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一策行路难 下周一全国收费公路全免费

(原标题:一城一策行路难 下周一全国收费公路全免费)

  摘要:湖北物资运输持续困难,全国交通管制标准亟待协调。交通部宣布2月17日零时全国免收通行费,截止时间至防控结束。

▲每日进湖北的公路运量。数据来源交通部、记者整理

  各地交通管制标准混乱致使公路运力恢复缓慢,湖北物资通行仍颇多阻碍,多行业复工复产受限。2月15日,交通运输部宣布2月17日零时起至疫情防控工作结束,全国收费公路免收车辆通行费,具体截止时间另行通知。免费范围包括所有收费公路(含收费桥梁和隧道),免费对象为依法通行收费公路的所有车辆。

  受到各地交通管制的影响,春节结束以来湖北地区和全国的公路运力恢复缓慢。根据交通部从1月30 日开始更新的每日交通数据,从1月31日到2月14日期间,每天通过公路运输向湖北运送的医疗酒精、消毒液、医疗器械、口罩、测温仪、应急帐篷和防护服等疫情防控物资及生活物资运量在小幅微跌后终于企稳,连日来没有明显增长。

  从进出湖北的情况交通流量上看,根据物流信息平台G7的监控数据,全国各地到湖北的整车流量仍无抬头迹象,多日维持在去年的5%。湖北省内各主要城市到武汉的整车货运流量连续两日下滑,截止2月14日回落到去年的8%。

  从全国流量上看,根据G7的监控数据,全国物流运输状况受到严重影响,货运流量远低于同期。保障大宗物资的整车运输流量仅为去年同期的22%,为去年旺季(11月)的19%,作为商贸流通毛细血管的零担物流持续停摆,货运流量最高恢复到去年旺季的0.9%。同城货运方面,货拉拉的数据显示平台业务量在春节和疫情期间下降了93%,单量只有疫情前的7%。往年春节后两周内基本可以恢复到节前水平,目前预计2月18日前零担物流业务能恢复到70%。

  交通管制限制运输效率的问题依然突出。多家物流公司告诉记者,每一个地方的具体通行标准在执行层面都非常不一样,车辆能够通行可能取决于是否有通行证、货车牌照归属地、司机籍贯、发货地、货物类别等各种因素,这些标准在执行中存在一城一策甚至一人一策的情况。

  在具体实践中,多地司机反映不同地区和部门颁发的各种通行证在审批手续和适用范围上非常混乱。公路货运匹配平台华能真好运的CEO曹猛告诉记者,目前公路货运需要凭通行证放行。通行证分为一级通行证和二级通行证,只有前者可以跨省市运输。一级通行证需要由物资的出发地主管部门盖章,根据不同的货物种类,到市一级发改委、工信局、卫健委等对口部门开具调拨证明,再凭借调拨证明去区政府部门给通行证盖章。

  2月12日,交通运输部印发通知再次简化应急运输车辆的办理,通知要求,承运单位或驾驶人只需要在本地自行打印、自行填写“车辆通行证”和“包车通行证”,严禁要求承运单位或驾驶人到任何交通运输部门履行审批程序,严禁要求在“车辆通行证”“包车通行证”上盖章。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司机自己填写打印的通行证因为没有盖过章,相对通行更容易受阻:“一旦没有盖章,到了地方发现过不去就非常麻烦,”曹猛称。

  针对通行证适用范围混乱的情况,各地正在尝试在有限范围内进行协同和简化。2月15日,上海发布了《上海市长三角疫情防控交通运输一体化货运车辆通行证》,司机可以自行网上申请并打印,持证货运车辆在长三角的三省一市内便捷通行;持证货运从业人员返回上海后,无须再次隔离14天。2月14日起,江苏省的苏州、无锡、常州、南通、泰州五市发布《关于苏锡常通泰五市交通管控(防控)组道路物资运输保畅保通工作的通知》,规定五市本地车籍地的货运车辆及五市核准的外籍车辆,可以在五市高速公路出口及地面省、市际道路卡口可快速通行。

  曹猛解释,这一规定实际上就是五市各自发的通行证可以内部通用,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交警和运管的放行标准也不相同,交警更严,运管更松,而有时城东和城西出入口的执行标准也不一样。

  江西在2月13日宣布取消省内的检查,并明确规定禁止劝返非严重疫区的车辆,据前线司机反映,目前省内卡口基本取消,部分省际道路卡口尚未取消。不是来自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苏等重点省份的车辆通行可以通过高速入口进入江西,并在省内通行,来自上述七个省份的货车通行依然受限,在九江可能被劝返,但是能从上饶出口下高速。

  浙江省对车辆和司乘的管理方式较为细化,原则上管人,而非车和货。据前线司机反映,车辆无锡要查司机身份证,湖北和温州籍贯司机不予通行,来自上述七省的司机,需要由电信运营商提供的行踪数据,证明没有去过疫区,一旦去过司机被隔离,货物需要消毒。

  2月初,有多家物流公司告诉记者,多地在交通管控的执行上实施一刀切的政策,山东、安徽、河南、江西等地均有司机因外地牌或外地籍贯的原因被劝返,不允许外地牌照货车下高速的情况较为常见。

  除了交通管制,人员复工难也是重要的挑战。多名从业人员在采访中告诉记者,物流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基础工种如货车司机,叉车工,装卸,快递员,理货员,分拣员大多数家在农村,很多农村出现一刀切的“封村封路”,员工无法返回驻地上班。

  另外也有一部分员工由于心理负担和健康风险,主动选择暂缓返城务工。如确认返工,各地需要准备不同的证明材料才能放行。即便员工从外地返回工作城市,大多数情况下要被工作地的社区和防疫站要求重新隔离14天。

  由于多地物流园区的复工需要通过当地监管部门审批分批复工,因此大型物流园区开通率尚未过半。根据物联网数据监控平台G7的数据,截止2月13日,全国大型公共园园区开通231个,开通率约47%。其中吞吐流量超过去年10%的公共物流园区占比较高,以仓储型为主;货运市场类的物流园区达到去年10%的极少,货运市场类园区普遍处于未营业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