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车企均否认破产,只有一家闭口不谈,仍在拖欠工资的华泰离“破产”还有多远?

(原标题:三家车企均否认破产,只有一家闭口不谈,仍在拖欠工资的华泰离“破产”还有多远?)

  摘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董事长高会恩突然辞职后,曙光股份“危机”不断。10月9日晚,曙光股份(600303,SH)发布公告称,中欧盛世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申请将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持有的公司约1.34亿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董事长高会恩突然辞职后,曙光股份"危机"不断。

10月9日晚,曙光股份(600303,SH)发布公告称,中欧盛世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申请将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持有的公司约1.34亿股进行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为10月8日,冻结期限为3年。这意味着,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雪上加霜的是,华泰汽车等四家车企被传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已经有银行对其上下游产业链情况展开内部风险排查。截至目前,包括力帆汽车、众泰汽车、猎豹汽车纷纷对外澄清破产传闻,只有华泰三缄其口。难道,华泰汽车真的要破产了?

10月10日,记者在华泰汽车北京总部看到,寥寥无几的工作人员外出吃午饭。"北京总部人员最多的时候有上千人,现在剩下的员工也就几十人。"华泰汽车一位离职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华泰汽车的技术部、研发部、销售部都快没(人)了,只剩下一些职能部门。"

接连不断的危机

此次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遭遇冻结,曙光股份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

仅今年以来,华泰汽车所持有的曙光股份股权就被多次轮候冻结。今年5月,因申请保全人荣成锻压机床有限公司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和相关法律,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部分股权被冻结。

紧接着在8月,九州证券、领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相继申请将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权进行轮候冻结。一个月后,长江证券因债券交易纠纷案申请将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权进行轮候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接到华泰汽车所持股权全部被冻结通知的前一天,曙光股份刚刚经历了董事长高会恩的辞职。10月8日,曙光股份在公告中称,公司董事长高会恩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辞职后将不再担任曙光股份任何职务,副董事长宫大将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董事会选举出新一任董事长。

宫大与华泰汽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此之前,宮大在华泰汽车内部负责采购业务。"10月10日,一位华泰汽车前员工告诉记者。

而在高会恩出走之前,曙光股份已遭遇多重危机。9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对曙光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就经营情况及资产负债情况进行说明。然而,截止记者发稿时,曙光股份也未能回复。

曙光股份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整车销量为4075辆,同比下降57.77%;车桥销量为48.03万支,同比下降12.47%。此外,今年上半年曙光股份营业收入约为11.42亿元,同比下降约32.82%;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约亏损9052.05万元,同比下降约631.83%。

业绩下滑背景下,曙光股份开始变卖资产。9月27日,曙光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出售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附着物。

仍在拖欠员工工资

此次华泰汽车持有曙光股份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一事,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华泰汽车是作为曙光股份的大股东身份被冻结,暂时对公司运营没有造成明显影响。"华泰汽车内部员工张丽(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公司状况不太好,工资一直发不出来。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华泰汽车内部就忧患不断。今年年初,一位华泰汽车内部员工在网上发布的《关于华泰汽车拖欠员工工资的求助信》中称,"从2018年2月开始,华泰汽车就未正常发薪,拖欠全体员工1000多人数月工资"。

"从今年2月开始就已经有拖欠普通员工工资的现象,公司高管更是已经有9个月未发工资,此外还扣除高管人员每个月30%的绩效工资。"今年7月,一位华泰汽车高层对记者如是说。

时隔数月,华泰汽车仍在拖欠员工工资。"从去年12月到现在,公司拖欠我们的工资一直都没发。"张丽无奈地说,现在想走也走不了,担心走后工资会一直拖欠,况且以现在的这种情况,公司招不到人,工作没法交接。

记者了解到,华泰汽车不仅拖欠在职员工工资,部分已经离职的员工工资也未支付。"我们在离职时,公司通知只要离职就会结清工资,但现在都已经离职半年多了,还有工资没发完。"已经从华泰汽车离职的员工告诉记者。

10月10日,网曝一份某股份银行的内部邮件,要求对四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展开内部风险排查,其中就包括华泰汽车。对此,华泰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仅表示:"这是集团内部的事,暂时还不知晓。"

华泰汽车担任多年高层管理人员的辛高(化名)认为,华泰汽车进入破产清算是迟早的事。"华泰汽车已连续两年没有实现盈利了,负债率特别高,想要对外融资根本不可能。"辛高说。

财务数据显示,华泰汽车2018年现金流净值为20.6亿元,期末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29亿元,流动负债为260.4亿元,负债合计375.66亿元。

谁将是华泰的接盘者?

回望历史,华泰汽车也有风光的时刻。年近60岁的华泰汽车创始人张秀根,与汽车的渊源还要从山东半岛最东端的荣成市说起。

1991年2月成立的荣成市汽车改装厂,在并入荣成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旗下后,于1996年与韩国现代精工株式会社(以下简称韩国现代)合作生产奥奔吉普车,由韩方提供主要零部件,荣成市汽车改装厂生产车身并进行组装。随后在1999年,荣成市汽车改装厂与一汽合作,产品列入国家目录,奥奔改名解放。由于业务瘦身,一汽集团不得不撤资,张秀根创建的内蒙古包头市恒通集团公司顺利接盘。

在荣成市汽车改装厂的基础上,华泰汽车于2000年成立,张秀根的造车之路也步入正轨。随着越野车特拉卡的一炮而红,华泰汽车和韩国现代在2005年签署了SUV车型"圣达菲"合作协议。圣达菲导入华泰汽车后,迅速在市场中走红,为华泰汽车在国内市场站稳脚跟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直到今天,圣达菲系列车型仍是华泰汽车旗下的主销车型。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3月圣达菲系列车型销量为8476辆,占华泰汽车当月总销量近八成。

随着韩国现代与北汽成立合资公司,被冷落的华泰汽车试图走自主研发之路,但并不顺利。如,华泰汽车进入轿车领域的首款车型B11,就被吐槽酷似宾利车型前脸;宝利格曾撞脸保时捷卡宴……

乘用车业务发展不顺利,华泰汽车又将目光转向以商用车业务为主的曙光股份。2017年,在双方经历多次私下接触后,华泰汽车与曙光股份正式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直到2018年9月28日,曙光股份才发布公告称,华泰汽车以占公司股本总额21.27%的股份数量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然而好景不长,眼下的华泰汽车已千疮百孔。一位华泰汽车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现在的华泰汽车内外危机不断,还在大幅裁员,早已资不抵债,员工欠薪金额也远不止外界所说的700万元。"

华泰汽车并非没有自救机会。今年7月,富力地产与华泰汽车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富力地产有意参股华泰汽车。但一个月后,在富力地产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表示,市场对此合作反应"不好",所以决定暂停与华泰汽车的进一步合作。

从当初的山东半岛汽车改装厂,到如今内外危机不断,华泰汽车的下一根救命稻草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