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EDA大厂Synopsys:中国发展EDA产业应聚焦新一代应用

(原标题:美国EDA大厂Synopsys:中国发展EDA产业应聚焦新一代应用)

  摘要:Synopsys高管不建议中国企业花大量资源重走老路,而应该选择在新领域发展新技术,与现有的美国企业一起拓展行业边界。

▲目前,全球主要有三家EDA企业,Synopsys、Cadence和西门子旗下的Mentor,主导了这个不大的细分市场。Synopsys成立于1986年,总部位于加州硅谷,是三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图/IC photo

  随着中美贸易争端的持续发展,一个在芯片行业里原本十分小众的领域——EDA(电子设计自动化)正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和很多聪明的工程师,如果想要扶持一家国内EDA企业,肯定能够做到。”近日,Synopsys(新思科技)负责AI业务的全球资深副总裁沙基卜·阿克鲁特(Chekib Akrout)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面临的选择是,花大量资源去重复其他EDA企业走过的老路,还是聚焦在新兴技术上?

  EDA工具是一种基础性的工业软件,每家企业设计芯片时都会用到,就好像造房子前需要先用工具画出图纸。目前,全球主要有三家EDA企业,Synopsys、Cadence和西门子旗下的Mentor,主导了这个不大的细分市场。Synopsys成立于1986年,总部位于加州硅谷,是三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

  今年5月,美国商务部对华为实施出口管制,导致三大EDA厂商均无法与华为进行新的合作。而中国本土的EDA企业与国外技术相差甚远,还无法在先进制程上实现替代。

  此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对外媒表示,由于华为有美国EDA工具的永久授权,目前并无影响。但许多中国专家已经将EDA工具列为“卡脖子”的一项关键技术,认为中国需要自主研发。

  阿克鲁特向记者表示,自己并不负责与华为的合作,因此无法对事件进行评论。但他理解,中国可能为了保护自己不受贸易战影响,想要开发一套自己的EDA工具。

  他认为,中国在发展EDA产业时,应当聚焦新一代应用,与现有的美国企业一起拓展整个行业的边界。“如果中国用同样的方法,做我们以前做的事情,这会花很长时间,可能永远也追不上我们。如果选择在新的领域发展新技术,则顺理成章,中国将帮助整个EDA行业向前发展。”阿克鲁特表示。

  他举例,在汽车行业,中国曾经错过了发展的最佳时期,产品比发达国家落后,但人工智能大潮一来,中国决定从新的方向追赶国外对手。

  一个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新领域是人工智能芯片。阿克鲁特向记者表示,过去几年,中国的AI芯片市场有了爆炸式的增长,像阿里巴巴、百度等企业纷纷推出AI芯片,试图抢占这一新兴市场。

  这让从事芯片设计工具开发的Synopsys受益颇多。根据其财报,在今年全球半导体行业整体萎缩的大环境下,Synopsys二季度营业收入仍同比增加了9.4%。

  在Synopsys看来,中国设计AI芯片的公司主要有两类:一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往往拥有一支比较正规的芯片设计团队,希望实现从云端到终端芯片的全覆盖;另一类是初创企业,往往在某个领域有强项,比如在设计上有优势,但在软件上不太强,或是非常懂软件,但芯片设计不是他们的强项。

  “这些初创企业找到我们时,往往已经想好了要做什么应用,比如人脸识别,但他们内部还没有一个很强的设计团队。”阿克鲁特表示,“这只是因为他们是初创企业,团队还不够大,跟美国的初创企业也没什么区别。”

  在与中国企业打交道时,阿克鲁特还发现了中美两国市场的不同。他认为,美国企业由于有二三十年芯片开发的经验,往往思考的是如何通过提升以前的架构来适应新的行业趋势。而中国芯片企业的优势在于,没有太多“遗产”(Legacy),可以直接尝试最新的技术,而不用考虑过去是怎么做的。

  无论哪一类企业,阿克鲁特认为,做大很重要,因为芯片设计需要大量资本支持,雇佣众多工程师,“全球芯片企业的团队普遍很大,这不是因为他们想要那么大,而是因为市场需要他们变得那么大。”

  阿克鲁特预测,全球所有的AI芯片企业最终可能只有10%能成功,剩下的90%都将消失,“与其它芯片一样,一款AI(人工智能)芯片要想成功,最后会有三个标准:能否打入市场,能否达到较高的出货量,能否让公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