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购买服务列负面清单 防止地方变相举债

(原标题:政府购买服务列负面清单 防止地方变相举债)

  摘要:不得用于采购货物和工程以及将工程和服务打包的项目、不得用于融资;未将棚改和易地扶贫搬迁涉及的政府购买服务事项列为例外情况。

▲自2018年6月征求意见一年半多之后,修订后的《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终于公布,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将可能引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工程及工程和服务打包的项目、融资行为等排除在外。

  自2018年6月征求意见一年半多之后,修订后的《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下称办法)终于公布,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将可能引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工程及工程和服务打包的项目、融资行为等排除在外。

  所谓政府购买服务,是指各级国家机关将属于自身职责范围且适合通过市场化方式提供的服务事项,按照政府采购方式和程序,交由符合条件的服务供应商承担,并根据服务数量和质量等因素向其支付费用的行为。2014年12月,财政部、民政部、原工商总局曾制定颁布《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但在此后的实践中,政府购买服务被泛化到工程建设领域,备受诟病。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2016年前后一些地方和部门借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变相举债融资问题一度比较突出,存在借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变相用工等问题,还有一些地方和部门将本该由自己直接履职的事务也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外包出去,转嫁工作责任。

  修订后的办法规定,不得列入政府购买服务内容的事项包括:不属于政府职责范围的服务事项;应当由政府直接履职的事项;政府采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货物和工程,以及将工程和服务打包的项目;融资行为;购买主体的人员招聘用,以劳务派遣方式用工,以及设置公益性岗位等事项;法律法规及国务院规定的其他事项。

  这与此前地方债务管理有关规定基本一致。2017年5月,财政部曾发布《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87号文),严禁将基础设施建设、储备土地前期开发、农田水利等建设工程,以及建设工程与服务打包,作为政府购买服务项目,但“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部署的棚户区改造、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中涉及的政府购买服务事项”可以除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办法并未提及将这两个领域的政府购买服务除外,是否意味着棚改和易地扶贫搬迁不能再采用政府购买服务方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公共经济与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吉富星对记者表示,以往多数棚改、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涉及负面清单中的工程、融资,实为变相举债,属于隐性债务范畴。

  他认为,从此前一系列地方债监管文件、此次负面清单、隐性债务识别等角度看,遵循“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政府购买服务必须是先有预算、不涉及融资,真服务、非工程等1-3年内的政府职责范围内的服务。“严格来说,棚改类项目涉及工程、融资,政府需用自有财力或债券来安排预算,通过政府采购而非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来实施;涉及到拆迁、技术服务等部分职能或服务,则可以通过合规的购买服务来实施。”

  此前2018年6月,与《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几乎同时,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调整,国开行收紧棚改贷,棚改的主要资金来源——央行提供的抵押补充贷款(PSL)也大幅下降,取而代之的是,地方专项债券中推出了棚改债。

  针对实践中对购买主体和承接主体把握出现偏差的现象,办法对相关概念做出修订,同时明确,公益一类事业单位、使用事业编制且由财政拨款保障的群团组织,不作为政府购买服务的购买主体和承接主体。

  按照“先有预算、后购买”的原则,办法规定,政府购买服务项目所需资金应当在部门预算中统筹安排,并与中期财政规划相衔接。办法还强调购买主体应开展事前绩效评估,定期对所购服务实施情况开展绩效评价,具备条件的可运用第三方评价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