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砍杀小学生凶犯一审获死刑 精神疾病无涉量刑

  2019年5月23日上午10时,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人黄一川故意杀人案(“6·28”浦北路杀害小学生案),以故意杀人罪对被告人黄一川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图/上海一中院

  近一年以前引起舆论关注的上海世外小学凶案一审宣判。虽然司法鉴定结论显示凶手黄一川有精神分裂症,但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仍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接近上海一中院的人士对记者表示,5月23日上午的宣判只简单进行了半小时左右,期间黄一川显得非常冷静,未出一声。结果宣布后,其父母非常激动地喊着“上诉”,黄一川一次也没有回头看过旁听席。

  上海一中院随后发布通报指,被告人黄一川故意杀人,致二人死亡、二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黄一川系有预谋、有准备地在校园附近针对无辜儿童实施严重暴力,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黄一川虽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被评定为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但鉴于其罪行极其严重,人身危险性极大,且其精神疾病对其作案时辨认、控制自己行为能力没有明显影响,故应依法予以严惩。

  此前对黄一川进行的司法鉴定显示,黄一川有幻听现象,经常听到“你软弱好欺负”“你不行”“你找不到工作”三种声音,而且他对水龙头滴水等细微的声音不可忍受,个性也敏感多疑。司法鉴定认为,黄一川的行凶动机是出于病态,精神病使他辨识能力无差,但控制能力削弱。

  2018年12月的庭审中,黄一川曾多次辩白自己 “不是报复社会”。接近上海一中院的人士曾对记者透露,“黄一川说自己一直被很多人欺负,有人骂他人渣、要弄死他,他觉得自己不能任人欺负,不能白白被打死。但是他又觉得,他打不过这些人。他说,我要自我保护,他要去找他能打得过的,才能不平白遭人欺凌。”(详见:“上海世外小学凶案开庭 精神障碍将如何影响量刑” )

  前述接近上海一中院的人士表示,一审判决书并未否认司法鉴定意见书合法有效,但没有详细解释为何又认为黄一川“精神疾病对其作案时辨认、控制自己行为能力没有明显影响”。判决书只提到黄一川选择作案地点、作案手法等的清醒自知,而没有对黄一川自述“不能任人欺负”这一犯罪动机作出回应。

  此前报道,2018年6月28日,湖南青年黄一川携带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到上海市徐汇区世界外国语小学门口,尾随两名放学回家的四年级男童,将两人砍杀并造成另一名家长和一名小学生受伤后,黄一川留在原地,对首先围上来的城管和市民表示自己“心里不平衡”。他随后被推倒在地,被捆上手脚交给警方。

  据记者调查,黄一川父母离异,随母亲生活。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为他做一切的家务,但黄一川打骂自己的母亲。黄一川梦想成为“大人物”,但高考、考研连续失利,屡受挫折(详见:“上海砍杀小学生凶犯一审死刑 黄一川走向深渊之路”)。

发表评论