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2.5亿元员工集资产品陆续到期 已无法按期兑付

(原标题:汉能2.5亿元员工集资产品陆续到期 已无法按期兑付)

  摘要:汉能在2018年7月至8月向内部员工发行的定融产品,共计2.53亿元,目前已经陆续到期,但产品发行方和担保方都没有能力兑付,且没有明确延迟兑付具体方案。

▲一款汉能在2018年年中号召员工购买以及兜售的非公开定向募集债务融资产品于2020年1月至2月陆续到期,按期兑付已无望。

  一款汉能在2018年年中号召员工购买以及兜售的非公开定向募集债务融资产品(下称定融产品)于2020年1月至2月陆续到期,按期兑付已无望。

  上述定融产品共有八期,第一期成立日期为2018年7月20日,于2020年1月19日到期,即汉能开始全员放假的第一日,首期应兑付3395.45万元。最晚的有三期,成立日期为2018年8月20日,于2020年2月19日到期。八期总金额为2.53亿元,共有482名员工参与认购。

  这些定融产品有“摊派”性质,或涉及到非法集资。该定融产品管理方为中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睿资产),中睿资产已在1月15号公告称,虽多次与发行人和保证人及其主管部门详细沟通,但发行人和保证人无法按期兑付相关产品,也无法明确延期兑付具体方案。该产品担保方有三,分别为营口市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下称金能移动)、营口当地国有控股企业营口沿海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沿海建设)、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控股)。

  汉能内部的一份公告显示,购买定融产品的员工如要咨询,可联系中睿资产,并提供了一个座机号码。巧合的是,汉能刚刚发布的另一份公告显示,公司自1月19日起放假22天(含周末),2月10日开始上班。因已经放假,可咨询的座机号已无人接听。

  据记者了解,购买定融产品的员工,一部分一度对汉能抱有幻想,等待产品到期及时兑付;一部分静观其变,看汉能如何应对,不过直接放假的操作仍令人措手不及,目前部分员工已准备以非法集资报案。

  记者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这款金融产品名为“金能移动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发行人为金能移动,产品于6月28日在吉林东北亚创新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挂牌,拟募资6亿元,起购金额20万元,产品期限18个月,票面利率10%及以上。金能移动是汉能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下称营口项目)的项目公司。(详见报道《汉能向员工“摊派”6亿金融产品》)

  2017年7月,营口项目正式签约,同年9月奠基,建设期1.5年,原预计2018年底或2019年初建成。项目总投资68亿元,占地450亩,规划建设年产620MW薄膜产能。时至今日,据记者了解,由于资金链断裂,营口项目早已陷入停滞,金能移动也与项目基建公司陷入法律纠纷。

  项目公司大股东是沿海建设,汉能旗下公司在项目中亦有持股。定融产品还款来源主要有两部分,第一还款来源为金能移动项目收益及自有资金;第二,沿海建设担保,其提供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并出具书面担保函。产品受托管理人为中睿资产,此前报道,该公司实际受汉能控制。

  营口项目由汉能与辽宁省营口市政府合作建设投资平台,原计划由地方政府通过产业引导基金出资一部分,汉能出资另一部分,通过打包形式完成。

  对于发行该金融产品的原因,部分宣讲人曾在汉能内部的宣贯(宣传贯彻)会议上表示,目前公司确实遇到现金流问题,需要这笔资金。由于彼时银根收紧,部分产业园项目的资金无法到位,以致汉能无法交付设备。汉能的主要营收来源,是向产业园提供设备。

  在定融产品挂牌前后,汉能开始了面向公司全员的推广和宣贯,进入2018年7月之后攻势尤为猛烈,且态度颇为强硬。

  一方面,汉能为此专门准备培训课件,提供多位员工对接咨询、答疑,同时还给与员工正激励,给与提成鼓励,完成指标还有加薪。要完成指标,员工可采取两种形式,自购或者代销,即员工可推荐亲朋好友购买。

  员工如要购买(包括员工自己购买+替他人购买),汉能将对本息提供无条件担保。为兜售产品,7月初,华夏银行、南京银行、民生银行等十家左右银行还上门到汉能总部,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个人福利性质贷款”。甚至于,如果员工贷款购买产品,集团层面可以通过工会费用等给员工垫付利息。除此,汉能还曾找来金融机构给高管、员工量身订购了贷融组合。

  “我们本意不是要你们(员工)自己拿钱为主,而是以外卖推介(为主)。”李河君在前述中高层会议说道,“希望大家传达到你们每一个部下,而且要不折不扣!不有任何的遗漏,包括产品,包括汉能政策。”

  但与此同时,汉能又通过负激励施压:多数员工都需认购此款产品,未完成认购指标的员工将被看做不认同公司价值观,进而影响其8月份的业绩考核,最终或致解除劳动关系。

  按照汉能的要求,九级及以上员工均需认购或者代销这款产品,九级额度20万,职级每增加一级,额度增加10万。汉能员工职级在30级左右,数字越大职级越高,9级职位较低,多为最基层员工,这也就意味着,多数员工必须认购或者代销。

  在前述宣贯会上,主讲人还同样措辞强硬地表示:“如果(有内部员工)不买、不代销这个产品,或者持观望态度,就可以选择离职。如果不买这个产品,或者不代销这个产品,或者这个事情上认知有问题,在所不惜!”

  至2018年7月底,此事引发舆论关注,随后汉能在内部小范围口头传达,暂停购买金融产品一事,并要求员工清除相关的所有文件。7月27日,汉能发布一份声明,称集团确在近期“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一款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但未就此产品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随后,该款产品变为非强制性认购。

  多位汉能员工告诉记者,彼时实际认购情况颇为混乱,如资金额度高于20万的,可直接购买;如资金比较零散(不足20万),汉能还指定了一家公司代收资金,其中部分员工通过领导代持,最后再汇集到特定高管。高管认购金额一般在百万元级别,认购金额高者超过千万元。

  最终,这款产品仍主要由员工出资购买。不过,已经筹集的资金去向存疑,定融产品是否发行也不明。知情人士称,已经募集到的资金,只有部分流向了营口项目。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邓学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公司要求内部员工购买、代销金融产品的行为,目前未有明确的法律条文管制,这一行为尚在灰色地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不得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如果仅是公司内部员工购买,可看做是定向;如果鼓励员工推荐亲友购买,这一行为则要看亲友的范围、人数等情况,可能在定向与不定向之间,或涉嫌“非法集资”;如果员工亲友再鼓励亲友购买,导致最终的结果是不特定的人都可以购买,就应当认定属于“非法集资”。而汉能所用的“鼓励”一词,并不影响非法集资的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