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协议细化技术转让语言 未拓展中国现有承诺

(原标题:中美协议细化技术转让语言 未拓展中国现有承诺)

  摘要:中国入世时曾对技术转让做出广泛承诺,此次签署文件对标准进行细化,但未有对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技术公司市场限制作出说明。

▲美东时间1月15日上午11时50分(北京时间1月16日0时50分),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约仪式在白宫东厅开始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分别代表中美两国签署协议。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WTO框架的基础上细化了技术转让条例的语言。 图/驻华盛顿记者 张琪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WTO框架的基础上细化了技术转让条例的语言。美东时间1月15日,中美在美国华盛顿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以下简称《协议》)。

  《协议》第二章对技术转让作出要求,其中最实质性的条款为第2.3条的第一项和第二项。第一项禁止中美政府利用行政决策强迫对方企业转让技术。第二项则对本地含量作出规范,“本地含量”通常指政府要求外国企业置办一定程度的本国原材料、零件等。第二项禁止了中美政府利用行政决策要求对方企业使用自己倾向的技术。

  中国在技术转让上的现有承诺主要基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时签署的条款。根据7.3条,中国将确保政府不会以技术转让作为发放进口牌照、配额、关税或者任何形式的进口许可的条件。

  对照中美协议和入世承诺,两个文件均限制中国政府利用行政决策进行技术转让,但对于行政决策的表述不同:入世承诺中的行政决策涵盖“进口许可,配额,关税配额的分配,以及其他任何形式的有关进口,进口权或投资的行政许可行为”。而《协议》则涵盖,“(一) 批准一项行政管理或行政许可要求; (二)在己方管辖区经营,或进入己方市场;或(三)获得或继续获得己方给予的有利条件”。

  此外,《协议》还细化了关于强迫行为的阐述,政府对公司进行的“正式和非正式”的“要求和施压”均被纳入禁止范围。

  “在技术转让上,中美协议提出了更细节化的语言,争端发生时有更清楚的标准来对照,不过对中国提了多少新的要求还很难评估,”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贸易中心副研究员朱鹮告诉记者。由于入世承诺中“其他任何形式的有关进口,进口权或投资的行政许可行为”这一表述非常广泛,而且目前没有实际案例来为它界定边界,朱鹮认为《协议》未必超出入世承诺。

  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也对技术转让做出表述,该法案的实施条例规定,中国行政机关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外国投资者和企业转让技术,行政手段涵盖“行政许可、行政检查、行政处罚、行政强制以及其他行政手段”。

  虽然技术转让是海外政府普遍抨击中国政府的问题,但目前还没有海外企业向WTO提交相关诉讼。对此市场有两个解释,一是海外企业不愿直接与中国政府对立;二是技术转让的严重程度并不明晰,不同行业的公司感受大相径庭。

  根据中美商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16%的美国企业认为技术转让会对其在华投资产生明显影响,重要性在监管透明度、知识产权保护等多项因素中为最低。同时这一因素对科技、工业、资源行业影响较大,服务业和消费行业影响有限。

  《协议》中有关本地含量的规定,意味着两方不得以使用本国技术作为行政决策的条件。可能会被纳入限制的一个例子是,2015年工信部曾规定,只有搭载特定电池的新能源车才能获得补贴,而当时多家海外电池厂商并未进入补贴范围,这一规定在四年后已被废除。

  有关本地含量的规定在入世条款中也有类似叙述。7.3条表示,中国需要移除任何有关本地含量的法律法规。

  目前,中国科技正在遭到美国政府制裁。多年来华为在美国市场一直遭受排挤,合作伙伴仅限于地区供应商。(有关华为在美国市场的困境,参见深度报道《孟晚舟冲击》)而2019年以来,美国以国家安全等名义,宣布将华为、大疆、海康威视、商汤科技等诸多中国公司纳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该清单上的企业购买美国产品和技术将受到限制。

  此次《协议》是否会减轻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施压?朱鹮认为,美国政府对华为等中国公司的限制均基于国家安全考虑,而此次签署文件并未涉及安全问题,动摇美国政府的制裁措施的概率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