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金管局总裁:人工智能指引意在避免金融业无边界创新

(原标题:港金管局总裁:人工智能指引意在避免金融业无边界创新)

  摘要:90%的香港银行已经或准备在未来两三年内将人工智能用于银行营运;《应用人工智能的高层次原则》规定,董事局及高级管理层须为应用人工智能所引致的结果负责。

▲2019年7月14日,北京,当地一所银行的“5G+智能银行” 网点。根据香港金管局不久前的一份调查,香港90%的银行已经或准备在未来两三年内将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用于银行营运中。

  金融科技监管怎么做才能既不抑制创新,又有助于避免业界无序发展后的“一地鸡毛”,香港金融监管当局试做探索。

  2019年12月4日,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履新后首度到访北京,三天行程中一场一个半小时的媒体见面会中,除了谈及维护香港金融稳定面临的形势,亦阐释了在金融科技及监管方面的一系列努力。

  11月上旬,香港金管局先后发布两份针对银行业应用人工智能的指引,包括关于风险管控的《应用人工智能的高层次原则》,以及关于客户保障的指引。

  根据香港金管局不久前的一份调查,香港90%的银行已经或准备在未来两三年内将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用于银行营运中。“这一类的应用将来肯定会更多,我们也非常鼓励。” 余伟文说,“可是银行更多使用科技开展服务时,我们也要确保监管是可以到位的。”

  比如,谁为人工智能系统提供的决定负责?人工智能程序会不会有偏向某一类顾客?《应用人工智能的高层次原则》对此类问题作出原则性规定。另一份关于客户保障的指引涉及数据使用、处理、隐私保护等问题。

  目前,全球范围内对此类问题已有不少讨论和警示,但是如何应对人工智能应用可能带来的“黑箱”、偏见等风险仍远未有定论。原则性规定是否能起到约束作用?

  余伟文回应记者称,人工智能在银行业应用还较新,因而很难作详尽之规(prescriptive),而主要是给出一些指引性的原则,比如应用人工智能牵涉的一系列问题,董事局是否了解。

  《应用人工智能的高层次原则》写道,董事局及高级管理层须为应用人工智能所引致的结果负责。香港金管局负责银行监理的主管尹子辉对记者补充道,银行不能说用人工智能去筛选放贷客户,但是董事局也不明白系统根据哪些标准去做筛选,“反正就让科技部门的员工自己去弄。”

  总得来说,因为看到银行开始较多用人工智能,“我们就希望他们发展时,至少知道监管方面有哪些大的要求,”余伟文说,“别发展出一个模型,因为不符合我们心中的一些监管标准,将来要做很大的改动。”未来,通过银行业实践、积累更多经验后,指引肯定会更新,会有更多细节,“我们应该跟银行一起探讨、一起演进。”

  过去半年来,在监管科技、央行数字货币(CBDC)、虚拟银行等领域,香港金管局亦作出努力。

  两周前,金管局将香港的银行、保险公司、科技公司以及监管机构召集到一起,举办了一场关于监管科技的论坛。背后动因是看到科技在监管、合规方面的应用也是香港银行业一个未来趋势。

  “更细数据项目”(granular data project)是金管局目前正在推进的一个项目。以反洗钱为例,过去,银行需要定期报表给监管机构,可能每星期,可能每个月,报文里包含的内容也预先规定。

  在“更细数据项目”下,金管局找来几家大银行做试验,不再是银行定期给金管局一个报表,而是金管局用科技在需要时直接检索(tap into)银行的数据库,从而允许其随时调取监管需要的信息。“当然,我们要事先申明,比如在银行的数据库里看按揭数据,有哪些不同的数据字段要看。”

  借此,银行的监管、合规负担会减轻。余伟文解释,无论是定期给报表,还是监管机构突然有什么需求时要银行做一个临时的调查问卷,对银行来说都是麻烦事,“将来我们自己去拿这个数据就可以。”

  对监管机构来说,这也要求发展拿到数据后的分析能力。总的方向是,“我们希望银行能在未来几年更多利用科技去满足监管要求。反过来,我们监管也要用更多的科技。银行进步了,我们不追上,也是有点问题。”余伟文说。

  今年5月,香港金管局与泰国央行达成合作,研究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好处和风险。与瑞典、中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主要着眼国内使用不同,香港瞄准的主要为跨境支付、国际汇款。

  余伟文透露,与泰国央行的这一试点项目(pilot project)2019年年底“差不多完成”,2020年初就可以发布一个报告,“就想试试用央行数字货币去做两地的跨境支付。”目前现有的跨境支付服务,无论所耗时长还是费用水平,均难以满足消费者期望。

  如果成功,接下来可有两个方向的尝试。他介绍,一是把它商业化,真的用起来。目前跟泰国央行以及几家银行一道的试验,若成功可以开放给更多的银行,让真实的客户试试能不能做跨境支付。

  另一个方向是让其他央行加入进来,或者是做同样的双边实验,从而把该项目做成一个可扩展的项目,打造成一个多方的跨境支付系统。

  今年3月到5月间,香港金管局分三批发放了8张虚拟银行牌照。允许大小科技公司进入银行业是否可能带来风险?对以保守稳健著称,也常因落后守旧为人诟病的香港银行体系,到底能带来多大的改变?

  余伟文表示,无论是发放给银行还是科技公司,虚拟银行牌照在资本金、流动性等方面,都要求与传统银行一样的准入标准,“我们是技术中立的,不会因为你是金融科技机构,对你的要求就放松了。”

  虚拟银行的核心原则是不能有实体分行,通过科技、业务创新,更好地服务客户,一个重要目标是普惠金融,服务传统银行过去没服务到、没服务好的中小商户和个人。

  目前,多家虚拟银行预计今年底或明年初开业。余伟文称,尽管还未开业,虚拟银行已对传统银行业形成压力。

  过去几个月,一些银行已经免除了过去收取的一些费用科目。2019年8月1日起,以汇丰、中银、渣打为首的多家银行,都取消了最低存款要求,不再收取低额存款服务费。有的银行还取消了部分业务的柜位交易费。“通过引进竞争,希望能让消费者更便宜、方便、贴心地获得银行服务。”他如是道。

  特派香港记者王端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