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投注CAR-T,基因编辑技术,Illumina,下一个热点什么?

(原标题:记者手记|他曾投注CAR-T基因编辑技术、Illumina,下一个热点什么?)

  摘要:美国顶尖生物科技投资人对话中国科学家,不但预测 “下一个颠覆性创新” ,也分享了多年的投资心得。

▲资料图:丁胜。图源于清华大学官网

  生物科技领域下一个颠覆性创新是什么?在有着顶级生物技术投资人之称的内尔森(Robert Nelsen) 看来,变化会发生在疾病早期检测领域。为什么?

  在6月末的一天,与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丁胜的一场对话中,针对丁胜提出的上述问题,内尔森抛出了一串专业词汇。“早期检测会大有前景。”他解释,自己所指的早期检测,是通过对疾病表型进行量化分析,来预防和诊断早期疾病。

  这位受到业界瞩目的56岁投资人的发型略显不羁。内尔森总是身穿T恤,曾被美国媒体调侃,认为其更像一位摇滚明星。

  内尔森认为只有长期定量分析才能只有定量的描述才可以帮助人类对如癌症、神经退行性疾病等复杂问题有更深刻的了解。内尔森强调,对疾病表型的定量分析有助于研究者将基因型和表型相联系,这或将推动精准医疗的发展。

  对于基因治疗的发展前景,内尔森也表示十分看好。他说,相信细胞治疗与基因治疗相结合,未来可以治愈大部分重大疾病。虽然这两者在技术上仍有不小的缺陷,对于技术飞速的发展,“我充满信心”。

  此次对话时清华大学药学院顾问委员会系列活动之一,旨在与行业领袖人物双向沟通全球生物医药教育、科研和产业发展动向,连接中国与全球创新。丁胜是开发和应用新化学手段研究干细胞和再生医学领域的领军科学家之一,也担任多家生物技术公司共同创始人。

  在这次对话中,丁胜之所以请来内尔森,与他在生物科技领域投资的成就有关。内尔森 为ARCH Venture Partners 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他多次被列入福布斯全球最佳投资人榜。

  据ARCH网站介绍,在内尔森三十年来参与创建的100多家初创公司中,有21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其中不乏多家推出明星产品而广为人知的独角兽公司:如 研发CAR-T细胞治疗的Juno Therapeutics;基因测序领域的龙头企业Illumina;基于细胞外DNA检测的基因技术进行癌症早筛的GRAIL,因双下巴“溶脂针”而闻名的医美药物研发企业Kythera Biopharmaceuticals等。

  虽出身于医学家庭,内尔森却自称在童年时期就“有种资本家的强烈愿望”——结合科学,赚更多的钱。他拥有芝加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普吉特海湾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主修经济学和生物学。

  他涉足过多个领域,早年含教育和社交网络,后来以生物技术为主,辅以数据方面投资以“进入消费者心里”。目前内尔森以生物技术、制药以及突破性创新领域投资而知名。

  内尔森下注生物科技领域的成功经验是什么?“如果可以实现治愈人类,就能赚钱”, 在他看来,这就是生物领域很”酷“的一个特点。内尔森自谦““缺乏知识”,但他提出,叠加多重不确定因素来做评估依据的话,反而什么也做不成了。

  同时,内尔森强调,研发技术的行业影响力,探索规模性、系统性的项目才能实现商业模式的转变,比如细胞治疗公司提供护理、癌症检测搭配保险等。

  投资风险也是不可避免的,如何尽可能控制在最小范围?丁胜提到,对于投资者而言,一些突破性领域比如基因组RNA领域、干细胞以及人工智能在基因领域的运用等,在早期前路未知的情况,需要持续地投入,难以风险把控。

  内尔森认为,管控风险核心在于人。他指出,成功的科技初创公司发端于真正好的科学,而通往成功路上最大的变数就是,怎样开展科学研究以及组建持之以恒参与研发的尖端科学家团队。“你永远不知道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会发生什么。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很多智慧的人一起思考,更有可能成功”。

  对于受到国内众多药企关注的生物药研发,内尔森在对话中也强调,其技术复杂程度很高,耗时可观,非常需要一流科学家长期参与。

  其次,内尔森表示,投资技术平台而非单一产品也是应对策略。比如基因编辑技术、细胞免疫疗法等,这些由基因疗法衍生的产品具有价值增长潜力,不仅是经济上的回报,还包括行业影响力,尤其有益于促进健康。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在国内喧嚣一时。(参见“特稿 |“基因编辑婴儿”失败后”)争议中心的中国研究者贺建奎所尝试应用的CRISPR/Cas9编辑技术的发明者,也曾得到内尔森的支持。

  他表示,对Beam医疗的投资是近些年最得意的项目。这是第一家锁定利用单碱基编辑技术治疗遗传性疾病的生物科技企业,刘如谦、张锋、Keith Joung等联合创始人都是基因编辑领域的领军者。

  但成功总是伴随着失败。在分享自己投资失败案例时,内尔森也表示其对曾经失败领域的热情并不消退。他提到,九十年代曾投资过基因治疗,由于时机过早,以亏损收尾,“十年后我们又做了一次,你必须接受风险”。内尔森也曾投资抗衰老公司Elixir pharmaceutical,但因临床试验失败而告吹。他目前再度投资了一家以衰老细胞作为靶点研发代谢疾病新疗法的企业, Unity Biotechnology 。

  医疗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迅猛,这与挑选早期技术做“长线投资”似有悖论,如何平衡破解呢?

  据内尔森介绍,其团队投资生物类公司分两类,一类为普通型,即已经出现或投入使用的产品,另一类是技术积累型。后者关注临床转化为时尚早的突破性研究,寄希望于科技高速发展,成为行业的顶尖,“获得生存空间的关键在于成为最好的,如果你是老二或者老三,即便资金充足,也未必能做成”。

  针对此类长线“大鱼”,内尔森提到了两家公司,瞄准传染病治疗空缺的Vir Biotechnology以及聚焦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药物的Denali Therapeutic。他指出,对于此类公司,团队不担心近期风声带来的波动,而在乎长线成果,“长期成功模式难以复制”。

  在生物医疗领域沉浸多年,内尔森对部分领域前景抱有期待——细胞和基因疗法的革新,以及将量化疾病表型分析用以精神疾病预防和干预。

  内尔森预言,基因编辑技术所驱动的基因治疗和细胞工程将会是革命性的,此类技术将应用于大部分严重疾病。虽然患者体内输送的问题尚待解决,但创新步伐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进。

  精神卫生事业已经成为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全球有3亿多人患有抑郁症,2.6亿余人患有焦虑症。内尔森认为,精神健康领域,一方面人数众多,情况严重;另一方面可以引入技术革新,比如通过量化方法分析抑郁症成因、通过实时数据预防自杀等。

  此外,内尔森表示,这一量化或可用以中西医的组合,“西医更像基因疗法,中医配合仪器更像是寻求疾病的预防,有了量化表型分析数据,可以应用于不同组合”。

  “治愈疾病不会有争议……如果得到了解决,所有人都会受益”,谈及中国医药行业,内尔森分析,在互联网企业崛起、投资创新增多以及监管改善的背景下,中国医药技术开始从进口转向自主创新。内尔森并不讳言看好中国的一些生物药企,并为与其中的明星企业失之交臂而表示惋惜。

  他也提及,自己投资的中国企业正尝试进入国际市场,将技术向外输出,可以参与解决全球性的医疗健康问题,比如病毒、细菌以及心理健康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