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的“小丑女”,DC似乎真不会拍组队型电影

(原标题:失意的“小丑女”,DC似乎真不会拍组队型电影)

  摘要:或许是因为缺乏如同漫威电影宇宙有凯文·费奇这样一个能够把控整体的人物,DC的电影宇宙始终处在一个依靠每部电影本色创作者才华的阶段。

继《自杀小队》和《正义联盟》之后,DC超英电影系列迎来了第三部主打团队集结的作品——《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Harley Quinn: Birds of Prey),尽管这部电影是延续《自杀小队》的故事,但除了主角玛格特·罗比之外,就再无其他原先的角色出场。不得不说哈莉·奎茵确实是《自杀小队》这部平庸之作中为数不多能够让人记住的亮点,因此为这一角色打造单体电影似乎也是顺利成章之事,然而看过本片之后就会发现DC某些固有的毛病依旧相当严重。

或许是因为缺乏如同漫威电影宇宙有凯文·费奇这样一个能够把控整体的人物,DC的电影宇宙始终处在一个依靠每部电影本色创作者才华的阶段,与此同时还要寄希望于华纳高层不要出面捣乱。在依靠相对较少的单体角色时,这样的问题还不明显,而一旦遭遇如今流行的“超英集结”类型作品时,DC这样毫无规划,指哪打哪的混乱就会尽显无疑。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海报,又名《哈莉·奎茵:猛禽小队》

《自杀小队》当年的票房成绩其实不算差,但口碑糟糕已经是无法争辩的事实,之后曝光的消息也能看出导演和编剧之一的大卫·阿耶对于这个项目的把控程度之低,最后的成品完全不知所云。次年的《正义联盟》则更是成就了最近十几年最大的好莱坞大片悬案,扎克·施奈德被突然踢出整个项目,乔斯·韦登随后接手将原始版本改到面目全非,直到去年年底,各路人马都还在公开呼吁放出“渣导剪辑版”。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在片外的戏剧性似乎没有那两部那么强,却也遭遇了上映之后临时改名的意外事件。实际上该片的原英文片名为:“Birds of Prey: And the Fantabulous Emancipation of One Harley Quinn”,华纳在中国台湾地区给出的官方中文片名叫做《猛禽小队:小丑女大解放》,中国香港地区则为《猛禽小队:解疯小丑女》。但在首周末票房收入不佳之后,华纳便将多数售票网站的电影票名改为了《哈莉·奎茵:猛禽小队》(Harley Quinn: Birds of Prey),试图利用“小丑女”哈莉·奎茵这一角色的名气来吸引更多观众进场。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剧照

这也正是这部电影的最大问题,原本所有人都在期待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小丑女”哈莉·奎茵单体电影,但从最初的片名到成片,电影依然还是沿用了类似《自杀小队》的思路,以一个最出彩的角色来串起主线,不断引出相关角色以及最终的反派人物。其实哈莉·奎茵原本在漫画中与猛禽小队并无关系,因此整部电影更像是“哈莉·奎茵和猛禽小队”,以至于直到电影最后一刻,一帮人才非常生硬地被集结在了一起,去面对一个从各个角度来看都非常单面相的反派。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剧照

大概是受到《死侍》的影响,同样为R级的《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也加入更多血腥暴力镜头和粗口台词,显然这也是要与代表着DC女性角色“伟光正”形象的《神奇女侠》做出明显的区隔。不过整部电影因为全程以哈莉·奎茵的视角与旁白来串连,编剧似乎也想当然的将小丑女有“注意力障碍”的缺陷融入到了这种叙事当中,导致电影在叙事层面完全是一团乱麻,既缺乏应有的起承转合,又在相当多的需要连贯性的打斗场景上进行了错误的剪辑。

作为一部R级超英喜剧,整部电影在动作戏上还是有着比之前的DC超英作品进步的地方,打斗中大量穿插的慢镜头,不时出现的定格画面,加上不断打破第四面墙直接与观众对话,还有通过超现实战斗场景,和被卡通化的暴力场面,各种元素的拼贴辅以丰富的色彩,使得这部电影在视觉效果层面依然足够吸引眼球。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剧照

当然,整部电影的灵魂依然还是玛格特·罗比饰演的哈莉·奎茵这一角色,她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表演赋予了陷入混乱中的小丑女另类的吸引力,一种具有极强讽刺意味和压倒性掌控力的能量。作为片中戏份最多且贯穿前后的主角,这个角色与生俱来的魅力和离奇的行为模式得到了最大化的展现。在每一个有她出现的镜头中,观众都很难将自己的目光移向别处。但另一方面来说,这部电影对于哈莉·奎茵的展现依然是不够的,从《自杀小队》开始大家就期望看到更多,来到这一部电影里这种期待依然没有得到足够满足,同时玛格特·罗比本人又是《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幕后的制片人之一,但显然她似乎还不够“自私”,这也导致于这个人物来说,这样一部电影反而还不如最近DC流媒体上线的《哈莉·奎茵》动画所带来的鲜明印象。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导演阎羽茜(Cathy Yan,右)

至于这部电影所呈现的女性主义视角,如果站在《神奇女侠》和《惊奇队长》的层面的确有所进步,但面对父权压迫,女性以暴制暴真的是一条好的出路吗?这当然不是一部爆米花超英电影能够解答的问题,而电影对于反派有同性恋倾向的暗示,又将这种矛盾进一步复杂化,而显然不论是玛格特·罗比还是亚裔导演阎羽茜都没有能力去给出类似去年《小丑》那般的多义性答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