银行一个正常的不良资产处置,没有其他资产可以执行,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接近民生银行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与外界猜测不同,民生银行此举与康得新债务重整没有直接关联,但以股抵债,的确会侧面帮助康得新与康得集团逐渐切割,对于康得新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外界所疑并非毫无根据,民生银行不仅是康得集团及康得新的主要债权人之一,合计持有康得系债权约60亿元,2019年上半年康得新债务危机后,该行苏州分行还牵头当地银行成立了地方债委会,先一步冻结了康得新在张家港的厂房设备、房产土地等资产。

  此外,康得新现任董事长邬兴均也有多年民生银行背景,他2001年加入民生银行,历任民生银行宁波分行业务总经理、营业部总经理、宁波鄞州支行行长、地产金融事业部宁波和天津区域总经理等职务。

  在债委会成立后,康得集团当家身份名存实亡,外界普遍认为康得新已由当地政府与债委会做主,不过这也并未改变康得新与债权人之间的僵持局面,半年多过去,危机到底要如何化解,仍然没有明确方案。

  2019年12月10日,康得新曾与债券持有人召开沟通会,称要在两三个月内拿出解决方案,邬兴均表示,资产重组、债务重整甚至破产重整都在考量范围之内,最终结果则要取决于当地政府、债委会与债权人的沟通,要兼顾各方债权人利益。(详见2019年12月11日报道“直击康得新债券持有人沟通会:称要在两三个月内拿出方案”)。

  1月15日,接近康得新债委会的人士称,目前康得新的重整已由当地政府主导,预计会在春节后有相关方案出台。

  康得新要如何化解危机,后期能否顺利引入战投,与康得新退市与否休戚相关。按照证监会2019年7月5日向康得新下发的《事先告知书》,2014年至2018年,康得集团以其在北京银行( 601169.SH )开立的现金管理账户,占用康得新资金总计达531亿元。同时2015年至2018年,共虚利润119亿元。

  由于对证监会的调查并不认可,在2019年11月19日的听证会中,康得新代理律师曾提出申辩,主张虚增与占用之间存在重叠,康得集团资金占用的去向也需要调查清楚。(详见2019年11月19日“听证会曝康得新造假大法 等外品原材料贴钱运印度送人做出百亿营收 ”)截至目前,康得新听证会结果尚未出台。

  “如果最后处罚结果不变,康得新肯定难保上市地位,现在争议还是比较大,都期待会有转机,毕竟关系13万散户。”接近康得新的人士称,一般证监会行政处罚听证结束得半年才会出结果,而康得新的案件还有诸多事实需要确认,预计需要的时间将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