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增长40倍 负压救护车生产受零部件供应制约

(原标题:订单增长40倍 负压救护车生产受零部件供应制约)

  摘要:江铃汽车高层人士告诉记者,以往公司每年生产负压救护车50至90辆,疫情暴发以来已接到2600辆订单。

▲2月16日,在上汽大通汽车有限公司无锡分公司改装车间,工作人员在对负压救护车进行质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紧缺,负压救护车需求也随之猛增。图/中国政府网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紧缺,负压救护车需求也随之猛增。

  春节期间,江铃汽车、上汽大通、北汽福田等多家车企就已开始加班生产负压救护车。2月13日,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表示,目前已向湖北运输负压救护车156辆。多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这一数量远达不到抗疫一线所需,而负压救护车供应链压力未完全解决,生产紧张状况预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负压救护车是在普通救护车基础上加装负压和新风系统,使得医疗舱内的大气压低于外界,防止有害气体泄露。车内空气自上而下流动,经无害化处理后排出车外。负压救护车除配备常规医疗器械外,还装配负压隔离仓,用于病患运送。

  行业人士称,全国负压救护车的官方采购渠道已经统一,均由国务院应对新冠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保障组以及工信部下订单,而后再做分配。大部分运送至湖北省,同时全国各地也都有需求。另外,车企还收到大量私人捐助订单,运往辽宁、黑龙江、广东、上海、重庆等诸多省市。

  需求猛增让负压救护车这个相对冷门产品订单暴增。江铃汽车高层人士告诉记者,以往公司每年生产负压救护车50至90辆,而从新冠疫情暴发之日起至2月15日,已经累计接到负压救护车订单2600辆。以过去平均年产70辆计算,这意味着车企需要短期内生产约40年所需的负压救护车。此外江铃还有约1200辆的普通救护车订单。江西省政府官方信息显示,江铃汽车是全国最大的救护车生产厂商。

  订单高企,负压救护车生产压力较大。“这些订单还不是全部的需求。很多私人订单我们都不敢接,怕接进来发不出去,耽误人家。”上述江铃汽车人士预计,眼下全国对负压救护车的需求量大约为3300辆。

  压力主要在产业链上。负压救护车的生产涉及多个环节,商用车企先生产基础车型,再由改装车企进行改造,装配上各类所需的负压和医疗设备,最终交付使用。

  这需要全产业链同时高效率配合工作。2月10日起,除湖北省外国内多地开始复工,但产能爬坡、工人返工都需时日。江铃汽车人士称,目前公司一级供应商工人基本全部到位,但问题出在更上游的零部件厂商上。这些厂商位于包括湖北省在内的全国各地,调配起来难度较大。多家厂商表示,正在与各地方政府沟通,希望特批上游零部件生产工人回到工厂复工。

  零部件短缺制约着车辆生产。一名国内主流负压设备供应商负责人告诉记者,往年负压隔离仓的需求量每年不过一百余个,且主要供给军队而非医院,目前订单数已近一千,远超往年所需。电子线束等基础车型生产所需的零部件也较为紧缺,江铃人士表示,江铃汽车正在全球范围内搜寻负压设备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甚至从此前组装的车辆中拆出零部件,用于制造负压救护车。

  零部件生产还受到政府防控措施多变影响。上述江铃汽车人士称,一些地方政府宣布复工后,听说附近又有疫情发生,就再次要求停工,“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所以生产链管理复杂程度非常高,整个的供应链相当不顺。”

  目前工信部正在协调处理零部件供应和企业开工事宜。这起到一定效果,前述负压设备供应商表示,与春节时期相比,目前负压隔离仓的零部件供应压力减轻,日产量从春节时的个位数,攀升至50个左右。

  江铃人士也称,现有2600辆负压救护车订单中,有约1000辆是近一周从普通救护车转化而来的。他解释称,这意味着市场上负压设备正在增加,“之前设备不足,能买到普通救护车就很好了。现在产能逐渐打开,需求方会选择更合适的产品。”

  供应链难题还未完全解决,负压救护车的生产周期依然较长。另一家车企人士告诉记者,原本一辆负压救护车基本一周时间可以完成全部生产流程,“现在三周也不见得可以完成”。该人士表示,还没有把握能够及时交付全部订单,只能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