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贵阳项目陷入停滞 地方政府已投入数十亿元

(原标题:汉能贵阳项目陷入停滞 地方政府已投入数十亿元)

  摘要:汉能贵阳项目从签约至今两年多一直未投入生产, 原因是生产设备没能全部到位;贵阳市政府已投入项目巨额资金,陷入尴尬境地。

汉能贵阳项目从签约至今两年多来,一直未能投入生产,原因是生产设备一直没能全部到位。贵阳市政府相关负责领导已向汉能催运设备,并在近期前往汉能北京总部进行沟通,但尚无新设备进厂。

  贵阳市政府给予大量资金和政策扶持的贵阳汉能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下称汉能贵阳项目)陷入停滞状态。

  记者12月中旬获悉,汉能贵阳项目从签约至今两年多来,一直未能投入生产,原因是生产设备一直没能全部到位。贵阳市政府相关负责领导已向汉能催运设备,并在近期前往汉能北京总部进行沟通,但尚无新设备进厂。贵阳市政府在汉能贵阳项目中已经投入数十亿元。

  2017年10月,贵阳市政府、汉能系旗下汉能移动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汉能移动),以及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丰源)三方签约成立汉能贵阳项目。该项目规划建设与薄膜太阳能电池相关的多条产品生产线,分两期建设。预计一期总投资77亿元。

  汉能集团官方网站显示,2018年9月,汉能贵阳项目的首个光伏组件“汉瓦”下线;2019年4月,“汉瓦”产线通线试产;2019年9月30日,“汉瓦”生产线正式投产。然而这些只是标志性的投产,据接近项目的人士透露,项目一直没有正式产品问世。

  “如果有政府的人来参观,职能部门就会穿上工装,假装一线工人在那操作。只是把电源打开,设备都不运行的。电脑屏幕上也只是截图,不是真的操作系统。”这位人士介绍。

  汉能贵阳项目投资主体为贵州贵能移动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贵能移动)。记者获得的2017年12月设备采购合同显示,贵能移动向北京创昱科技有限公司(现东泰高科装备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泰高科)购买生产设备。东泰高科是贵州贵能的唯一供应商,为汉能旗下公司。

  2018年5月,双方再签补充协议。两份协议显示,购买设备总价格为51.5亿元,设备款将分阶段支付。第一阶段总金额为38.7亿元,其中设备预付款为13.44亿元,在合同签订生效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支付;设备进度款为15.36亿元,在第一期付款日后三个月内支付。

  协议还规定设备到货款为3.84亿元,在签发首批设备七个工作日内支付;设备验收款为4.14亿元,在签发首批设备七个工作日内支付;设备质保金1.92亿元,应在质保期满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支付。

  截至2018年5月,除土地、基建等投资,贵州贵能已向东泰高科支付了上述设备预付款和设备进度款,合计28.8亿元,其中大部分由贵阳市政府出资。

  工商资料显示,贵能移动注册资本金18.4亿元,贵阳保税移动新能源产业基金(有限合伙)(下称贵阳保税基金)持有贵能移动83.7%股份,贵阳综合保税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5.43%;贵阳市国资委持又有贵阳保税基金70%左右股份。穿透至最后,贵阳市国资委最终间接持有贵能移动60%左右的股份。

  贵阳保税基金由中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睿资产)担任管理人。中睿资产实则为汉能旗下的基金公司,长期实控人为梁洪涛,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汉能控股集团常务副总裁。

  此外,贵阳市政府还为该项目提供了土地,并负责项目用地的“六通一平”,即供水、供电、燃气、电讯、道路、排水接通至用地红线边,承担“六通一平”相关费用;承诺给与财政扶持;争取各级政府科技创新基金、高端产业扶持基金、国家建设基金、工业发展基金等专项资金或扶持资金支持;成立项目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等。

  部分地方银行也已经向项目注入资金。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18年11月,贵能移动向贵阳农村商业银行借款5000万,用于购买设备,固定利率7.5%。

  地方政府之所以愿意投入巨资,看重的是汉能贵阳项目以投资拉动当地经济发展的带动效应。 汉能贵阳项目位于贵阳综合保税区瑞士国际产业园,被列入贵州省重大工程、贵阳市重点产业项目。

  汉能系在全国多地的产业园项目多由当地政府控股,汉能旗下公司持股比例相对较小。在汉能贵阳项目中,汉能移动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共计持股约9%;另一家公司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丰源)共计持股约27%。其中,华丰源与汉能系存在颇多关联。

  “汉能看中的是项目的融资(能力),产品能不能卖根本没想。”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